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洛汤基】A Child of Three Years Old(三岁小孩)

Chapter16.

 

“玛勒基斯...他们来了。”

汤姆望着昏黑的天,喃喃道。

空气像凝胶般焦灼而黏腻起来。阿斯加德被大片乌云笼着,山坡上一分钟前仍鲜艳着的野花不复明媚,花瓣斑驳,落魄地垂下头。

 

洛基沉默着没有接话。此刻,弗丽嘉被黑精灵刺死的画面在二人脑海中不约而同地浮现。

 

“母亲说过一句话。”洛基打破了沉默,他背对汤姆,看着仙宫的方向。“如果你预知了将来会发生的事,那么它就会成为一个定点。不复反转。”

 

“仍有一线生机,洛基。既然造成定点的要素改变了,没理由定点会一成不变。况且弗丽嘉需要我们。”

 

“不是我们。汤姆,”洛基纠正他。“弗丽嘉需要我,不是我们。”

 

“可我身上有他们想要的一切,洛基,你得带上我。这样即使发生了什么,我们也能确保拥有谈判的资格。”

 

“正因如此我得确保你的安全。”洛基摇摇头。汤姆是个从小在科学熏陶下长大的地球人,他或许已经承认了魔法的存在,但对于远古之力的认识还远远不足。那不是仅用人类智慧造出的核武器的力量可以比拟的。科技和魔法在某种意义上是同源,不过魔法更纯粹,更直接,是能够在宇宙中直接汲取自己想要的力量。然而科技却要通过各种能量转换才能最终得到那份结果。

以太是早在阿斯加德之前就存在的远古之力,经过数代使用者的打磨和时间的沉积,其力量早已不可估计。甚至连现任的黑精灵首领玛勒基斯也不敢轻易使用,在被阿斯加德逼入绝境时才慌忙取出,奈何还没玛勒基斯的手指还没触到,就被大批侵入的阿斯加德人击溃,以太也被锁在另一个空间了。

 

洛基不指望汤姆现在能搞清楚这些,他今天接触到的东西已经足够他消化好些日子了——魔法,死亡,杀戮......没有被蛇咬过的人永远不会在井绳一跃而起时感到恐惧。

阿斯加德绝对不会让玛勒基斯得到以太。无论为此牺牲什么。

 

他不是奥丁的儿子,或者也不再是阿斯加德的二皇子,但他是阿斯加德人。这是血缘无法抹掉的羁绊。

 

几句晦涩的咒语从洛基口中流出,接着汤姆发现自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他的身体漂浮起来,牢牢地贴紧在一棵树上。

汤姆瞪大了眼看向洛基。

 

“一个隐身咒和一个小小的束缚咒。确保你不会乱跑也不会被人发现。”

语毕,洛基消失在原地。

 

Language.

Language.

Language.

 

汤姆真是用了吃奶的劲儿才把涌上来的脏话咽了回去。

 

 

>>>

 

 

仙宫内的战况比洛基想得要好很多。

蜘蛛侠们已经负了伤。看上去都是些小伤,没有伤及内脏,但纵横在紧身衣上的斑驳血迹仍教人看了心头一紧。赫兰德在屋顶上伏着,蛛网在上空伺机而动;安德鲁则在残垣断壁间跳跃,给每个畏首畏脚的黑精灵当头一击。他的哥哥,雷神索尔——准确来说是锤神索尔(原谅洛基在看到他未谋面的姐姐海拉这么嘲讽索尔时没忍住的大笑,这个称谓的确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挥舞着手里姆乔尔尼尔伴着电弧在人群中穿梭,所到之处电闪雷鸣,烧烤味和血腥味并起,惨叫声和电流声齐飞。

 

看来他并不需要出现在这里。

 

“洛基,你来了。”弗丽嘉面上露出惊喜的笑容,提着长长的裙子从大殿之上朝他的小儿子走来。

 

“是的母亲,我来了。”洛基垂着头,任他的母亲抚摸他的长发。

 

弗丽嘉的认可是他倾力保护阿斯加德的最大原因。他爱弗丽嘉,他从未隐藏过自己对母亲的爱——尽管在知道母亲同样对自己隐瞒身世后洛基曾痛恨过,痛恨这个对自己撒谎的女人,痛恨这个让流着肮脏的、冰霜巨人血液的自己爱上本该势不两立的国家。但那又如何呢,洛基不久就释然了。弗丽嘉始终是她的母亲,她对他的爱从未变过,甚至在父子三人面前也毫不掩饰地偏袒他。

那么他亦然。

血缘什么都不是,爱让其成其所是。

 

“母亲总是偏心他。”看着此幕,索尔不满地撇撇嘴,胳膊一甩,两个黑精灵惨叫着飞向天去。

 

 

>>>

 

 

这本是一场胜券在握的战役。

 

直到玛勒基斯从飞船上跳出,团团而上的黑精灵围住索尔,阿斯加德的战士被困在大殿外。

形势急转直下,洛基念着守护咒,拔出腰间的双刀,挡在弗丽嘉面前。

 

“我记得你。”玛勒基斯看着洛基,沉沉说道。“在以太脱联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你的脸。”

 

他看到的分明是汤姆。但此刻没有谁去拆穿这个小小的误会。即使是平日里素来鲁莽惯了的索尔也学了乖,顿悟了孰轻孰重,任由弟弟背了这黑锅。

 

洛基冷哼一声,默不作声向弗丽嘉身上一连施了好几个守护咒。

汤姆脑内的景象让他后怕,即使知道哥哥和自己都在此,也断然不敢掉以轻心。生怕一时疏忽做出让自己懊悔终生的事。

 

“交出来。”玛勒基斯冷言道。“否则我就亲手将他从你体内取出。”

这话说出来,玛勒基斯自己心里也是不明朗的。自他几日前感受到以太的召唤,看见以太钻入阿斯加德小王子身上的一幕后,他再未感受到以太的力量。

应该是狡猾的阿斯加德人做了什么手段封住了以太的气息,他想。这无大碍,让宇宙重陷黑暗的日子尚且近在眼前。

 

“你妄想!”索尔大吼一声举起锤子自台阶上跳起,重重朝玛勒基斯砸去。电光火石间,一大一小的身影对峙——玛勒基斯竟生生接下了索尔的全力一击。

 

此刻无论是谁也没有轻举妄动——玛勒基斯远比他们想象得更强大。

 

洛基能感受到,弗丽嘉握着他胳膊的手已有丝丝冷汗。

 

玛勒基斯甩开索尔,阔步向洛基走来。

 

洛基张开双刀。



==

写得像仙侠文。


我又想开坑——

电脑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看了一晚上仙剑,沉默。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