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信云】中和爱情 上

*CP:韩信x赵云

*校园风 轻松向

*OOC!!!

 

1.

 

王者市荣耀高校这届新高一出了两个特别厉害的人。

不过,厉害归厉害。屌丝逆袭的终极套路——再厉害的大神还是要从菜虫做起的。

在高一这个鱼龙混杂的阶段,两位大神都还暗自蓄力,冥冥注定中在为了高二的相遇而努力。

 

 

2.

 

高二,选科分班,两位大神的厉害之处开始体现出来了。

赵云,高一时理科一塌糊涂,文科好到惊人。据传言其理科试卷通通为白色纯色,零蛋保底。终于,高二在摆脱了理化生的苦苦纠缠后一飞冲天,常年霸占文科前三甲,后又苦苦钻研数学,成功逆袭上位,再也没在文科班考过除了1的数字。

韩信,恰恰与赵云相反,高一文科试卷龙飞凤舞练字,理科寥寥数笔试卷满分。他也在高二摆脱了每次考试长达一天的练字时间后冲上云霄,理化生各色完美试卷简直可以拿来做展览。不过名次就不那么好看了,语文是韩信的短板,可语文成绩的提升是要靠积累,于是每次成绩出来,韩信都要坐在前十的位置幽怨地瞪着前面文理兼修的大佬们。

 

本来,这一文一理,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去的两个人,这辈子也不会纠缠到一块去。奈何天公作美政府英明,教育改革势在必行,高二下学期刚开学,噩耗从年级办公室传出,迅速蔓延到各个班级,所到之处,哀鸿遍野。

 

 

3.

 

那是一个月明星稀,临近开学的夜晚。一封被黄色信封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信,趁着月色,悄悄送到了年级部主任的手中。

外号秃驴的年级部主任眼珠浑浊,他满面惶恐,颤颤巍巍地,撕开了那信纸,目光虔诚,好似在开一个潘多拉的盒子。

而后,在他细细扫过一边内容后,尖叫着踉跄着退后几步,两眼一翻,就此不省人事。

 

他当然没死。

 

做教育的,最怕的是什么?

曰:改革。

 

 

是的,令这个上抓恩爱情侣,下吼吸烟少年的秃驴惊吓到昏阙的玩意儿是改革。

 

第二天开学,噩耗风一般扫进各个年级。

 

这次改革怎么个改法呢?简单概括下,就是从此文理不分科了。当然这个不分科指的是名次大家一起排,学的知识还是没有变化。文科题理科题各不一样,完全没有可比性。在这种情况下,省教育部主任灵机一动——不按分数排,我们可以按名次!

简单来说,你历史满分100考了59,可如果是考历史的这些学生中的第一名,就将你的分折换成100,文理科皆以此类推,所以名次也可以混在一起排了。不过语数外除外,这三科是直接按照分数加和的。

 

消息传出,文科生惶惶不安,数学!我们怎么和一帮秃头理科生拼数学!

理科生似乎是志得意满,数学?我看你们一帮整天子曰来子曰去的文科生拿什么跟我们拼数学?

 

开学一个月,改革后的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了。

 

 

4.

 

成绩出来后韩信整个人都傻眼了。

他高二上学期期末考时,语文终于突破130大关,直迈年一位置。这次改革,他略有听闻,却亦是不怕的。他自信他的副科不会掉下满分,主科不会掉出年级前十。这样的资本,已经是稳中得胜,要干掉文科那帮书呆子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然而,年一那个明晃晃的位置,却赫然躺着一个陌生的名字:赵云。

 

韩信半痴呆地站在成绩公布栏上瞅赵云这个名字。

是个文科生,副科转换分均为100,英语分和自己相同,语文比自己高出三分,一个选择题的分数。至于数学…

韩信目瞪口呆,数学150,他疯了吗。

 

这次试卷统一,难度折中。对于理科生而言,难度是低了的,而对于文科生难度则升了至少两个档。数学在文科生中的地位非凡,甚至高一分科时老师便会说:“如果你数学特别好,别的科目一般般的话,报文科吧”这样的话。

 

可以说,如果你的数学好,在文科生中,你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数学好的人多吗?

不多。

数学特别好的人多吗?

绝对不多!

