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瞳耀】失忆这点小事儿

*OOC预警

*甜饼

 *这篇文前后拖了一个月了,写得非常烂。注意辣眼。

 

楔子.

 

白羽瞳在抓人时挂了彩,好不容易负着伤把案结了,准备出去胡吃海喝一番时,被展耀一巴掌按回了医院里。

 

“展耀,我说了这是小伤,几天过去就好了——”

 

展耀黑着脸,用一根剥好的香蕉把他喋喋不休的嘴堵上。

 

“我管你小伤大伤,挂彩了就给我在医院老老实实呆着。”

 

白羽瞳被憋得无言,恨恨地咬了口香蕉。

分明就是小伤,他也不是什么贵人,哪用得着这么小心护着。

可他又总是对展耀生不来气。他往那一站,眉间蹙一蹙,白羽瞳都觉得心疼,哪里又来的心思对自己心里宝贵上天的人生气。

 

白羽瞳翻翻朋友圈里包sir发的庆功宴上的照片,欲哭无泪。

 

 

1.

 

 

白羽瞳失忆了。

 

展耀是第一个发现他失忆的人。

 

那天是白羽瞳被迫搬进医院的第三天。天灰蒙蒙的,刚亮。展耀拉开门,把买来的饭菜往床头柜上一放,拉开凳子,看看窗帘觉得屋里闷得很,就又起身把窗帘拉开了。

展耀还没坐下,床上躺着的、看着像是睡得很熟的白羽瞳揉着后脑勺坐起来了。

 

“咱白Sir可醒了啊?这是医院楼下买来的粥和小笼包,我没尝。你先吃着,我去警局看看案子的收尾材料...”

 

白羽瞳愣愣地接过粥,满脸错愕。

 

“你谁啊?”

 

前两天这人不配合的态度就给展耀气得生烟,这一句话一出来,展耀差点把手里用保温桶装着的滚烫的粥撒他腿上。

 

“白羽瞳,你少给我来那套。你伤肩膀上了,那伤口歪个一百零八度也歪不到后脑勺上去。赶紧把粥喝了,吃完收拾收拾,下午出院还得回去写报告。”

 

“我这不是想让你感受一下韩剧氛围吗。不过你放心,我白羽瞳失忆了也照样会喜欢你。”

白羽瞳嘟囔着,接过保温桶,一勺子下去就往嘴里放。

“靠,烫烫烫烫烫——”

 

“说了我没尝,烫就放会儿再喝。”

展耀白他一眼,关上门出去了。

 

 

2.

 

 

展耀失忆了。

 

最先得知这个消息的是白羽瞳。

彼时他正为病床上的展耀削着苹果皮,窗外的阳光刚刚好,晒得人又暖又困。他一只手抓着苹果,一只手握着水果刀刮下长长的果皮,视线不知不觉落在展耀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

 

白羽瞳很懊悔。他想,他们撤离现场的时候,如果自己紧紧跟着展耀,他也不会撞上花盆,脑袋上肿起一大块,躺在医院昏迷不醒了。

 

各种检查都做了,医生也说没有大碍,只需要静养几天可以痊愈。

 

可展耀一连躺了三天,眼皮子愣是没有眨一下。

 

这三天里,白羽瞳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爆发了洪荒之力般,从和搭档展耀形影不离的专业武力输出者变成了能文能武的拼命三郎——要么奔波在查案的路上,要么处在展耀病房里,准备为查案奔波。

 

因为白羽瞳除查案外的所有时间都耗在守着展耀这件事上,所以各种大大小小的通知汇报都到了医院里。各部门负责人员在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同时,遇上熟人,兴许还能约出去下个馆子。

 

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效率下,历时三天,成功破案。

 

白羽瞳也终于有了全心全意守着展耀的时间了。

 

而眼下,展耀的睫毛忽然扇了一扇。

 

白羽瞳看愣了。手一抖,长长的果皮被削断,不痛不痒地落在地板上。

 

下一秒,展耀颤巍巍地睁开眼。

他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来,环顾一遍四周,视线落在了白羽瞳的脸上。

 

“你是谁?”

 

 

3.

