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信云】中和爱情 下

*完结撒花

*爆肝5000注意

*沙雕甜饼 两情相悦

12.

 

你绝对是傻逼了,韩信。

 

“我是说,我喜欢你。我也确实在追求你,不过我想咱们还是先从朋友做起比较好,所以这封信不是我写的。”

 

赵云的面无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塌。他很认真地在认真理解韩信的话。

过了一会儿,他指指韩信,又指指自己。

“你,韩信?喜欢我,赵云?”

 

韩信老实巴交地点点头。

对对对没错。

 

“你犯了个逻辑问题。既然你说你喜欢我,那么你对我的好,是以和我在一起为目的,这样的话,你送情书完全是在情理之中的。我对比过你的字迹,和这信上的了无差别,所以我不能通过你的一面之词就相信你。”

 

韩信目瞪口呆。

大、大侦探赵云正在热播?!

 

“但是、但是我真的没写过啊!我一理科生,哪有这么好文笔给人写情书!”

 

赵云托着下巴思考一会儿,居然点点头。

“你说的没错。这封信有好几处语序错误,语法错的一塌糊涂,确实不像是文科生写出来的。”

 

 

韩信差点当场去世。

 

“不是,我真的...”

 

“不过我相信你。”

赵云认真地看着他说。

 

他的眼神太过锐利,偏偏又恰到好处地闪着水光。夏天天晚得很,淡淡的黄昏笼在他身上,宛若神祗。

韩信一下子看愣了。

 

他脑子里像是被原子弹炸过一遍,膨胀的粉色蘑菇云上浮夸地闪过几个字。

一眼万年。

 

不知道是否是韩信的错觉,他总觉得赵云脸比平日里红了几分。他们挨得很近,近到只要韩信想,他可以数清赵云小刷子一样的睫毛。此刻他的心脏跳得很快,不,是太快了。那小东西砰砰的跳,在他胸膛里甚至有种越跳越快的趋势,震得他耳边嗡嗡响,好像整个走廊都被他超速的心跳声占据了。

韩信面红耳赤,他想赵云肯定听到他异常的心跳了。

 

赵云睁着眼睛,表情严肃地看着韩信,不知脑内在想些什么,又或者,韩信痴傻的行为让他觉得像个孩子。他忽然抿起唇角,露出一个小小的、无奈的笑容。

 

也带了些许纵容。

 

初恋的感觉...

 

 

 

 

 

几年后,韩信牵着赵云的手走在大学的林荫道上,忽然又想起那日的景候,看向身边的人,还是忍不住笑。

 

赵云问他,你笑什么?

 

韩信说,你还记得你在化学老妖婆手下救我走的那天么。出了教室后咱俩就情书的事儿在走廊上谈了一会儿。当时看到你的笑,我就想我这辈子能载你手上真他妈的值。

 

赵云“噢——”了一声,他记忆里是有些印象的。

 

韩信接着说,我那时脑子里都炸开花了,什么一眼万年,什么非卿不可,弹幕一样满屏刷。他们经常用的一词,叫什么“初恋的感觉”,以前觉得都是骗人的鬼话,当时放你身上真是怎么想怎么合适。

 

赵云扭头看他,你就笑这点事儿啊?

 

韩信不理他故意破坏氛围,揽着他的肩往前走,一边忍不住小声窃笑一边靠近赵云耳边轻声道:

“我笑我当年傻逼,什么初恋的感觉,你分明就是我初恋啊。”

 

 

 

 

 

“我靠,打扰了打扰了!”

 

韩信眼中的甜蜜场面被身后一声尖叫破坏,那一瞬间,韩信连这个人怎么的死的都想好了。

 

韩信气急,一记回首望月,只见刘季那老臭虫赔笑的脸。

 

刘季!

 

韩信气得牙痒痒。

 

 

13.

