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信云】中和爱情 番外:考试那点儿事

*OOC预警

 

 

1.

 

 

公共自习室内。

 

“韩信。”

 

“嗯?”

韩信文思泉涌,一边下笔刷刷刷写着解题步骤,一边回应身旁的赵云。

 

“期末考试你想要年一吗?”

赵云停了笔,转头看他。

 

韩信意识到赵云的认真,便也停了笔,看着他思索起来。

“说起来也是,从文理排名综合以后,我一次年一都没拿过,年二倒是拿的手软。”说着他话锋一转。

“唉,你这什么意思。想放水吗?”

 

“我放水干吗?”

赵云忍俊不禁。

“看你被我压在下面挺好玩的。”

 

韩信哼哼两声,小声嘟囔:

“反正床上是我压你。”

 

赵云脸一下子红了。

他伸手扭韩信的胳膊,“正经点,我不会放水,只是问你想不想要年一。”

 

韩信疼地呲牙咧嘴,只当他是开玩笑,赵云不放水,他考哪门子的年一。

“想想想。放手啦,我忘记这道题的思路了...”

 

赵云是真的没放水,韩信也如愿以偿地考了年一。

 

从考场出来,韩信看了看赵云朋友圈刷屏的旅游动态,愤恨地吸了吸鼻子。

 

赵云是没放水。韩信的亲亲小男友艺高人胆大,是直接缺考了。

 

 


2.

 

 

高考前夕。

 

高考,一辈子就一次的事儿。

平日里学习的,混吃等死的,都感受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教室里寂静无声,经常打呼噜的几个人也打起精神听起自己听不懂的课。

 

“赵云。”

 

“嗯?”

赵云正盘腿坐在床上,手边是一摞摞的复习资料。

好友不多,又是这么个关键时刻,跟家人联系的手机安静得像是关了机。所以铃声响起的时候他吓了一跳,看到是韩信的来电,心底带了些疑惑地按了接听。

 

他最近忙得很,先是把课内的基础知识复习了遍,又买了几本难度很高的题一遍遍刷。

他在文科上是有些天赋的,所以平日里不用死下功夫,面对考试也能游刃有余。

可这次不一样,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尽管老师告诉他说不要紧张,凭他的能力,去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绰绰有余。

 

可赵云不得不紧张。

 

他喜欢的人是那么优秀那么聪明,他不能容许自己这边出一点点问题。

 

他是他的臂膀,而不是拖后腿的累赘。

 

 

只是一声呼唤,韩信的声音却让赵云被空调吹得冰凉的耳边起了分暖意。

 

“赵云。”电话那边的韩信道。“这次你一定要拿年一。”

 

听见这话赵云一愣,心想韩信平日里狂妄得很,此番面对高考也是怕了么?

“年一什么时候落到过别人手中。”

赵云打趣道。

 

那边韩信似乎是打了个哈欠。

“上次期末考可不落到了我手中。”

 

还不是我没参考。

赵云心底暗道。心里这般想,可也不愿在这么个关头拆他的台子,便顺水推舟说:“是啊,咱们强强联手,霸占年一,不知道多招人恨呢。”

 

“行啦。也不打扰你学习了。”电话里传来嘶嘶的电流声,应该是快到深夜网禁时间了。

“赵云,你只要记住,这次无论怎样,天涯海角,我是一定会陪着你走的。”

 

“好。”

 

 

临考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对学霸而言尤其如此。

 

等赵云背着满包的资料回到家进行最后的备考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有一个月没见过韩信了。

 

但眼下的情况不允许他再去心底思念韩信,过了眼前这道关,他们才能跨过长相厮守的第一道门槛。

 

时间一点点在书页翻动的声音中流逝,高考就那么来了。

 

赵云发挥地很好,出乎意料得好。

他考前想,自己只需要正常发挥就足够了,毋需去追求超常发挥,一昧追求心态决定的东西只会得不偿失。

 

然而当他摸到试卷的那一刻,才明白了什么叫下笔如有神,什么叫功夫不负有心人。

 

天不负他。

 

最后一场考过,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跟家人庆祝,现在庆祝对他而言还太早了。

 

他拨通了韩信的手机。因为他知道,韩信一定也在等他的电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赵云你终于考完了啊我等这通电话等了好久了——”

 

韩信那边吵得很,听着还有海浪和鸟鸣。

 

“韩信?你在哪儿?你怎么——”

 

“我保送啦。”韩信在那边笑得像个傻子。“听你还有心情问候我,应该是考得不错,怎么样,年一稳吗?”

