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王者荣耀┃【备云】一寸心(点文1✧*。)

狸子的小树洞:

我回来了………我没有开了点文就跑路………



没有更新是因为第一篇是备云,怎么说呢,备云本命啊,然后还要写个虐的……每次打开wps都不知道怎么开头……想写得有感觉一些,却总觉得不如人意qwq



反正我被虐到了……你们点的虐文……哭着也要写完【身体被掏空】



配合歌曲【手掌心】食用更美味哦(๑•ั็ω•็ั๑)



——————分割线——————






蓉城近几日可谓是热闹非常、张灯结彩,大街小巷都贴上了艳红的纸絮,灯笼高挂在屋檐下,灯穗悠悠地晃动着。人人面上皆是喜色,谈论的话题也都八九不离十。


若是外乡人看到这一幅景色定会以为这里在过什么喜庆的节日,而当他们询问街头巷尾的蓉城居民时,总会得到一句略带骄傲的回答:
“您不是本地的吧?嗨,这哪是什么节日,是玄德公要迎娶那江东的大小姐了。这可是个大喜事,大伙儿都在帮忙张罗布置,蓉城自然就成这喜气洋洋的模样了。”
“您来的真真好,今个中午就是婚宴了。现在去啊,保不准还能蹭上一杯酒呢。”



整个蓉城弥漫着欢喜,唯有一处府院依旧是清冷静谧,看来是院子的主人并未做任何多余的布置。


只有大门前的屋檐下挂着一串小巧精致的铃铛,微风吹过便会叮当作响。
不过不知是不是铃铛的年岁有些久了,那声音并不似一般铃声一样清脆,反而有些喑哑。


“将军,孙大小姐已经到蓉城了。”小厮站在门外轻声通报,却没有听到门内传来的回答,只好又上前敲了敲门,“……将军?”
“嗯,知道了。”门内终于有声音传出,却是有些嘶哑,“退下吧。”
“是。”



赵云系好了腰带,三两步走到了角落的铜镜前。
镜子里的人长身玉立,身形略有些瘦削,一袭白色泼墨描纹的衣衫,衬得他的面容更加俊秀,犹如皎洁的月光清冷无瑕。


“果然人靠衣装啊。”赵云叹了口气,随即转身走到桌前,似是不愿再多看一眼镜中的自己。


“也不知道主公有没有恼我称病不去护送大小姐进城……”他伸手去拿放置在发带旁边的木梳,低声地说着什么。
拿起梳子的手忽然失力,质地尚好的木梳“啪”地一声落在了地上。
赵云愣了一下,然后弯腰将它捡了起来。


“也罢。现如今连枪都拿不起来的将军,去了也没什么用。”


他随便地梳了几下自己栗色的短发,然后将梳子扔了回去。抓住了放在一旁的发带,想了想,又放开了。
他突然回想起,很久很久的以前,那人伏在自己的身上与自己行鱼水之欢,情至深处,他痛苦又欢愉,无意识地伸手抓住了他垂落在自己胸前的缕缕发丝。
那人吃痛,却没有生气,只是弯着嘴角在自己耳边低声调笑。


“子龙喜欢我这头发?”


自己那时是什么反应呢?
好像早已经迷糊地不知今夕何夕了,就顺着他的话应了一个“嗯……”


然后那人就静静地笑了,俯身贴上了自己的唇角:“那子龙以后天天帮我梳头发可好?”


“不说话……我可就当你答应了?”



对啊,我答应了。
赵云默念到。


可惜你那么快就反悔了。





右肩胛处忽然传来细细密密的痛楚,疼得他用左手覆在右肩死死捂着,却是一点好转都没有。
那次在战场上是他不够小心,被一箭射穿了右肩,从此落下了病根,时不时会痛楚难忍,并且再也提不起那一杆龙枪。


知道了这件事的刘备却一次都没有来看望过他,只说:“既然这样的话……子龙还是好好养着伤吧。”
他不知道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只是在此之后,他的兵权就分给了关羽和张飞。






“将军,再不走的话,就赶不上了。”门外又传来小厮的通报声。


“现在走吧。”赵云推开了房门,向外走去。


“将军……需要备马吗?”身后小厮小心地问着。


“……不必了,我步行过去。”赵云顿了一下,拒绝了。
还是不要太张扬了吧。






赵云到刘府的时候婚礼正在进行。


整个刘府洋溢着艳丽的大红色,就连门外城中那十里长街蜿蜒回转的红都不及府里的半分。


孙尚香披着红盖头,脚踩喜鞋,喜服上的描金凤凰栩栩如生,身旁同样身着华服的蓝发男子小心地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慢慢地向前挪着。
因为走得太慢,有人在一旁起哄:“怎么走得这么慢啊!大伙都急着看拜堂呢!”


