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信云】中和爱情 中

9.

 

韩信在那一天后对赵云展开了飓风般的攻势。

 

首先,他托自己文科班的同学搞来了一份赵云所在班级的课程表,摸清了赵云一周的作息时间,算好了他哪节自习课偷溜出去开小灶,也观察好了他在食堂经常坐的位置。

 

接着,就是接连不断的示好了。

 

两人隔了一层楼,除了跑操时间,基本没有偶遇的机会。韩信曰:没有机会,就要创造机会。于是他每天下课,得撒丫子飞奔到文科楼三班前面逛一圈,见到赵云了给人打个招呼,再赶在上课铃前飞奔回理科楼。这一来二去,体育课上老师见了直夸他最近身体壮实了不少。

 

礼物是必不可少的。

知道赵云喜欢数学,韩信就屁颠屁颠买了一大套数学资料给人送去,末了又怕人觉得题简单,把自己数学竞赛发下来的题整理出来,又印了一套,没忘加个风骚的封皮,里面加张纸条,书:韩信赠。然后再拜托文科三班的好友偷偷掖在赵云桌洞里。

 

除此之外,还得时刻关注赵云最近活动,如有需要,韩信得准备随叫随到。

韩信的好友刘邦,在理科三班有一亲戚叫刘备。韩信用一盒蛋糕收买了刘邦,刘邦把他介绍给刘备后,韩信又用一箱维C收买了刘备。两人都是自来熟,见面当天,刘备瞅瞅地上铺排的一箱维C柠檬茶,又看看逆光站在操场上的韩信,感激得涕零满面,几步走上去勾肩搭背,说兄弟你这人好啊以后子龙交给你可叫我放心了云云。

 

韩信笑,说大哥说什么呢。我这不就想认识认识赵云,您还得给我多引荐引荐。

 

刘备点头直说当然当然,兄弟嘛,这点小事儿可不是应该的。心里暗想说引荐个屁啊把你介绍子龙那子龙屁股可不得有得罪受了。

但没办法,拿人手短吃人手软,刘备心底对韩信再不屑,也得看在一箱维C的面子上给他点甜头。暗地里报道一下赵云的日常生活。

 

综上。用韩信室友刘邦的话来讲,韩信这丫就一开着屏的公孔雀,整天蹦蹦哒哒往人面前秀屁股。

 

最后,在韩信的每日早餐计划进行到三天时,赵云受不住了,他托自己理科班的朋友带话,说要跟韩信谈谈。

 

韩信听了一拍大腿,大呼俺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于是两人约好,放学校后小树林不见不散。

 

 

10.

 

此时还有一节课放学。

不,是还有七分钟零八秒。

 

化学老妖婆的声音本来就尖利得很,正逢上韩信心急火燎,此刻听上去就像是听乌鸦报丧,又吵又恼。

 

韩信已经无心去听她在嚷嚷什么了,反正大概讲的也是他会的内容。他急得每隔几秒看一眼手表,巴不得一秒当成一分过。

 

他也是实验班的,在五班,位于理科班一楼,正坐在靠窗位置。窗外一棵不知名的花树将枝倚在玻璃上,风一吹,沙沙地在玻璃窗上摩擦,摩得韩信心头发痒,心想,自己去见他,空空着手好吗?要不送束花?

 

转念再想,送花,不妥。万一人是一钢铁直男,这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更别提他往后的一连串的追求计划。

 

就在韩信还没想好到底要怎么做,老妖婆凌厉的余光已经扫到他。她眉头一皱,教杆狠狠往桌上一拍。

“韩信!给我站起来!”

 

众人皆是一惊,韩信也给吼愣了,过了几秒才晃晃悠悠站起来。再瞅一眼时间,还有不过三分钟,可不能在这个要紧关头上招惹到这难缠的老妖婆。

他连忙赔上笑脸,一脸褶子都出来了。“老师,我在呢。”

 

“一整节课了!”老妖婆教杆又是一挥,前面离得近的几个同学被震得呲牙咧嘴。“你给我走神一整节课了!你的化学还学不学?你的年级第一还考不考!”