 

现在公告牌上抢了韩信年一位置的赵云,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

 

“唉,抱歉。”

韩信正思索着哪来那么一尊大神把自个儿挤下去了,这儿一匆匆路过的小伙就把自己给撞了。虽然自己平时是痞里痞气了些,可也不是那什么跟人斤斤计较的人。他蹲下身,把那倒霉小伙撞散了一地的书捡起来掖人怀里。这也才看清楚这小伙的样子。

 

韩信在看到他之前,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

 

或者这也不是一见钟情,只是那个人长得太好看,韩信一下子被帅傻了,笔直笔直的性取向飞速拐弯而已。

 

那小伙眉目清秀,带了副油腻少年经常用来装斯文骗小姑娘的无框金丝眼镜。韩信是一向看不起带这种眼镜的油腻少年的,然而这副眼镜在这个人脸上,怎么看怎么合适,怎么看怎么舒服。他脸上干干净净,似乎是因为走路匆忙,撞到了人,额头露出些汗,从走廊窗户里撒过来的落日余晖,搁他身上就像给他镶了层金边。

韩信直勾勾瞅他,心跳直上高速。

 

小伙手忙脚乱收拾好东西,满脸歉意地朝他道歉,转头走了几步又回来,不好意思地问他知不知道年级前二百的成绩公告栏。

 

韩信被他闪得一愣一愣,脑袋一时抽筋,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要说啥。忽然一拍脑袋,指指身侧的牌子,“喏!在这儿呢!”

 

小伙儿又朝他笑笑,道了谢后转头认认真真看成绩。一点也不知道身后人如狼似虎的目光正死死黏在他后脑勺上。

 

 

5.

 

长得帅,本身就是一种资本了。

成绩好,这又是后天积累的资本。

 

长得帅,成绩又好的人,想不出名,在这所学校里还是有些困难的。

 

至少,他韩信就没躲过出名这一麻烦。

 

而韩信却对这个人毫无印象。这正是让韩信感到奇怪的事。他方才为他捡书时,发现他怀里抱着的是满满的数学题,都是理科专用。他还手贱翻了几页,红蓝交错的字迹充满了整本书。这怎么看都是个理科大佬,又是年级前二百,就算他叫不出名字,也应该是很面熟才是,怎么会一点印象全无呢?

 

难不成是个文科生?

 

得了吧。文科生里喜欢数学的能有几个,考得好的又能有几个,哪能这么巧就让他给碰到了。

 

莫不是新来的转校生?

他是听说了开学后从隔壁学校转来了几个旁听的,但隔壁学校是出了名的脏乱差,哪能飞出来这么个土凤凰。

 

韩信瞅着眼下的写了几笔划去的数学题,惆怅地很啊。

 

 

6.

 

天公作美啊。

韩信千百年难得一次做早操,居然遇到了前些天碰到的小伙子。那帅小伙儿摘了眼镜,栗色的头发有些凌乱地铺排在脑后,蓝色的抹额穿插其中。

 

他应该是没留意到眼都看直了的韩信,一本正经目不斜视地做着那傻乎乎的早操。

 

韩信一边小心翼翼地用目光吃人豆腐,一边寻思着要不要打个招呼。毕竟没有机会就要自己创造机会,这么水灵一娃,肯定是抢手货。抢到即赚,先到先得。

 

但是韩信又转念一想,万一人家有个啥男朋友女朋友了呢?

他倒没有挖人墙角的愧疚感,只是这横刀夺爱的事儿,特容易给自个儿树敌啊。

 

就在韩信还纠结着要不要打个招呼的时候,小伙儿转过头看见他了。他似乎是惊了一惊,但很快就一眼认出了这是前几天帮过自己的人。他露出些惊喜的笑,张张嘴,无声朝韩信说了句“你好”。

 

韩信那城墙般厚的千刀万剐天打雷劈都浑然不动的脸刷一下涨得通红,一时间脑子里什么撩妹撩汉宝典到忘到了九天云外去。他下意识傻乎乎地朝他挥起手,也做了个“你好”的口型。

 

小伙儿朝他点头示意,然后转过头去继续做早操。

 

后来做完早操,韩信一边往教室走脑子里一边回放起自己傻逼般的直男举动,心想这他妈要能给人留下好印象以后就跟秦国他邻居姓。

 

他那时只知道秦国邻居是韩国,再后来,他认识了那帅小伙,才晓得原来秦国还有个邻居是赵国。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7.

 

韩信立誓一定要找出来这尊大神究竟是何方人物。这破学校一共也就两千人,他还不信揪不出来他了。

 

这时候,第二次月考接踵而至。

韩信胸有成竹地上考场,又胸有成竹地下考场。这次他非拿到年一不可。

 

考试成绩出来的飞快,一帮孩子还没从月考结束的喜悦中出来,惨兮兮的成绩就让他们灰头土脸,恨不得宰了改卷老师来祭天。

 

韩信站在公告栏前握紧了拳头。

 

年一还是赵云。

 

韩信那个气啊。第一次月考回去后他就放狠话,说要让文科里那个嚣张地不得了的赵云滚出年一的位置。周围的朋友也是摩拳擦掌,一副热血沸腾的模样,说兄弟你有出息,咱理科能不能翻身就全靠你了。

 

结果这次还是差上三分,还是一个语文选择题的分数。

 

韩信差点气晕回去。或者说,他已经气晕过去了,不过后面有人接住了他。

 

正是那个让韩信魂牵梦绕的帅小伙。

 

“同学你还好吗?”

