— 无涯 —

【双暗】深山生兰

CP:兰花先生x暗香师弟

 

一.

 

小师弟是被捡来的,这是暗香上上下下都知道的事。

 

暗香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故事,弃婴也好家破人亡图个报复也罢,他们从不主动提起,只是偶尔谈论到时语气中带了份落寞,眼中带了份哀怨。

没有谁愿意行走在刀尖之上,没有谁愿意用兰香掩去一身血腥。

 

小师弟出现的那天掌门刚好游历归来。彼时归去兮冷冷清清,所有人都在河边盼着孤舟上的一抹黑影。小师弟顺着无人小舟,飘飘悠悠到了归去兮。他不哭不闹,被发现时懂事地吮着手指,乖巧地睁着亮晶晶的眼瞅着众师姐。

 

小舟上有封信,说是这男婴生于一世家大族,只是出自并非正妻的肚子。那正妻娇纵跋扈,生不出孩子心生妒意将小妾撵了出去。

“小女子无依无靠,偏偏这世道又欺软怕硬,小人横行。我最后只得进了那玲珑坊,我不想我的孩子是个风月女人的孩子,长大被人评头论足受得个孽畜的骂名。”

“我不知道暗香对他而言是不是个好的去处,我只知道我不希望他像少林那般只为忍让,到头来落得他母亲模样。也不想他像武当华山般路见不平,悬壶济世。世道不公,他能睚眦必报,就够了。”

 

兰花先生抱着孩子,立于舟头,抓着那张血书沉默良久。

 

许久,他上岸,将孩子交于关展眉怀中,淡淡道了一声“照顾好他”,消失在落叶铺成的道上。

 

 

二.

 

小师弟知道他们的掌门是个很冷很酷的人。

他最开始识字的时候师姐握着他肉乎乎的手在地上比划“兰、花、先、生”,还一本正经地告诉他兰花先生多好多好,对他不敬是如何如何的一种罪过。

 

我早就知道。小师弟想,他见过几次兰花先生。他都是面无表情地拖着长长的袍子,不紧不慢地在落花道上走,旁边会有几个请教的弟子,围着他叽叽喳喳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可能是拳脚上的一些问题,也可能是派中的一些事物,又或者生活琐事。兰花先生总是不咸不淡的回答,语气中从来没带过不屑亦或烦躁。

他脾气真好。小师弟这么想。要知道有时他写不好字都会躲进师姐的怀中大哭一顿。

 

兰花先生在他模模糊糊的记忆中好像来看过他几次,只是他太小了,记不清对他意味着半个父亲的人究竟来这儿做了什么。他总是匆匆地来,匆匆地看自己几眼,好像也有用干燥温暖的大手抚摸自己毛茸茸的脑袋的时候,然后匆匆交代给师姐几句,再留给他一个匆匆的背影。

年幼的他又得出结论,兰花先生不但脾气好,还很忙。

 

 

三.

 

后来他也知道兰花先生并不是一直心情好。

有一次师姐瞒着他去参加什么“审判”,他也隐隐听到风声,说兰花先生要“清理门户”,他偷偷跟着去了,小小的身影躲在兰花丛中,一路溜进了审判现场。

 

兰花先生坐在大殿之上,他心情很不好,隔着面具也能感受到他眼里的肃杀之气。

 

“你可知罪?”他问道。

 

殿堂下跪着一人,他狠狠唾了一口。

“暗香多杀戮之气,血染无数妄称维系公道。我不过选择了自己的路,我有何罪?”

 

兰香先生沉默着看他。

大殿之上一时沉寂至极,所有人都在等掌门开口。

 

许久,他起身,只听一声呜咽,和一声闷响,全场肃然。小师弟躲在香炉后探出身子偷偷瞄过去,只见他胸前插了一柄匕首,涓涓的血向外淌。他害怕地把尖叫憋回嘴里,呆愣地看着兰花先生。

 

“你罪在出尔反尔,出卖我暗香之所;罪在离经叛道,屠杀同门弟子;罪在叛逃朝廷,恩将仇报。”

“死不足惜。”

 

语罢,他似是朝小师弟这边瞟了一眼,转身离去。

 

小师弟张大了嘴,直到大殿上所有人退去才晃晃悠悠地离开大殿。

 

他途经归去兮,听得众师兄师弟们齐咏:

 

“悲回风之摇蕙兮,心冤结而内伤”

“夫何彭咸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

“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

“归去兮,归去兮——”


 

小师弟不知不觉眼底就涌上了泪,他揉揉眼,小跑着回去。

 

 

四.

 

他有一次去拜访兰花先生,听到他和师姐正争吵什么。

 

“他还小,还未经世事,他无需背负杀戮了!”

 

“他是暗香弟子。”

 

“可他和我们不一样!他没有恨,没有怨,他可以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长大,最后像个正常的人一样可以靠行商谋生...掌门,他不必用双手沾染杀戮。”

 

“可他是暗香弟子!既入我暗香,便以血止血以杀止杀!我心意已定,要么出我暗香,要么学会杀人。”

“明天他六岁,准备他的入师仪式。”



==

想不到吧!我又挖坑了!

随缘更新。

想嫖掌门xxx


感谢评论里小可爱的指正!最开始归去兮那一段写错啦,对此深感抱歉。现在已经修正了,不过原文我也没有找翻译,就找了几句往上贴,还请考究党放过。

评论(16)
热度(191)

2018-02-10

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