 

考,当然考。韩信脑内嘀咕。不过无论我考不考,年一都是我家的...就算现在不是,以后也跑不到别人家里去。

 

当然他不敢这么回答。

“老师,我昨天通宵把化学这本书过了一遍,为这次月考做准备呢。所以这课上,难免犯困嘛哈哈...”

 

“这是理由吗!?”

 

本以为就此可以蒙混过关的韩信被炸得虎躯一震,心想这怎么不是理由了,这就是正当理由啊!

 

双方僵持中,下课铃响了。

 

韩信望望窗外脱缰野马般往外跑的学生,完蛋。

 

班上所有人都走了。韩信打个哈欠,低头看了眼时间,他已经迟到二十分钟了。空荡荡的教室里,老妖婆还在讲台上握着教杆瞪他。

 

三千字检讨啊,还要求我现场写,这可不得要命了啊。

 

韩信面无表情地挥毫洒墨,写检讨对他来说真的是困难极了。尽管他平时里违法乱纪的事儿没少干,但因为他成绩实在是好得太过优异,老师们本着“有才的人难免恃才放旷了些”这种想法,倒也没真惩罚过他什么。这老妖婆今天布置下来的,必须当着她眼皮子底下写完的检讨,是他上学以来第一份。

 

又这么巧,破坏了他和理想男朋友的第一次单独见面。

 

韩信恨啊。他面上不为所动,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可心底却是把老妖婆的一百零一种死法都想全了。

 

“老师您好。”教室后传来几声敲门声。“请问韩信同学在吗?”

 

救星!韩信脑袋刷一下就转过去了。

卧槽,赵云!

 

看到赵云的那一刻,韩信眼睛瞪直了。

 

他们校的校服本来就贵得离谱,样子却也对得起价钱,活脱脱一低配三件套。赵云此刻又戴上那副眼镜,不知道是参加什么活动回来,一条藏青色领带整齐挂脖子上。偏偏他还生的一副乖巧模样,行为举止又礼貌得很,整个人就一文质彬彬文艺青年。

赵云很认真地看向老妖婆的方向,面上带了三分迫切,好像他找韩信不是因为韩信整天骚扰他,而是因为韩信有什么重要的会议要开,却迟迟没有到场。

 

韩信发誓,他看见老妖婆的眼睛像个摁了开关的电灯泡,啪一下就亮了。

 

“你是文科的赵云吧?”

 

“是,老师。”

 

“哎呀早就听说你了,文科不好学吧,我们那时候文科就很难,什么中国上下五千年国外国内金融史,光是结业就让我头大得很...听说你这次辩论赛又拿了第一吧,连学校里几个老师组成的辩论队都没能打败,怪了不起。咱们学校出了你这个人才真的是有福...江山代有才人出,我们这一辈不得不服老了。”

 

好嘛,这近乎套的。韩信眼睛瞪得那是越来越直。先是吹一波赵云文科学得好,连我这理科老师都不得不服;再来一强行共同话题,夸赵云在辩论上是难得一见的人才;最后说才人辈出自己服老,一是再吹一波赵云,二是点明自己不行了是因为年龄问题,这就为自己找回场面。

 

不愧是老油条,学着点学着点。韩信偷偷在课本上记笔记。

 

“老师您谦虚了。”赵云笑不露齿。“能在这所师资优良的学校里学习,是我赵某人的荣幸。虽说这才人辈出,但没您们上一辈累积下的科研成果技术创造,我们再是聪明勤奋,也不会达到今天的高度。说到底,还得谢谢您。”

 

师资优良,吹一波这老妖婆;上一辈累积点明学习基础,强行又吹;今略有所成,拉起自身身价;最后的感谢用来总结,强行再吹。

 

我靠,这一个个整清宫计啊?

 

老妖婆被赵云吹得很受用,笑得满面春风。

“要是韩信能有你一半听话就好了。这臭小子魂不守舍一节课了,不知道脑子里都在瞎鼓捣些什么。唉,说起来,你找韩信这臭小子有什么事儿?”

 

“老师,我是作为学生会代表,来找韩信同学了解一下理科生对于这两次文理科排名统一的看法。”

 

“学生会的事儿啊。韩信!别写了,快跟人家赵云走一趟!回头晚自习第一节课前我要看到你的检讨,少一个字都不行!”

