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双暗】深山生兰

CP:兰花先生x暗香师弟


1-4 5-6 7-8 9-11 12-13 14-15  16


十七.

 

自那以后一路无言。

兰花先生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多余的话,没有说出口的必要,他便不会多费口舌。

 

随着年龄的增长,池风也明白了何为“察言观色”。已经不再是孩子,失去了任性胡来的资格。身边的人,不再有任何可以容忍自己的理由。

师父是不一样的,他心里清楚。在师父面前犯错,没有关系,错了,才能改正。师父对自己永远有着用不完的耐心。

然而此刻池风却也是累了。去金陵的风好大,他仓皇出行,身上只有刚刚兰花先生递给他的薄薄一件外套,喧嚣的风夹着湖面的湿气,从纸糊的窗户里透过,冷得他禁不住打哆嗦。

 

此时兰花先生去了船头,似乎在交代着船夫什么事。池风缩着身子往船尾靠,他不想让师父知道自己因为怕冷而打哆嗦,这太废物了。

 

“怎么了?”

暗香掌门掀开帘子进来,看到角落里缩成一团的徒弟,眉毛一皱。

 

“没事儿没事儿!”池风连连答道。“师父方才去船头,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倒没什么要紧事儿。”兰花先生看看池风,眉毛皱起来。“你嘴唇发白了。”

 

唉——?!

池风哆哆嗦嗦地伸出手去摸自己的嘴唇,然而并没有什么感觉,或者,换句话说,他全身上下都已经冷得没有知觉了。

 

兰花先生眉毛拧得愈发紧。

“你——”他话还没说完,只见他面色发青的小徒弟两眼一翻,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池风醒过来的时候,光线暗得很,周遭暖和得不像样。有股很熟悉的气味在鼻间萦绕。他迷迷糊糊睁眼,先是入眼一袭白衣,正纳闷着自己这是在哪儿,视线上移,他便干干巴巴地张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只环着他的大手徐徐滑下,似乎意识到怀中人的苏醒,主人睁开眼,将一头青丝捋到脑后。

 

“还冷吗?”

兰花先生眯着眼看看他,似乎还在困头上,凭着直觉又把池风往自己怀里拉了拉,如是问道。

 

“不不不冷了...”池风的鼻尖撞上兰花先生赤裸的胸膛,那股熟悉的兰花味道又弥漫开来。兰花先生的皮肤比他想象得要又滑又白的多,大概是常年掩在衣下的原因吧。

头顶传来师父轻轻的呼吸声,俨然是已经熟睡了去。池风木讷地盯着他露出的大片大片光滑肌肤,一张俊脸羞得要滴出水来,脑内黄色废料翻滚膨胀,他连忙安下神,已然是不敢再多想。

 

一番折腾后,终于到了金陵。

对于金陵,暗香掌门已是熟客。他此刻一身素净的衣服,掌握一把油纸伞,显然一副已经受惯金陵气候摧残的模样了。

而对于池风这个还未出世的孩子,金陵这个又大又辉煌的地方就被打上了“好玩”的标签。虽然距成年不过两载,他面上还是一副孩子气的模样。一路上扯着兰花先生的衣袖东看看西瞅瞅,眼神数次黏在街边叫卖着的小贩身上,屡次险些脚滑摔了去。

 

池风想买一个自家师傅模样的糖人。

可他不敢说,他怕师父怪他幼稚。

——但是这么多新奇好玩的,是他在暗香里从没见过的。

 

兰花先生似乎也意识到了徒弟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脚下。他寻思着原因,一转头,便看到徒弟双目放光盯着糖人的模样。

池风直到十六岁才随自己出来一次,也难怪在甜腻腻的小吃面前站不住脚。

他轻笑。“你想吃糖人?”

 

池风小鸡啄米般暴风点头。

 

兰花先生往他掌心放几枚铜币,抬抬下巴示意他去买。

 

池风瞪大眼看师父,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不,说吓,是有些过分了。

他觉得以往就站在帅字巅峰的师父,在将小小几枚铜币递给他的时候,他的帅达到了一种出神入化的地步。

换句话说,池风这个屁都不懂的孩子,猝不及防地被高冷男神暗香掌门的小举动,撩到了。

 

但他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接了钱,一愣一愣地跑去小贩面前,支支吾吾地说要请您捏一个那边最帅最好看的人的糖人。

男风在金陵早已不是稀罕事儿,玲珑坊可还有两位陪聊公子呢。小贩看一眼着俊孩子双颊上的红霞,顿时懂得比谁都明白了。心下说公子你可放心交给我吧,吃了我这儿卖出去的糖人,可就没有不成对的鸳鸯!

三下五除二,小贩以超高效率完成工作,笑眯眯地递给池风,人走时还不忘叮嘱:“小兄弟!成了再来啊!”

 

池风可不想这么多,他乐呵呵地把糖人举在胸前,大摇大摆地往师父那儿走,得意地好像在显摆什么宝贝。

或许,兰花先生就是他最珍贵的宝贝吧。



==

靠!我拽什么剧情啊写他们好好谈恋爱不成吗?!

评论(2)
热度(51)

2018-07-16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