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巍澜】无题

一个人要多爱一个人,才能等他万年?

沈巍不清楚。

一个月,两个月。
一年、两年…
十年、二十年。
一百年,二百年。
一千年。
九千九百九十九年。

平日里看他看得久了,不觉时光流逝飞快,早不知眼前人被忘川水洗刷了几百回,肚里的孟婆汤换了一副副。

“说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沈教授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赵云澜是个人精。

昆仑的这一世沈巍也从他呱呱坠地便开始守起,遵循着和神农的约定,不碰他,像万年里的无数次一样。
这一世的昆仑比他想象得更狡黠些,像是最初那个小小山神幼时没能发泄完的淘气都显露出来,一点一滴缝在这个邋遢版昆仑身上。
一见如故。
沈巍脸上的笑容微不可见地露出一丝裂纹。赵云澜是个狡猾的主,表面嬉皮笑脸心里早不知把你千刀万剐还是天打雷劈了。虽不是寸步不离地跟着他,这一世在特别调查处的交流却足够让他了解到这是个比以往昆仑的各个转世都难对付的笑面狐狸,更何况他…还时不时地在暗处观察他的日常起居。
所以此刻他搞不清楚赵云澜是在不怀好意地试探他,还是真的,在自己周遭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沈巍贪婪地希望是后者。
尽管…对自己下了无数次暗示,要默默注视他,是昆仑,所以会心甘情愿。
然而他黑透的那颗心上,在唯一透着一抹红的尖尖,探出一只枯槁的手,在他眼前晃着,振臂呐喊着自己所有贪念。

不知足。他怎么能知足。

想要他知道自己这些年来做过的一切…想要和他在一起,想要光明正大不遮不掩眼底任何一分情意、用自己炙热的目光与他对视。

想要宣泄爱意。

沈巍叹了口气。

他毫不怀疑地坚信昆仑一定会有一天记起他,但他却不敢赌…也已经不能赌了。

已经万年了。

过去太久了,这人生生世世的影子清晰得像柄柄利剑扎在他记忆里最深处,在最黑的夜里亮出银光,登时的寒彻心扉冰得他无处可逃。又在他苦苦咬牙坚持到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收敛了刃锋给他最温暖的慰藉。

昆仑啊。

沈巍转头看了赵云澜最后一眼,深吸一口气,把心底所有沸腾翻滚的爱意压抑下去,头也不回地,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END——

评论(2)
热度(29)

2018-06-24

29

标签

巍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