 

“...好的老师。”韩信强颜欢笑,跟在赵云身后心虚地走了。

 

 

11.

 

“谢谢你帮我解围啊。找出这么个扯淡理由,可真有你的。还好你是学生会的,说出来倒也可信。”

 

此时距离放学已经过了有小半个小时,教学楼内的人早走得七七八八。走廊里空空荡荡,只是傍晚,却已经有了回音的特效。

赵云抱着书走在前面,脊梁还是笔挺笔挺,像一只插进土地的标枪。

韩信撸了把马尾,又搓了搓手。少有的安分地跟在他身后。

 

“我说的倒也没错。”赵云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他说。

“我是真的想知道你对于这件事的看法。”

 

“这有什么好说的...我不喜欢,学校还能改不成?”

韩信的心思可全没在赵云说的话里。赵云逆着光,睫毛在脸上打出来一片阴影,他一说话,眼睛眨啊眨,睫毛便一上一下挠得他心痒。

 

好想亲亲他啊。

 

赵云似乎是没意识到眼前的人又在走神,他看着韩信傻乎乎的表情,一个没忍住,脸上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我是说关于‘上次压着我的人这次还压着我’,你的看法。”

 

听到此话,韩信面有菜色。

“这...这不是误会嘛。”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自然是郁闷的,但是赵云一提再提,显得他小气又心里狭隘,有伤他男子汉大丈夫的形象。韩信目光涣散,左瞅瞅右看看,想着怎么为自己开解。

 

“我是听说过你的。”

赵云突然说道。

“文理两科。文科分数上去了很难掉下来,所以分数,名次,也不过是个人修行。而理科的竞争却尤为激烈,一个失神,算错了数,很可能就与前十失之交臂。”他说着,定定看了一眼韩信。“你很厉害,你从来没有掉出过前二十,在上学期期末的时候,因为语文成绩异军突起,后来在理科生中从来没有做过第二。”

 

“我理解你的失落。名次多少,与我而言意义不大。所以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将这个位置让与你。”

赵云说完,脸上的笑意黯淡下去。

“你送的东西,资料我会原封不动地打包还给你,饭菜我也会折算成钱,回头打到你饭卡里。只是希望这种玩笑,以后还是不要随意开了。”

 

“什么?”

韩信看着他冷下去的脸,心都揪起来。一瞬间,脑子里闪过种种自己做过的套近乎的事儿。不都是送些资料啊饭菜啊,打个招呼啊,没有开什么过分玩笑啊。

这、这,这咋回事儿啊?

 

赵云见他还在装糊涂,将怀里揣着的粉色信纸重重摔在他怀里。

 

韩信打开一瞅,开篇便是一行大字——致我爱的赵云。

后面罗里吧嗦的便不用看了,多半是一些表明心意山盟海誓的话语,落款便是大大的“韩信”二字。

 

不是,这是他的字迹没错,他确实也想过要给赵云写情书。但是,他绝对不会写这么肉麻兮兮的东西,什么“我日夜思君寝食难安”,拉倒吧,他饭吃得可比谁都香,呼噜打得可比谁都响。

更何况,追人要讲究技术。循环渐进这个道理韩信还是懂的,面对这么一朵高岭之花,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可这确实也是他的字迹啊,他乍一看都差点没认出来。这咋回事儿啊。

 

韩信抓耳挠腮,想着说些什么解释解释,奈何人家证据确凿——这分明就是你的字迹,你还能说什么呢?难不成,这所学校深不可测藏龙卧虎,真有武侠小说里说的那种会模仿人字迹的世外高人?

 

赵云见他不说话,转身就要走。

 

韩信急了,一爪子抓住人胳膊,口不择言开始说:“我喜欢年一。”

 

赵云愣了,想一会儿便一副“你果然是为了年一复仇而羞辱我”的表情。

 

“不是!”韩信心底骂一声傻逼,恨不得这就给自己一巴掌。

“我说我喜欢考年一的!”

“呸呸!我说喜欢你!”

 

红晕在两个气血方刚的年轻人的脸上光速蔓延。



==

开始:3000一定可以完结→

写到1500:5000一定可以完结!→

写到4000:8000一定可以完结!→

现在:一万五一定要完结啊:)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