 

韩信好得很,他的小心脏砰砰砰跳得欢快极了。

 

“还好。就是上次压我头上的人这次还压我头上。”

 

“那没关系。”小伙儿又笑了,一边笑一边拍拍韩信的肩膀。“咱回去接着努力,下次争取把他压了。”

 

“嗯。”韩信点点头。脑海里群魔乱舞。

 

回去后韩信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他要去找赵云真人PK。

 

当然,此PK非彼PK。尽管韩信随心所欲惯了,仗着学习好对校规校训满不在乎,但临近高三毕业关头,他也不想因为打架受处分,最后连个毕业证都混不到。

 

他想去看看,这个赵云,到底是何方人物。

 

 

8.

 

找赵云可容易得很。

作为力压理科大佬韩信,连续拿了两次年一的文科生,只要在理科秃子间提起他的名字,那可是分分钟收获一片愤恨唏嘘声。

 

文科三班。

 

韩信一边在文科楼里走一边瞅着各个班级前的门牌。

 

他们学校文理均衡,2000人里文理各占1000,刚好分20个班。前五个班是实验班,倒也好找,韩信没走几步就瞅见明晃晃的“三班”俩字搁眼前晃着。

 

文科三班的门紧闭着,应该是开了空调。韩信琢磨着怎么进去才能有点威慑力,踹门进去威风是威风了些,可却也太粗鲁了,省的让这群书呆子逮到他们理科生把柄。

 

想一会儿,无果,正郁闷时,只见这门自己就开了。

 

迎面来的是韩信挂心肝儿上的帅小伙。

 

韩信措不及防,他没想到这帅小伙是文科班的人。

想来也是,这样干什么都斯斯文文的人,也不太可能是那种整天熬夜肝理化生,眼睛肿得跟扁核桃一样的人。

 

帅小伙也吓了一跳,显然是没想到能在这儿遇上韩信。但很快他反应过来,朝韩信点头示意,抱着辅导材料与他擦肩而过。

 

这个场面有点儿尴尬,但仍没能阻止韩信大摇大摆地走进文科三班。他大声咳嗽两下,在一群文科生的侧目回头中摆出一副恶霸的样子。

“你们班赵云是谁?叫他出来!”

 

文科生们瞪大了眼睛。

 

韩信很不爽。“人呢?叫你出来就出来!既然拿了年一的位置就...”

 

他背后传来几声轻咳。

 

“我在这儿。”

帅小伙倚在门上不咸不淡地说道。细看他眉头稍皱,原来一副憋笑模样。

 

韩信大脑当机。

 

好在磨了多年的脸皮不是白厚的,韩信臊得脸蛋儿发烫也没忘了跟帅小伙套套近乎。长胳膊伸过去就把人往怀里一搂,接着就是称兄道弟一阵吹捧,就差没把人祖上八代夸上一遍了。

“哎哟原来你是赵云啊,早闻兄弟你大名,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韩信一边打哈哈,一边心里发虚地把人往外拉。一脸的挑衅在看到赵云那张脸后消失地无影无踪,满面春风地就差换张脸了。他心想自己这会儿可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了,丢人了不说,看上的老婆还老压自个儿身上。

 

到了走廊上,韩信收起了那一副油腻官场做派,认认真真打量起赵云。

 

赵云也知道韩信这人来头,抱着书老老实实站着任他打量。

 

好在是自习课,走廊上没什么人,不然第二天可得传出理科大佬夜闯文科楼的传奇故事了。

 

“你就是赵云?”韩信瞅他半晌,愣也是不敢信这么个自己念了一个月的人就是烦了自己一个月的人。

 

赵云挑眉,反问道:“你是韩信?”

 

“正是。”韩信又瞅他。脸蛋儿正点,身材满分,审美够格,气质够爷们儿...嗯,是自己的菜。

 

“你来找我是想打架还是...”

 

“哪能呢兄弟。”韩信慌忙把人搂怀里,想着找个法儿得混过去,不然咱在这美人心里的地位可不得一落千丈了。

“我看你成绩优异,骨骼清奇,是个人才。这不想着跟兄弟你认识下,有时间咱在学术上交流交流。”

 

赵云偏偏不吃这一套,他面不改色地说:“我们文理不同道。”

 

“呃...这不,咱还有语数外呢不是。”

 

“语数外的高分大佬不少吧。”

 

“但像你这样文科里出来的数学满分可真不多,咱们...切磋切磋竞赛?”

 

“我没报竞赛。”赵云皮笑肉不笑地回答。“我还有事,先走了。”这话说完,他转头没几步就回到教室里,丝毫没给韩信拒绝的机会。

 

韩信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气恼地撸了一把乱糟糟的马尾。

 



===TBC===

文理设定我瞎写的,我们选科,我反正是文科生。没有任何歧视文科生或者理科生的意思,好玩而已。那个成绩排序是我们选科排名的设定。

评论(1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