 

结果当然是不欢而散。

 

两人分开的时候,脸上都带了可疑的红晕,像被班主任抓包的小情侣,灰溜溜地跑回各自的班级。

 

不过好在并非是毫无收获的。

 

赵云在听到了韩信本尊认真的告白后,并没有出现反感的迹象。这让韩信大喜过望,不反感,四舍五入就是有好感了。他是有机会的。

 

韩信打那天起就对情书一事进行深入调查,最终历时三个月,通过蛛丝马迹演绎推理等一系列侦破手段,成功将犯罪分子抓获于宿舍中。

 

“说!你是怎么模仿我字迹的!你模仿我的字迹给赵云写信又是为了什么?!”

 

韩信手持一把钢尺架于刘邦脖间,眼神凶狠,气势澎湃。

 

“我那不是为了帮你追人么。”刘邦不以为然的答道。“你那速度太慢了,不知道赵云班的貂蝉也在追他吗?我怕人家近水楼台先得月,碍了你的后宫路。至于模仿字迹,”刘邦笑得跟个狐狸似得,“就从你作业上描字呗。”

 

韩信听他说,倒有些道理,不过是好心办坏事儿,也怪不得他。他一屁股坐在下铺上摆摆手,示意刘邦滚蛋。

“貂蝉没戏的,赵云跟我说过,他就只把她当妹妹看。”

 

刘邦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不是,赵云这事儿都给你讲啊?”

 

“我那天找赵云讨论数学题,刚好看到貂蝉围在他身边献殷勤,就多嘴问了句,没想到他真的回应我了。”

韩信摊手。

 

刘邦啧啧两声。

“文科班第一大三角恋,吕布追求貂蝉,貂蝉追求赵云,我看这条链要断你这儿了。”

 

“说人话。”韩信没好气地看他。

 

“我觉得赵云喜欢你。”

 

韩信直起身,无精打采的眼睛一下子燃起火来,“此话怎讲?”

 

“你看啊,他要不喜欢你,直接拒绝就算了,怎么可能忍受一个同性的整天骚扰。要说是为了不伤你心吧,他既然能当着貂蝉的面跟你说我只把貂蝉当妹妹,就没必要顾忌你这个陌生人的感受。这话说不过去。”

“而且,”刘邦笑得贼兮兮。

“你不觉得他跟你澄清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一点很可疑吗?”

 

韩信幡然醒悟。

“靠!老子不是单恋!”

他站起来,又坐回去,过了一会儿一拍大腿,起身就往外跑。

 

刘邦揉揉眉头,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啊。

 

 

14.

 

荣耀校位于市中心,就读的学生虽然是考上来的,但市里的孩子还是占了大多部分的。

因此荣耀校的学生宿舍很大,但人却是不多,一间宿舍八个床位,能住上六个人就不错了。走廊很长,文科班和理科班只隔了一道楼梯。平日里窜宿舍的大有人在,更不用提串门了。

 

“赵云!”

 

韩信的宿舍在理科班最里头,而赵云的宿舍在文科班最里头,韩信要找赵云,得横跨一栋楼,把各个宿舍的光景看个遍。因为隔得距离远,自打两人认识后,倒也没在宿舍里见过面。

 

作为市里最好的学校,空调配置也是顶好的。可毕竟是夏天,宿舍里的冷风吹不到走廊里去。韩信这么一路狂奔过去,终于到达最里面那间屋时,头上已经热的全是汗了。

 

“赵云!”

 

他又喊了一声,心急火燎下,想了想,还是把敲门的力度放了下来。

 

门一下被打开了,翻涌出来的冷气让韩信为之一振。

 

“怎么了?”