赵云感觉阳光反射在那红色上,莫名地刺眼,他眼前时不时有些发黑,只好静静地走向席上,混在人群中,尽量不使迟来的自己变得显眼。


离得越近,那人的声音就越发地明显。


像是隔了百年,记忆深处的那个声音又重新响起在了耳边。



他听到那人说:“不要着急,走得太快香香会被裙角绊倒的。”


然后满场皆是恍然大悟的笑声,当然还有没有恶意的嘘声,嫌他肉麻。
但是那人向来脾气好,所以赵云猜他现在一定是笑得十分温和的。


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站着起哄,恨不得挤到最前排去一瞻这对神仙眷侣的风姿,他也不会去那样做。
刘备长什么样子,他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勾勒出来。




所以他只是找了一处比较偏的桌席,坐了下来。
这里离主席比较远,坐的也是一般的百姓,甚至还有乞儿,他们连最基本的一日三餐也无法保证,来这里只是为了能吃上一顿饭。
所以他们也没有去凑热闹,而是专心地吃着饭菜。


刘备对这种事情一向是很宽容的,所以也没有管事的来训斥他们。



赵云看坐在身旁那个瘦瘦小小的小孩子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他面前的馒头,然后又可怜兮兮地盯着自己。
赵云笑了笑,将自己面前的馒头放在了他的手上,然后说:“吃吧,不够的话,我再去厨房拿一点来。”


家里办酒席,厨房一般都是会多做许多馒头出来的。


那小乞儿眼睛都亮了,乖巧地说了句“谢谢”,然后就拿起了赵云给他的馒头。
可能是已经吃过了一些东西,他也不急着吃饭了,一边嚼着一边问赵云:“哥哥你为什么不去看他们拜堂呀?”腮帮子还是鼓鼓的,十分可爱。
他虽然是个乞儿,却也知道赵云的衣着不是一般人家,他既然不是来填饱肚子的,那就是来参加大婚的。
那如果是看大婚的……又为何不去主席看而跑来这个离得最远的桌子呢……


赵云沉默了一下,手有点抖。
他低垂了目光看着那个天真可爱的孩子,睫毛颤了颤:“我……我在这里看……就好……”


那孩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哦哦。”


转而又说:“听土地庙的爷爷说今天结婚的那个人人特别好呢。”
赵云微笑:“是吗?”
“对啊对啊,”赵云的亲和让这个孩子放下了羞涩,“像我们这些人平时都吃不上这么好吃的东西呢……以前去别人的婚礼都会被赶出来……”
他发现赵云的表情有些悲怆,蔚蓝的眼瞳里盛满了水光,吓得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哥哥……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没有。”赵云摇摇头,摸了摸他的脑袋对他笑了。


“你说的对,他人特别好。”







拜堂之后就是敬酒了,刘备需要领着孙尚香一桌一桌地敬过去。
觥筹交错间,他看到了远处赵云的身影。
他蓦地愣住了。


他以为赵云不会来的。


孙尚香晃了晃他的胳膊:“玄德?”


面前已经站起来准备喝酒的周瑜和小乔有点不明所以,不知道为什么刘备举着酒杯愣在了那里。
刘备立刻回过了神,笑着赔了不是,一仰头将杯里的酒喝得干净。
透过琉璃酒杯他看到赵云垂着头,微笑着和身旁的小乞儿说着什么,还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他的笑太温柔,饶是刘备也猜不出来他会说些什么。






赵云看着他一圈一圈敬过来,与自己所在的桌子越来越近,他的脸颊也因为不断的饮酒而从刚下来酒席时的白皙渐渐染上了一抹嫣红。


刘备本来是准备略过赵云那一桌的。
反正坐在那里的皆是流民,来就是为了吃一顿饭,敬不敬酒都是无关紧要的。


更重要的是,他不想面对赵云。
他怕了。
他怕从赵云眼中看到愤怒,看到怨恨,看到痛苦,看到那些他永远也不想出现在赵云身上的情绪。




可是当他略微低头想转身拉着孙尚香走向另一边的酒桌时,他没有想到,赵云主动站起身走了过来。


“主公。”


刘备就一步也迈不出去了。
躲不掉的,这场别离。
他自暴自弃地松开了孙尚香的手,抬头看向朝自己走过来的赵云。


赵云一身白衣,在刘备面前停下,笑得儒雅又恬淡:“云因宿疾来得迟了些,主公怕是没有看到我。”
“嗯……是我不对。”
刘备也不知道自己所承认的这个“不对”,指的是什么。


