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洛汤基】A Child of Three Years Old(三岁小孩)

Chapter20.

 

 

好像时间就是这样,当你面临一件大事手足无措时,它溜得飞快。

而当你要在短时间内做出一个致命决定时,它的每一秒又像是拉成了无限长,让人如坐针毡。

 

汤姆现在就遇到了第一种情况。

 

清晨来得是那样快,刺眼的阳光扎在他半眯的眼上。他翻身起来,困意还没散去,看看悬在天上的玛勒基斯的飞船,带着浑身的酸疼动身。

 

他盘算地很好。如果能赶在洛基一行人到达玛勒基斯的飞船里,让他认准了自己就是洛基,那么自以为得到以太的玛勒基斯就有离开阿斯加德的可能。

 

汤姆没把自己算进去。他想过自己将受的酷刑,想过自己大不了会是一死,他没想过自己未来到底要怎么办。

 

正因为带着“大不了会是一死”的想法,他走得飞快,一眨眼就到了飞船下,几个黑精灵士兵背着枪戒备地往下看着他。

 

他是个普通人类,他也怕。所以他没有给自己留任何一步退路。

 

 

>>>

 

 

同一时间,洛基带着索尔一行人匆匆赶往玛勒基斯的飞船。

 

从宫殿群中出来,到飞船之前,他们要穿过阿斯加德最大的住宅区。一天前沸沸扬扬的市场空无一人,带有阿斯加德独特风情的建筑也成了破壁残垣。洛基在前面带路,他能看见穿着破烂的人民躲在墙壁后,瞪着期望的眼睛,望着他们一行人。

 

王室的补助在下午会统一发放,彼时也会有专门的士兵前往帮助恢复住宅。但可惜他们此行另有目的。

 

索尔在他身后把指骨捏得咔擦作响。

“该死的黑精灵。该死的玛勒基斯。”

 

洛基没有打断他。

这就是索尔。这就是阿斯加德未来的领袖。

 

那一瞬间,洛基原谅了奥丁对索尔的偏袒。诚然,他并不比索尔差,甚至在玩弄权术上更胜他一筹。但或许,一个君王所需的并不是把国家的利益放到最大化,而是让自己的子民免受战乱,免受欺辱。

能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人民遭受的苦难——在这一点看来,索尔会成为比奥丁更优秀的继承人。

 

黑色的飞船突兀地悬挂在天边。

 

“就送到这里吧。”洛基转头对索尔一行人道。

 

索尔面露不舍。

 

“奇怪。刚刚二皇子不是进去飞船了吗...”

他们身后,一位梳着长长麻花辫的女孩儿探头探脑地小声嘀咕道。

 

“出来。你刚刚说什么?”

 

女孩儿吓了一跳,抹抹鬓角的泥巴从墙后跳出来。

“我..我刚刚看到二皇子跟着两个黑精灵士兵走进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

洛基追问。他心底已经大概明白事情的经过了。

 

“一刻钟前...?”

女孩儿战战兢兢地答道。

 

“是汤姆。”

洛基的眼神凌厉起来。

该死。

那个愚蠢地人类一定是趁乱从他的束缚咒中逃了出来,借了以太的力量或利用侵入的黑精灵——但管他的。然后他一定进入了大殿,目睹了弗丽嘉被绑的整个过程,否则他不会知道玛勒基斯要求他作交换。接着由于他作为一个人类应有的诡异而软弱的责任心作祟,他决定独自前往——

 

这个蠢货。

 

这次指骨捏得咔擦作响地成了洛基。索尔见他脸色不好,再三思虑后决定不要火上浇油,站在他身侧等待洛基的决定。

 

“汤姆假扮成我会面玛勒基斯了。他身体内的以太经历了某种时空上的限制所以应该不会被轻易取出来。现在我会去飞船的另一侧看看,那边应该有没见过汤姆的人。他们会带我进去。救出弗丽嘉是第一任务,有汤姆在我们应该不算失约。”

洛基的眼神失去了焦点,好似在看向漫长的虚空。他的脑袋在飞快地计算着寻找一个最稳定的方案。

“索尔,你在这里守着。弗丽嘉需要你接应,而我在确定她安全离开后会尝试营救汤姆。届时难免会有摩擦,而我需要你的帮助。”

 

索尔点点头。

“我要不要再回去集结士兵?”

 

“你在这里就够了。我们的目的是救人,弗丽嘉安全后对黑精灵全面宣战也未尝不可。目前来看,太大的阵势反而会被怀疑。”

 

洛基说完,消失在原地。

 

 

 

>>>

 

 

 

汤姆不想吐槽黑精灵一族的审美观。

他一直以为电影里的黑精灵驾驶舱的隐身布景只是为了营造气氛,但没想到事实的确如此。整架飞船内部都是黑漆漆的,唯一的灯光是暗红色,在黑暗里一闪一闪,活似杀人现场。

 

种族的审美往往迎合他们的习性。

 

那么,是不是黑精灵在一定程度上难以接受强光?

 

汤姆一边头脑风暴,一边跟在黑精灵战士身后,不紧不慢地往前走。他头上的尖角头盔比他拍戏时戴的要重一些,所以他头部僵硬得很,脖子被压得一动不动。

 

果然还是神域人,即使是法师出身也自带体质增强BUFF,汤姆想着洛基戴着这顶头盔的威风状态,禁不住感慨一声人生不公。

 

前面的黑精灵突然停下了脚步。

 

汤姆一愣,不安感涌上心头。

 

下一秒,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让他头皮发麻地下意识向后躲闪。

 

“嘘。”

冰冷的手捂上他的嘴。借着昏暗的灯光,汤姆睁开眼,看见那位和他有着相同面孔的皇子在冷静地扫视四周。

 

看来是被发现了。汤姆想道。

 

“你进去做交易。”

洛基的嘴巴并没动,但他的声音却断断续续地浮现在汤姆脑海。

“我在门外守着,等弗丽嘉踏出这所飞船,我会冲进去营救你。如果对方不放人,你想办法让弗丽嘉醒来,或者暂时免受他们控制时,跺地三声。我会引爆信号弹通知索尔强攻,再进去接应你们。”

 

汤姆点点头,然后张张嘴巴用嘴型问他:

“你怎么进来的?”

 

“糊弄一群蠢货还不容易。”

洛基冷笑。尖利刻薄的生意又浮现在汤姆脑海中。

“见过你的只有刚刚死掉的士兵。”

 

汤姆明白了,黑暗里翘起大拇指。

“另外,你的头盔好重。”

 

洛基的手抚上额头,似乎对人类的侧重点而感到无奈。不知他轻声念了什么,汤姆一眨眼,不可思议地摸了摸明显还是金属质地的头盔——它现在好像一个海绵挂在他头上。

 

NOW,GO.




==

更新了。夸我。

评论(1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