 

 

展耀失忆了。

 

比展耀失忆更让白羽瞳难过的是,展耀只忘记了他一个人。

 

闻讯而来的医生对着展耀脑门看了又看,又带着他到各个科室进行了好一番滴水不漏的检查,年近古稀的老教授才下定结论:他脑子没问题,身体也很健康。

 

那这韩剧般狗血的剧情是怎么回事儿啊?

 

白羽瞳愤恨地咬下一口苹果,在展耀无辜的表情下,将切成小块的苹果送到他嘴里。

 

男朋友终于从睡美人的状态下恢复了,身体也健康得很,吃嘛嘛香。

白羽瞳本应该高兴地敲锣打鼓,把人带回家一顿海鲜大餐伺候,可谁知据说智商高达200,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的男朋友,却独独把他忘了——他甚至还可以背出赵爵的手机号码?!

甚至于倒背如流?!

 

展耀的苏醒让他从懊悔自责的心理逐渐脱身,然而他的失忆又将他推入另一个深渊。

 

每当展耀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你要照顾我?”的时候,白羽瞳心里都会不停地闪过一万条弹幕,包括“我是你爸爸”“我是你叔叔”“我是你爷爷”等一系列占人便宜、清醒的展耀听了一定会给他一巴掌的扯淡答案。

 

可白羽瞳最后回答说:我是你朋友,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

 

他隐藏了他们是爱人的事实。

 

展耀已经不记得他了。

他忘了他们青梅竹马的对门缘,忘了他们相处的日日夜夜,忘了他们出生入死的战火爱情。

忘了他们为了查案在档案室里通宵达旦,第二天出来时互相嘲笑彼此的熊猫眼;忘了他们在夜市上东逛西逛,然后他一脸嫌弃地和他交换一个充满孜然味道的吻;忘了他们终于下定决心向双方父母坦白的那天,在门口慌张无措的对视。

 

没有这些为基础的爱情,不再是爱情。白羽瞳的一厢情愿,会成为让这个感情空白的展耀愧疚一生的负重。

 

展耀不欠他的。这些并不是他愿意忘记的,甚至说到底,是他白羽瞳没有保护好自己爱的人。

 

 

出了病房,马韩贼头贼脑地看他。

 

白羽瞳心情不爽地很,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黑着脸就往外走。

 

“白Sir?”

马韩小声喊住他。

“你真打算那什么...牺牲自己给展博士自由啊?”

 

靠,给他自由?

 

放任这只生活自理能力负值的猫自由生活?怕不是没过几天就可以准备棺材给他收尸了。

 

白羽瞳心里憋屈地想。

但他不能太自私。

 

或者,可以试着让展大博士重新爱上自己?

 

 

4.

 

在白羽瞳的强烈建议下,他成功地活得了对失忆展耀的抚养权,从此由大名鼎鼎的特案组组长摇身一变,成了特案组副组长的贴身保姆。

 

“你叫白羽瞳?”

展耀皱着眉问。

 

“是的。”

白羽瞳迫切地看着“前”男友的眼睛,期许能从里面得到一些关于自己的讯息。

 

“噢。”

展耀吃下一口意面。

“手艺不错。你说我以前和你是好朋友?”

 

白羽瞳点点头,顺势给他满上一杯牛奶。

 

展耀抬头看看他,又低头喝一口奶,舔舔嘴边奶渍,漫不经心地开口说道:

“我一开始以为你是我男朋友。”

 

白羽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是朋友也很好了。但如果你缺男朋友,我可以随时替补。”

这么一番惊世骇俗的话说出,展耀又半信半疑地拿银叉指指他。

“你应该不是直的吧?”

 

白羽瞳目瞪口呆。

 

 

5.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香港的反派头目们都弃恶从德了一样,半点火花没有溅起。连着经常火拼斗殴的几个黑帮也好像是暗地里签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消停了整整一个月,半个屁都不肯放。

 

特案组的白Sir乐得清闲,早晨上班日常打卡,打卡完去重案组溜达溜达,管一管和特案组案件比起来算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再和组员斗斗嘴。这么闲着,太阳就又要落山,一天就马上过去。这时,便拉着特案组副组长坐上自己的兰博基尼,在落日余晖里到达爱巢,也就是展耀的警察公寓。

 

白羽瞳有点儿着急。

 

都说男人三十如狼似虎。他之前和展耀在一起的时候,少说一个星期得来个两三发愉悦身心,有案子的时候两人忙得灰头土脸,但在性丨事上也保持最起码的一周一次。

 