 

“稳,稳得很。”赵云在另一头气得七窍生烟,心想等你旅游回来我一定打爆你狗头,得亏我高考还不忘挂念你。你倒好,保送缺考,玩得快活。

“你现在在哪儿?”

 

“在三亚呢——”韩信似乎是把手机拉得远了,几声清脆的鸟鸣夹杂着浪花击打海滩的声音传入赵云的耳朵。

“你上次期末缺考是来的这儿吧。我照着你朋友圈几张照片找到你踩过的那片海滩了。”

 

“我韩信亲亲小男友赵云去过的地方,我要走过一遍。而他要去的地方呢,以后都有我韩信陪着。”

 

放你一马。

赵云这么想着,愤愤地挂了电话。

 

“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无处躲避,总是让人,始料不及——”

 

考完的学子和家人往前走,巨大的人流中,赵云找了处人少的路,听着街边一家音响店放的歌,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只是走着走着,不知道想到什么,笑得灿烂。

 


 

3.


 

最后两人如愿以偿地进了同一所大学。

 

在中国的用人筛选制度里面,考试是必不可少的一项。

 

它很讨人厌,却的确是最公平的一项制度了。

 

“赵云——”

 

“嗯?”

赵云眼都不抬,专注于笔下的题目。

 

“为什么上了大学还要考试啊——”

韩信看一眼空白的考研试题,崩溃状用双手捂着头,对着宿舍的天花板仰天长啸。

 

“如果你想大学毕业后能大手大脚花钱,那现在就得老老实实做完这套题,再老老实实过了几个月后的研究生考试。”

 

“做题多没意思啊...简单地做了腻,难的又做了烦。”

韩信靠在椅子上,双手靠在脑后。正抱怨着,眼珠一转,忽然看见赵云碎发下的脖颈。

“...你说,做你多好玩。弄疼了把我一脚踹下去,弄不爽了又咒骂着要我使劲,爽了也小气外八地不肯大声叫出来让我听...”

 

赵云抬脚就踹过去。

“滚。”

 

再说一遍,复习的日子总是飞快,对学霸而言尤其如此。

 

考场考号发下来的时候韩信乐了,他瞅瞅自个儿的,又看看赵云的。得,缘分就是缘分,考研都能分到隔壁考场去。

 

“别傻乐了。”赵云拿本书拍他头上。“再复习一遍政治,明天过不了有你好看。”

 

“好好好。”韩信知道他做事认真,也不跟他拗,乖乖地接了书抱着啃去了。

 

第二天进考场的时候韩信急了。

 

他和赵云一前一后出的宿舍,赵云说他得吃个早饭,于是便跑到后街吃小笼包。韩信吃腻了小笼包,就跑到前街吃豆浆油条。走完往考场走,收到赵云短信,说让他先走,不用等。韩信也知道他是大人了,不需要他多操心,便先到了考场。

 

然而他左瞅瞅,右看看,怎么也没在隔壁班找到赵云的影子。

 

嗬,怪事儿。

 

他没想赵云会出事儿。赵云不是小孩子,他不需要担心赵云。

 

韩信一边收拾收拾心态,一边接过前桌递过来的试卷。

 

发挥正常吧。

韩信一出考场就逃出来给赵云夺命连环CALL。

 

没想到他还没打出去,刚有信号的手机刷刷刷被赵云的短信刷屏了。

 

“试卷做得还爽吗?”

“考得怎么样啊?”

“我保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靠,韩信。我想你了。”

“我在宿舍,考完赶紧来。”

 

韩信气呼呼地关了手机,背着包拔腿就往宿舍跑。

 

跑了一半,看到一家药店,他又气喘吁吁地停下来,跑进去买了两包套掖口袋里。

 

 

 

 

 

 

 

 

 

 

 ——END——

 

 累死了。


评论(13)
热度(60)

2018-07-26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