“主公不必向我道歉的。”赵云叹了口气,然后伸出左手拿起了一旁侍女所捧的木盘上的酒杯,“既然来了,我自是要向主公敬上一杯酒。”
他眨了眨眼睛,眼角眉梢皆是温润的光。





“因我来迟,所以罚敬三杯吧。”



刘备也拿起一杯酒,却迟迟没有动作。


赵云笑,后又低声说:“主公莫要紧张,云不会做逾矩之事。”
声音很小,就连站在一旁的孙尚香也没有听清。


赵云碰了碰刘备的杯沿,然后一饮而尽。



第一杯酒。




眼前光影碎裂。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刘备,带着个斗笠,帽檐还站着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鸟。
他不由得在刘备的摊子前停了下来,虽看起来是在看他面前摆的草鞋,实则眼光不停地在瞄着那个在打盹的人。
他好像真的睡着了,脑袋一点一点的。


这人这么做生意……不会亏本吗?


“小兄弟在我这站了这么久,是有什么事找我吗?”突然那人开口说了句话,吓了赵云一跳。
“不……我……”赵云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
刘备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他揭下了自己的斗笠,露出了一头湖蓝的长发,那鸟儿也顺势蹦到了他的肩膀上。
他抬头看向赵云:“我本以为在这儿能候到一个天仙一样的姑娘,没想到候到了一个如玉的公子。”




刘备也抬手,饮完了那杯酒。


赵云将空杯放在了木盘里,又执起了一杯。
却没想到因为换了右手,突然颤抖了一下,那杯酒差点摔在了地上。
还好刘备手快,扶了一下,赵云才不至于那么狼狈。


他垂眸:“谢谢。”


随后仰头喝尽了那杯酒。





第二杯酒。






眼前光影变换。
“子龙,此次出征定是凶险异常,没有十足的把握切不可贸然行动,你可是明白了?”
玉阶之上的人,满面担忧,生怕那不怕死的将军又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
“云明白。”赵云站在阶下抱拳。
刘备叹气:“你过来。”
赵云抬头不解地看向他。
刘备又软语一遍:“子龙,过来。”
赵云犹豫了一下,一步步走到了刘备身边。
刘备笑着将赵云拉进怀里:“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赵云感觉有点别扭,但可能是刘备怀里过于温暖了,他没有挣扎,只是闷闷地应了一声:“嗯。”
“唉,你怎么总是一副闷葫芦的样子呢。”刘备叹气,有点小抱怨,“这样显得我仿佛是在欺负你一样。”
赵云只好说:“主公多虑了。”
刘备掐了一把赵云的腰,害得他狠狠抖了一下。
“子龙还叫我主公?”
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庞,深邃的眼瞳清晰地倒映出了自己,赵云感觉耳根有些发烫,声音也变得几不可闻:“玄德……”
尾音被吞没在了唇齿之间。
赵云的反应真的太讨他喜欢了。
刘备将他压在了软椅上,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吻上了他的唇。
赵云还有些手足无措,刘备亲上来的时候他的大脑也变得昏昏沉沉地,双手一丝力也使不上。
想将他推开,最后却环上了他的脖子。




刘备举着第二杯酒,迟迟没有喝。孙尚香也不知道他突然的反常是怎么回事,只能抱歉地对赵云笑笑。


赵云摇摇头表示不在意,又执起了一杯酒。
他许是真的厌恶自己了吧,连自己敬的酒也不再重要了。





第三杯酒。





赵云的右肩又传来了剧烈的疼痛,空了的酒杯直接掉在了地上,碎成一地渣滓。


他们不小心落入了敌军的圈套,士兵损失了大半。失败是早已注定的,赵云现在只能尽力将损失维持在最小,然后掩护全军撤退。
不想敌军节节逼上,最终免不了一场硬仗。
赵云竭力挥舞着龙枪,动作行云流水,将所有的攻击一一化解,如入无人之境。
他不能有任何的失误……因为刘备在身后。
他必须尽到保护他毫发无损的责任。
无休止的进攻饶是赵云也渐渐感到力竭,只是凭借着本能进行防卫。
忽然只听到身后传来一句:“小心!”
是刘备的声音,话里有着显而易见的惊慌。
赵云侧身躲过致命的一击,趁喘口气的间隙向身后喊到:“云无碍,主公无……”