现在这个情况让白羽瞳悔不当初。他应该在展耀睁开眼的时候就扑上去大喊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我是你爱人我已经守了你三天了,然后拉着他来一场火辣的医护Play,而不是等他一脸茫然问你是谁的时候,良心爆棚地说我是你很好的朋友。

 

去他妈的狗屁良心。

去他妈的狗屁朋友。

 

白羽瞳心烦意乱地听着浴室的水声,痛苦地捏爆了手中的易拉罐。

 

“喂,怎么了——”

展耀的声音隔着浴室的门传过来。

 

“没什么!”

白羽瞳脱了湿透的外套,揉着脏乎乎的头发把空调调到最低温度,仍是不爽地瘫在沙发上。

“你快些洗吧,后面我还要用浴室——今天真的太热了,开着空调也一身臭汗。”

 

“知道了——”

 

白羽瞳听他不知道小声嘀咕了什么,屋内接着被水声占据了。

 

展耀穿着睡衣从浴室里出来已经是半小时后的事情了。他的头发还湿着,碎发软软地贴在额头上,不住地向下滴水。

 

“你又不擦干净头发就出来。”

白羽瞳哀嚎一声,忍着浑身的汗臭味把展耀拉到沙发上,认命地去卫生间把手用肥皂打了一遍又一遍,拿了干净的毛巾和吹风机,才好生伺候起展耀的头发。

他把展耀用皮筋绑起来的头发散开,先拿毛巾擦了一遍,确定没有可滴落的水珠,便拿起吹风机,试了试风,调好温度后才缓缓往展耀头发上吹。

 

“这不是有你吗。”

 

“什么?”

吹风机的声音不小,白羽瞳又离得近,所以他只见展耀嘴唇动了动,却没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

 

“我说你手艺好。”

 

“瞎说。欺负我不懂唇语啊——”

白羽瞳说着,有力的手在展耀的脑袋上轻轻按压起来。

“说起来好歹是个大学教授,好好照顾头发啊大佬。小心某天成了秃顶被学生调笑说和尚。”

 

展耀笑笑,伸手抓住他的。

“行行好啊。有你在,我怎么会成和尚。”

 

“喂,你...”

 

“我没失忆。”

 

 

 

 

展耀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做好了白羽瞳会大发雷霆的准备,或者他最起码也会黑了脸给他摆脸色。

 

可他这么做的出发点,只是很幼稚地,想报复一下上次白羽瞳跟他开的玩笑。

 

那天白羽瞳从床上起来,失忆装得有模有样。晓得是展耀知道他压根没伤到脑子,失忆肯定也是装出来的,心里还是紧紧一纠。

 

干他们这行的,风险太大了。一小时前还勾肩搭背的同事,可能下一个案子里就以光荣牺牲的称号,入驻全港最贵的墓园了。尤其是他们出外勤的,上局里内部网查一查,就能列出来一表格的牺牲人员。

 

或许比起死亡,四肢健全但仅仅失去了记忆,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然而这种万幸的结局,对于所谓“幸运儿”身边的人而言,无非是个窒息般的世界末日。

 

无数人共有的回忆,独独只有你的,像被粉笔擦擦过的黑板,空白一片。

 

 

 

“靠!我就知道——”

白羽瞳叹一口气,如释重负地躺倒在沙发上。

“你这么个机灵鬼,真是多大的仇都得记下来回头报复啊。”

 

展耀拿胳膊肘子戳他。

“闭嘴吧,你那次可真吓到我了。”

 

“切。”

白羽瞳小声嘀咕,心里略有不甘。

“你要真失忆了也还行,我有把握让你再重新爱上我。”

 

“你没把握我也会爱你...傻不傻啊,一星期了都没发觉...”

展耀瞪他。

 

白羽瞳凑过去亲他一口。

“你失不失忆都一样,反正都得喜欢我。”

 

 

 

“是是是,我展耀呢,就算失忆了也喜欢你白羽瞳——”

 

“那我白羽瞳呢,这辈子都会喜欢展耀——”

 

 

 

“呕。你酸不酸啊。”

 

“喂,我还没嫌你酸呢。”

 

 

==END==

评论(8)
热度(510)

2018-08-22

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