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洛汤基】A Child of Three Years Old(三岁小孩)

Chapter18.

 

贪嗔痴是原罪,世界上从未有过什么圣人。

 

洛基可以毫不犹豫为阿斯加德献出生命,因为他是一国之子,在肩负至尊荣耀的时候,责任也随之而至。

索尔可以毫不犹豫为阿斯加德献出生命,不仅仅因为他是一国之子,他更是一个追求正义的战士,除了身上扛着的重担,为正义和人民献身,他也在所不辞。

 

而美国队长,这个为了心中真理而战,无视政府和联合国的男人,则能够为浩瀚宇宙中任一受到不公的种族献身,尽管他们毫无牵扯毫无羁绊。他是真理的化身,他将自身生死置于脑后,他把自己看作维系真理的标枪。

 

你看,没有圣人,大家都是被责任和自我认识逼迫着走上这条路。

 

可汤姆不是,他,汤姆·希德勒斯顿,这个本该匿迹于里世界的他从来不是什么责任感正义感爆棚的人。

大义他懂,孰重孰轻他也懂,但无论如何,这片熟悉又陌生的世界不属于他,脚下的黄土,灿烂的星河,乃至长得同RDJ一模一样的钢铁侠,都不能唤醒他一点一丝的归属感。

在阿斯加德的这几天,每一次在落地窗前看夕阳西下,那种恍惚感都倏忽降临——他不属于这里。他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只是阴差阳错地经历这些玄妙的事情。

 

误打误撞穿越时空?没关系,好歹算是半个他熟悉的世界。

他可以重操旧业,重新走上表演的道路,可以仅仅做一个话剧演员,偶尔在电视剧电影里跑龙套。

他不在乎声名财富,所以他想他可能一辈子就这么默默无闻下去。会交两三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闲暇时约好去咖啡馆一叙。或者,在某个大雨磅礴的夜晚,到彼此家里毫无形象地瘫在沙发上,一边满嘴跑火车一边看着新出的电影,大口啃啤酒炸鸡。

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呢,就不顾一切去追求,追不到也不哀怨,追到了就时刻把人放心头,带她/他去吃遍伦敦最可口的街边冰激凌;会认真工作,带她/他去爱尔兰看日出,去中国看庙宇,去加拿大看枫叶...去天南地北,像两只双飞的燕子,不会寸步不离,但心尖尖上盛得都是彼此。老了,两只皱纹密布的手牵在一起,影子成双结对,在清晨的阳光下慢慢吞吞地散步。

 

他想象过自己濒临死亡的那一刻。寿终就寝,或者病死,再不济便死于意外,痛痛快快地,结束生命。

但他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过,命运跟他开了这么一个大玩笑。

 

他成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未来走向的人。

 

在斯塔克大厦与洛基同居的那几天,他梦到很多未来的事。

他曾去福利院里看望的小朋友们张着嘴巴,面上还带着年幼的稚嫩。他们一边竖起耳朵听密林深处传来清脆响指声,一边睁着好奇的眼睛,低头看自己渐渐化为尘土的双手。

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还什么都没有看过。他们是多么无辜的生命。却因为灭霸可笑的人口爆炸理论一无所知地走向生命尽头。

 

他看见洛基脖子上深深的青紫痕迹,看见他冰冷地躺在太空中。被真空笼了一层的眼睛透着极度的黑。

有时又梦见洛基朝他笑,无声地,嘴角咧出一个嘲讽的角度。

 

这情景和他在各种屏幕上看到的自己不差分毫。头痛欲裂地醒来后,汤姆会大喘着气,神志不清地望向洛基紧闭的房门,想,那究竟是洛基,还是自己?

 

他,汤姆·希德勒斯顿,他从来不是什么责任感正义感爆棚的人。

这个平凡小演员到头来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能够无愧于良心罢了。

 

可汤姆终究不过是凡夫俗子,难以力挽狂澜。

 

 

>>>

 

 

月明星稀。阿斯加德人口不多,夜里更是人迹罕至。又经历了玛勒基斯一场大闹,唯一证明着这并非一座死城的便只有远处大片大片的灯火,染了半块黑夜。

 

大殿外比汤姆想得更冷些,他情不自禁地往大衣帽子里缩了缩。

 

“殿下。”背后传来的男声吓了他一大跳。

 

汤姆吓了一跳,把脸整个都埋进了帽子里。他穿的是洛基在神域闲置的衣服,所以正合他身。他忙转过头,看见范达尔的脸在灯火里模糊不清。

“范达尔。”

他显然是把自己认成了洛基,不过这正中下怀。

“众神之父陷入沉睡,母亲身在敌营。你且随我到宫内商议明日对策。”

汤姆以一个君王对臣子的语气低声道。

 

范达尔一愣,随后转身走到了前方。、

“是啊...”