声音戛然而止。
他回头,看到他心心念念护着的人,提着火铳恶狠狠地逼退了所有想要近身的敌人。他的怀里拥着的,是不小心被刀刃划破了左臂的绿衣少女。


他瞬间失声,那句“无须担心”蓦地消散在了喉咙里。
赵云忽然觉得刘备离得好远,远到他已经看不清他的面容。
却又觉得刘备近在咫尺,近得刘备那一声声的“香香”丝毫不差地落入了他的耳朵。


右肩突然传来彻骨的疼痛,他愣愣地回头,看到有一支淬了毒的剪深深地没进了自己的肩膀,顿时伤口涌出了黑红的血液。
赵云用枪撑地,却仍旧是体力不支,倒了下去。
在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他只是有些疑惑。


为什么……被射中的是右肩,却像是射中了心口?
心头仿佛被破了一个洞,空落落地疼。




刘备看他还是失手摔碎了杯子,什么话也没说。


赵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云因旧伤在身……让主公见笑了。”
刘备点了点头:“无事。”


“祝主公与孙大小姐百年好合。”
“如此,多谢子龙了。”






赵云又坐回了原位,那个小乞儿早就看出了一点不对劲:“哥哥,你是不是不开心啊?”
“……嗯。”赵云拿起桌上的酒坛,“喝过酒吗?”
小乞儿摇头:“没有。”
赵云笑:“好孩子。”
然后开了封口,倒了满满一碗酒。


刘备自始至终也没有再迈向这里一步。





小乞儿觉得这个很好的哥哥真的喝的太多了,而自己也吃的差不多了,于是摇了摇赵云:“哥哥?哥哥?”
“嗯?”赵云醉眼迷蒙地看着他,“怎么了?”
“你喝得太多了……那一坛酒被你一个人喝光了……”小乞儿小声说,“已经傍晚了……要我送你回去吗?”
赵云想了想,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小乞儿扶着赵云出了刘府,在街道上静静地走着。赵云不想说话,他也乖乖地不发一言。


当走在了架在护城河上的石拱桥上时,赵云忽然停下了脚步。
小乞儿奇怪地看向他。
赵云揉了揉他的脑袋:“想吃糖葫芦吗?”
原来他竟然是看到了从另一边上桥的那个糖葫芦小贩。
虽然知道不能太贪心,但是小乞儿还是没有忍住,吞了吞口水。
赵云知道他在想什么,温柔地笑道:“我买给你。”


他拦下了那个小贩,让小乞儿挑了一串糖葫芦,然后付了钱。
他轻声说:“我快要到家了,天也不早了,你尽快回去吧。”
小乞儿还有点不放心:“没有关系吗?”
“没关系的,你看,我家就在那里。”
他随手指了一座宅院。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住在哪里。
小乞儿点了点头,对他说了声谢谢,然后离开了。




赵云看他走远了,就朝相反的方向慢慢走着,一步一步,像是在回忆所有发生在他所走过的街道的故事。
他的脸上带着模模糊糊的微笑,步子也不算太稳,这会儿已经是快要入夜了,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
赵云一个人走过了蓉城的大街小巷,思绪裹着酒香飘飘荡荡,找不到停留的地方。


他最后又转回到了那座桥上。


桥上已经没有了行人,古朴的砖石散发着阵阵凉意。
他扶着桥上的扶手,目光落在了河面上的点点光芒。
他想起了很多事,也忘记了很多事。



他想,大抵是他太贪心了,拥有那么多难忘的过往,却还对现在的刘备念念不忘。


自己今天不应该去的。
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而刘备又不想见到自己,当他看到自己的时候已经想要装作没看到转身走开的不是吗?自己又何必去给他添堵。



赵云叹了口气,正准备离开。


却忽然发现那点点光芒逐渐浮起,在自己面前汇聚出了一个人影。
是他在伤病中朝思暮想了千百回的人。


他蓝色的长发用发带束在身后,斗笠下的脸庞红润动人,一双眼睛清澈而又深情。
他笑得十分温柔:“子龙。”
赵云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他。
他向他伸出了手:“子龙为何这般看着我?”
赵云将手轻轻搭了上去,摇头:“没什么,主公看错了罢。”
那人笑弯了眼睛,一字一句都动人心脾:“那就是我看错了。”


转而又疑惑地问:“子龙为什么哭了?”
赵云感觉到眼角似乎有冰凉的液体划过,在脸上留下了湿润的痕迹,落进了河水里。
他又摇头:“没什么。怕是太激动了。”
刘备歪了歪头:“子龙比以前更坦诚了一些呢。”
“若我坦诚一些,主公可会多喜欢一分?”
“子龙这是在跟我讨价还价吗?”刘备失笑,“不过,无论怎样,我都是欢喜子龙的,这个答案可还满意?”
赵云点了点头。
刘备拉着他的手笑着说:“那你现在,愿意跟我走了吗?”