赵云穿着一身灰色的睡衣,长袖,手里抱着棕色的枕头,头发乱成一团,看起来是已经入睡了。

 

“啊...这个,对不起。我以为你不会睡这么早。”

韩信尴尬地挠挠后脑勺,忽然意识到自己这大半夜地来找他,确实是有些不妥,求证心意这种事,什么时候做都不会为时过晚。

 

但是,忍不住。一想到面前这个人,能有一点一丝同样喜欢自己的可能,韩信浑身就发起热来,脑子里热浪一波接一波,打了兴奋剂一样精神过了头。

 

“没有,我还没睡,刚刚躺在床上发呆。”

赵云打了个哈欠,解释道。抬眼又看到他韩信发尖滴答滴答掉下来的汗,伸手把人拉进屋里。

“有什么事儿进来说吧,外面热。”

 

“赵云...”韩信拘束地站在门前,空调的冷气已经让他冷静下来,他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现在在赵云的宿舍,可要问什么,怎么问,他心底一点谱都没有。

 

“嗯?”赵云盘腿坐在床上,手里抱着本书。“对了,我一个人住,你随便坐。”

 

韩信一愣,找了个空床位像赵云一样盘腿坐下。

“你一个人住?怪不得屋里这么干净,我们那宿舍都快成蟑螂窝了。”

 

“我当时宿舍报名时排最后,没想到前面按照六人一屋排,最后还能空出来一间。我乐得清静,跟管理员打了个招呼,就自己搬过来...”

 

“你喜欢我吗?”

话一出口,韩信就后悔了。

 

赵云一顿,“你说什么?”

 

韩信牙一咬,心想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大丈夫能屈能伸我今天还就非伸了不可。

“赵云,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赵云是真没想到韩信突然来这么一出。

 

喜欢韩信吗。他心底悄悄问自个儿。

 

喜欢啊。

于是他一板一眼答道:

“是。”

 

韩信没想到他回答得这么简洁干脆,一时无言,脸蛋儿是烧起来,但人就那么傻愣愣坐着,眼睛在赵云脸上刷烤串一样一遍遍刷。

 

赵云看人傻样,起了逗弄的心思,学着言情剧中霸道总裁的笑法,勾着唇道:“怎么?不信?”

也没等人回复,他放下书,自顾自向前捏起韩信的下巴,吧唧嘴唇印人嘴上。

“这下信了吧。”

赵云笑得活像只偷腥的猫。

 

信啊,咋不信,你说什么我都信,这句话我当然信。

可韩信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赵云笑得很坏,是真的很坏,他让韩信一秒出神,想起了小时候被妈妈硬拉着看的言情剧里面的大反派。很坏,很帅。

再然后,韩信眼前浮现赵云放大的帅脸,唇上忽然有个又软又热的东西贴着,那东西在他唇边摩挲几秒,又有个什么东西轻咬他的唇。

 

意识到发生什么后,韩信被电得外焦里嫩。他现在已经不是浑身发热大脑当机那么简单了。

他胯下某个东西正在悄悄苏醒。

 

“你...你喜欢我什么啊?”

呸。韩信心底狂骂自个儿,心想你不是想说,能不能再来一次我刚刚走神了没认真体验吗?!

 

赵云乐了。

“你不是在追我吗?现在我喜欢你了,你倒奇怪,高兴没有,反而问我为什么喜欢你。”

 

“我高兴,我太高兴了...”

 

“你问我这个,我倒要问问你,为什么喜欢我啊。你看,咱俩可都是带把的。”赵云说着,伸手指指韩信两腿间,朝他挤眉弄眼。

 

“我不知道。”韩信老老实实地回答。

 

“我当时从走廊上看到你,脑子感觉被寺庙里的钟撞了一下,晕晕乎乎再没别的了。我想,是因为没有见过你这么好看的人,可后来看看貂蝉,再看看大小乔姐妹,哪个不如花似玉沉鱼落雁,却只觉得赏心悦目,再没这种感觉了。”

 

“我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那玩意儿忒玄幻,不和前世今生联系起来根本没有可信性。但是,凭着心底这种感觉,我想,虽然我也不确定这是不是喜欢,但我一定要先把你找出来,不然我对不起你和我在走廊上的一眼万年。”

 

说到这里韩信挠挠头。

 

“说起来自从见过面,有四个月了,可我们真正认识彼此也仅有三个月。三个月,不长不短,这么说有些肉麻,但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

“这次我很确定,”韩信捶捶自己的胸膛,“这就是喜欢。”

说完,他又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真的也喜欢我吗?”