 

汤姆见他主动带路,暗自松了口气。这身衣服总归太过日常,他得到洛基寝宫里寻一件战衣披上,这样明天去见玛勒基斯时便不会被一眼认出是个冒牌货。

至于头发...这不是还有头盔么。

 

“到了。”范达尔停下脚步沉声道。

“不过在您进入之前,我可得问问,您到二皇子殿下的寝宫里是做什么?”

范达尔提高了声音,转过身按住了腰侧的佩剑。

 

“你一开始就猜出来我是谁了?”汤姆掀开了兜帽,道。

 

“嗯哼。洛基这个混蛋才不会一本正经地这么跟我说话。而且他的寝宫是绝对禁地...再者即使是作为皇子,他也总是阴阳怪气...你是传说中在另一个世界里扮演洛基的演员?——没事儿别乱琢磨洛基那人,把人惹不高兴了他得整死你。”

 

汤姆吸吸鼻子。——洛基要知道了我要干的事早不得捅上个百八十刀了。

“范达尔,我问你。以太是真的在我体内出不来了?”

 

“你想冒充洛基去见玛勒基斯?”

范达尔在汤姆要求他去宫内的时候就隐约觉得不对劲了,他是三勇士里和洛基最亲近的没错,但是索尔都没享有的特权,怎么就花落到他头上?

再转念一想,这人怕是不知道去洛基寝宫的路,又长得和洛基分毫不差,那么就只有和洛基一起回来阿斯加德、身体囚禁了以太的汤姆·希德勒斯顿。

他既然又开口问这个事儿,那就是来洛基寝宫寻套像样的衣服,去蒙混玛勒基斯的。

 

汤姆点头。

“我虽然没什么自保能力,但以太在我体内...说起来,我能从洛基的魔法中脱身也是因为凭借以太。玛勒基斯取不出来,也断然不敢大意杀我。可如果洛基明天真去见了玛勒基斯,被察觉到身上没有一丝以太的味道,那么后果你我都可以预料到。我去的话,最起码能用以太做交换,逼迫他放了弗丽嘉。”

 

这个中庭人比他想象得更复杂。

范达尔看他的目光一瞬间夹杂了敬佩。不说九死一生,折磨定是少不了的。一个被意外卷进风波的平凡人能有如此魄力,作为一个战士,他能说这人前途坦荡,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可惜了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演员,又下定决心去送死,凶多吉少啊。

 

“说实在的。”范达尔无奈地耸耸肩。“我其实根本不在乎什么宇宙安危,我是个阿斯加德的战士,操心那么多干嘛。洛基为了弗丽嘉,明天要闯龙潭虎穴,作为朋友也作为他的臣子,这浑水我是一定要蹚一脚的。只是...”

 

范达尔一瞬间认真起来,双眼在夜色下闪着凌厉的光。

“魔法我不懂,可最基础的空间法则还是略有耳闻——进入外部空间的死物是绝对不可能人为取出的。只是你此行无异于羊入虎口,对我而言,坐视不管是不仁不义,但对大局而言,这是能够保全洛基的最好方法,所以我不会拦你。

可是你要想好了自己要面临的痛苦,救出弗丽嘉后,我和洛基绝不去救你。”

 

“你只要拦着洛基不去救我就行了。”汤姆捏紧了拳头。

他怎么会不去想自己将要遭受的折磨?他怎么会不去想洛基知道事实后的暴跳如雷?

只是看着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因为自己闯下的灾祸而饱受摧残,他愧于良心。

 

“那好吧。祝你好运。”范达尔说着,心里叹口气,一是对不起洛基,忤逆了他的意思;而是对不起眼前这个人,为了最大利益放任他送死。

 

“对了,范达尔,我的头发..你有办法吗。”

 

范达尔这才意识到他的头发同自己一般,在夜空下露出暗金的色泽。

 

“魔法虽然不精,还是会一点的。”他挠着头苦涩笑笑,跟在演员的背后踏进宫殿大门。

 




==

汤姆去送死啦O(∩_∩)O

花了一千字写汤姆的心路还没写完...写找对象那段真的写得我心血澎湃好想和抖森bwoaybvobevy(住嘴)

我最近古风看得比较多..见谅。文力爆炸。

评论(10)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