“嗯。”







赵云府里的小厮左等右等都等不回来赵云,心里暗暗着急,最后终于忍不住拔腿向刘备府上跑去。


“砰砰砰”的敲门声略有些刺耳,刘府的看门人打着哈欠不耐烦的开了门:“谁啊谁啊?不知道今儿个刘大人大婚?大半夜的扰人好事。”
小厮扶着膝盖喘着气,礼貌地问道:“不好意思。只是赵将军到现在一直未回府,不知玄德公可知道将军去了哪?”


“子龙没有回去?”那看门的还没有说话,他的身后便传来了一个温厚的声音。
小厮一看,确实是刘备。


其实刘备晚上有些心慌,总是觉得有什么事扰得他坐立不安,于是出门散散步,没想到走到门口就听到赵云的手下跑来自己这里找人。
他心里奇怪,却想到赵云今日的反常,心里渐渐有了不好的预感。


小厮正说了一句“是”,却被一声慌乱的“大人”打断了。


有属下匆匆跑了过来,脸上皆是惊慌。他气喘吁吁地跪在了刘备面前,下一句话就惊得刘备差点没站稳摔倒在地。
“大……大人……有人在护城河里打捞上来了一具尸体,看面容……是赵将军……”





刘备的瞳孔猛地缩小,他目眦欲裂,声音抖得几乎不成调:“你说……什么……”


那人伏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刘备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已经听不懂刚才那个属下在说什么。
赵云死了……?
怎么会……


他不是之前还好好的吗?



不,不对。


刘备闭了闭眼睛。
他该比任何人都清楚的啊,赵云怎么可能好好的。
是他先用温情俘获了赵云的一颗真心,后又用最绝情的冷落与遗忘将他弃如敝屣。



是他害死了赵云。


他抬眸,赵云府上的那个小厮在他眼中忽然变了容貌,变得与他一模一样。
不一样的。
他知道。
这是以前的他,那个把赵云当做珍宝一般捧在掌心的他。
那个他静静地站着,没有动作,没有语言,没有表情。但是刘备猜到了他在说什么。


他说: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他是你以前那么那么欢喜的人啊。
刘玄德,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刘备闭上了眼睛,哽咽了一阵,然后叹气:“唉……”


“厚葬。”









很久以后的一天,刘备无意间走上了那坐桥。


他感觉有人在看自己,于是四处环视了一圈,发现是个小乞儿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他走过去问道:“你认得我么?”
乞儿摇头:“我不认得你。”
转而又说:“但是我认得一个认得你的哥哥。”
“嗯?”
“但是我好久都没见过他了。”乞儿扁扁嘴,“明明说过会来找我玩的。”
刘备感觉他已经猜到了乞儿所说的那个哥哥,是谁。
乞儿笑着对他说:“所以托他的福,我也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啦?”
刘备也笑:“他对你说过我是什么样的人?”
“嗯。”乞儿点点头,“你想知道吗?”
刘备说:“是。”



他想知道,疯了一般地想知道,在赵云的心中,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虚伪也好,善变也好,始乱终弃也好,无论赵云有怎样刁毒的评价,他都愿意接受。
只有这样他这空洞的心才会有一丝丝的好过。




乞儿往旁边瞥了一眼,狡猾的说:“你帮我买串糖葫芦,我就告诉你。”
刘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个卖糖葫芦的小贩。
他敲了敲乞儿的脑袋:“你太精明了。”
他付钱买了一串糖葫芦,交给了还站在桥上等他的乞儿。




乞儿一口咬下了一个裹着糖衣的山楂,看刘备紧张的模样,噗呲笑了出来:“你这么紧张,该不会是怕他说了你什么坏话?”




“不要怕啦,他没有哦。”




“他说,你人特别好。”




————end.————


我成功地把自己写心塞了………


无论是子龙说皇叔人特别好还是右肩中箭还是他给小乞丐买糖葫芦最后小乞丐让刘备也买糖葫芦给他,我都好心塞……


感觉这篇写的皇叔好渣啊Orz……


其实皇叔是我农药本命QAQ写成这样我好难过,所以我也没有写他喜不喜欢大小姐也没写大小姐喜不喜欢他,不然就更渣了……


备云的话,写甜就会甜掉牙写虐就会虐的脑袋疼,我这个后妈党这会也是不想再碰BE了【手动再见】…………

评论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