 

“嗯。”

赵云答道,他放好了枕头向后仰去,脑袋枕在双手中。

 

“我第一次见你,只觉得这人很傻。在前200的公告栏前,怎么也该是副聪明样,怎么就连被人撞了一下都没反应。我开始想可能是帮朋友查分吧,怎么也没想到你是理科班里赫赫有名的韩信。”

 

“你开始追我,我是有察觉的,但你的示好方式很奇怪,又都是两个大老爷们儿,我想着找个时间约你谈谈,是想做朋友,便做朋友,无需在我身上浪费这么多资源。可当那封信在班上传开时,我是有些慌了,我想你是不是在报复我。”

 

“你毕竟是理科班里有名的人物,连续两次被人拉下第一的宝座,心高气傲难免会做出些过激的举动,我都可以理解。偏生心底还有另一种小小的期望——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说来好笑,我被这种想法吓到了。打那后开始认真审视你这个人,在约你见面的一个星期前,我一直在默默地关注你,像个尾随妙龄少女的痴汉。愧对语文老师,我说不出你哪里好,却也找不出缺点——顽劣了些?倒也没有,凡事规规矩矩按部就班,做人做事都认真得很,可骨子里又带了些无伤大雅的狡黠固执。在决定约你出来时,我想明白了到底如何概括你。”

 

“大概,就是我喜欢的模样。”

 

韩信的脸火辣辣地烧。

 

“所以也就真的约你出去问个明白了。如果那封信是恶作剧,你我就此两清,桥归桥路归路,形同陌路都是轻的。如果那封信是你真心所言,我便告白了心意,凡事再后谈。”

 

“我是真没想到这居然是刘邦他们的的恶作剧。”

 

赵云苦笑。

 

“好在你又告白一番,让我确定了你对我的心意。就在我准备向你说明我的感觉时,刘邦闯进来了。”

 

“自那以后,便难寻机会向你说清了。没想到你今日倒是直白明了,一针见血。”

 

“那你给我听明白了。”

 

赵云又坐起来,直视韩信双眼。

 

“韩信,我喜欢你。”

 

他韩信二字咬的很重,甚至带了些咬牙切齿的味道。赵云很认真。他的表情,他的神态,他的呼吸,都在认真的说,我认定你了。

 

喜悦来的太快,韩信一时脑抽,便问:“你认识刘邦?”

 

赵云已经习惯了他作为理科生的跳跃思维,答道:“我不认识刘邦。在我那天回去之后,刘备怕我生气,就什么都招了。”

 

“靠。”韩信愤愤道。“我那之后辛辛苦苦查了三个月才逮到刘邦,你却轻轻松松什么都知道了。”

 

赵云摊手。

 

“你看,现在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咱们...”韩信挠着后脑勺傻笑,“咱们就算在一起了?”

 

赵云“嗯”了一声,点点头算是同意。

 

“不过我这人,怎么看怎么不靠谱,除了成绩吧就没什么能稳下来的。可我喜欢你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也是真的。现在我们还年轻,说一辈子太过早,但是我想既然我们在一起了,以后的路就都要一起走,谁也不能当逃兵。”

 

“你是挺不靠谱的。”赵云道。

 

“啊?”韩信一惊,“你不能反悔啊...”

 

“我没反悔。”赵云笑道。“我化学学得一塌糊涂,却也是知道中和反应的。酸的浓度过高,会挥发;氢氧化钠呢,则会和二氧化碳在一块生成碳酸氢钠。你一理科生,我一文科生,咱俩在一块,就和酸碱中和一样。你不靠谱,咱们的爱情靠谱。”

 

“其实浓硝酸浓度再高也不会挥发的...”韩信小声道。

 

赵云没让他再说出什么破坏气氛的话,他俯身向前,用唇堵住了他的。


——END——    





OK1w5以内完结!耶。

会写番外。

评论(10)
热度(65)

2018-07-24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