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阴阳师】天下谁人不识君

——B站萌战安培晴明应援

 

·

 

我来时,见樱枝飘摇,花叶满古道。是在早春的傍晚,我看了半生的月亮,悬在山腰,夜幕将至的模样,那时,我初遇你。

是个男人,淡蓝长袍,白发长垂至腰,眼下画一道红痕,轻摇手中扇。见我,嘴角便含了几分笑意。

 

“你来了。”他道。声音不高不低,不沉不哑,带了几分正气。恰好是自己喜欢的。

 

“是,我来了。”

 

 

·

 

我们一起走过很多地方,遇到过很多妖怪。

本以为风流倜傥的鬼王,实则一心牵挂一人;其好友爱武成痴,生得一副凶狠模样,开口闭口却是“挚友、挚友”。

凤凰林初遇凤凰火,看它凤凰涅槃;又遇青行灯,看它从青涩姑娘,因为百日怪谈阴阳差错地蜕变成手持幽灯的妖怪。

 

再入京城,便是一番腥风血雨。八岐大蛇卷土重来,百位阴阳师的抵死相抗,实力悬殊的我们最终踏上寻找 草薙剑,重新镇压八岐大蛇的道路。 

 

你似乎总是那么风轻云淡的样子。

嘴角含笑,扇不离手。

好像,压在你身上的,不是整个天下,不是平安京上黑压压的云,而是微不足道的一叶小小轻羽,拂袖便落入了尘埃里去。

 

即使是遇到了,从身体里抽离出的最丑恶的一部分,那重新用着你的面貌,为非作歹的黑晴明,也仅仅是稍稍讶异,转瞬又恢复了镇定自若的模样。

 

我说阿爸,我们可以不用这样。

 

你笑笑,抿唇不语。

 

 

·

 

我不是个称职的平安京的守护者。

我也曾抱怨,厌恶过这个世界。

我讨厌没完没了的战斗,因为各种材料的爆率痛不欲生。

我也去官博下因为策划的白痴活动大骂出口,恨不得以策划祭天。

 

我曾反复辗转于平安京,失望让我离开,希望又扯着我的衣襟,缓慢而坚定地推我回来。

 

我说,阿爸。我们相识不久,唯恐来日无多,特此告别,愿您万事顺利,庇佑平安。

 

第二天又忍不住摸着手机回到那个世界。一寮的儿子闺女,庭院瘦饿成闪电的猫猫狗狗,靠在树干抱臂的源博雅,坐在树下看落樱的神乐,和守在路口的八百比丘尼。

还有,似是故人来的你。

 

怎甘舍弃。

 

我们还有太多的路没走完,还有太多的风景没看,还有太多的妖怪没有遇见。

还有太多太多的冒险等着我们去探索。

还有太多太多的,属于你我的故事。

 

相遇一年半载,承蒙您关照。

 

 

喂,阿爸。

这次我请你看烟火如何?



==

请投给阿爸。

天下谁人不识君。我们要带您去最高处,看最美的烟火。

评论(1)
热度(14)

2018-07-13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