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马云(马可波罗/赵云)】菠萝先生和朝云将军

《菠萝先生和朝云将军》


一.

蜀地来了位新客人。

赵云两日前便收到命令,由成都前往边塞去迎接那位贵客。

只是没想到那人开口一段鸟语,让赵云实实在在的愣住了。

………啥???

他有些尴尬的看着那位金发碧眼看起来很俊朗的男子,额头冒出些冷汗。

“Nice to meet you.”

Marco笑着重复一遍,柔软的金色细发在额前轻轻晃着,温润的面容很好看的透露着笑意。

他打量着赵云因为羞愤而有些泛红的脸色,嘴角不自主的向上翘起。

他是会说中文的。但是,想要那位看上去读过不少诗书的大将军露出为难的样子。

真是低俗的恶趣味。

不免在心底责怪一声,随即不再欺负那人——那人脸蛋红的都要出水了。

“我叫Marco,唤我Polo也可以。”

谁知那人抬了眼小心翼翼的看过来重复了遍。

“菠、菠萝…?”

Marco先生顿时觉得自己该换名了。

菠萝。真羞耻。

这时那人又接着说:“在下赵云,往后还请先生多关照。”

朝云吗?挺不错的名字。

Marco这么想着,跨上那人牵来的马。

二.

赵云认为这个叫做“菠萝”的男子,人还不错。尽管名字总是听起来怪怪的。

虽然初次见面时捉弄了下自己,稍稍出了丑,不过对于心狠宽的赵将军来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况且菠萝先生也的的确确算是温文尔雅。

可是回去成都的计划,脱了轨。

本是应与接应的人对头,接着回成都。奈何途中出了差错,接应的人竟去错了县。这往来需五天,于是赵云决定干脆带着人直奔成都算了,也省的再来回折腾。

于是乎赵将军又发现,菠萝先生其实不同表面上那般君子作风。

比如。

“请问可还有客房?”
“今日来的客人多啊…只有一间了。公子您看…?”

赵云看了看哆哆嗦嗦为难的小二,又看了看面上一直带着微笑的菠萝先生。

“嗯。一间罢。”

本就是风尘仆仆一路骑马而来,二人实乃困倦不已。

于是乎两个洗漱后的汉子看着唯一的床铺,眼睛发出幽绿色的冷光。

——那是饿狼发现猎物的眼神。

“咳,朝云将军。您六经沙场,身子肯定很健壮。这个床就让给我吧。”

“是‘赵’不是‘朝’…那个词应是‘久经沙场’。”

“差不多。反正将军比我厉害。这床给我睡。”

“容在下拒绝。菠萝先生不是探险家么?这等待遇接受不来?”

最后菠萝先生咬着牙看赵云脱了衣服盖上被子。

然而三更半夜时,赵云疼的睁开眼,很是无语的看着床上睡得正香的菠萝先生。

菠萝先生,下次踹在下请不要踹腰。

——踹腰对我往后的伴侣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三.

朝云将军正直的令Marco无奈。

明明有那么多可爱的女孩子向你打招呼,为什么不回应?

啊…帅气的骑上白色良驹,不就是为了吸引姑娘吗?

说实在,当他们从热闹的街市走过,楼上穿的花花绿绿的姑娘们大部分都是朝着朝云将军招手的。

Marco看着朝云将军那张冷着的木头脸,心中有些悲哀。

唉,这些妹子干嘛喜欢他个死木头。我…怎么也算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怎的不多看我几眼。

这次成语没有用错吧。

省的那死木头又要嘲笑我了。

虽然他正经的语气不像是嘲笑更像是老师为他纠正错误。

但是!打了我Marco的脸,就是嘲笑。

于是扬起灿烂无比的笑容,抬起头来朝花楼上招招手。

——爱上我了没有啊。姑娘们。

愉悦的听着少女们倒抽冷气尖叫的呐喊,Marco坏笑着挑衅般转头看向朝云将军,却看到那人板着脸,眼睛炯炯有神直视前方,一副不愿理这个浪子的表情。

嗳…朝云将军。你说我为什么有点不开心呢。

四.

离成都的路程不远了。

赵云划拉着纸笔算了算。大概还有两天。

恰巧盘缠刚好够。

望着早早歇息的菠萝先生叹了口气。

天晓得为何菠萝先生自打第一次起就喜欢同他一起睡。

伸了个懒腰,低头吹灭蜡烛。打了地铺躺下。

——晚安。菠萝先生。

早早入眠迷迷糊糊忘记锁门的后果就是,盘缠被盗了。

赵云内疚的看着想要买糖葫芦的菠萝先生,淡淡的说出事实。

气愤的菠萝先生很威武的给了赵云一拳,尽管不是很疼。

这…算是我的错罢。

菠萝先生看着亮晶晶的糖葫芦,视线几乎要黏上去了。

赵云想,若是这人的馋嘴指数能用兵器的数量来表示。那一整个魏国的兵器库都不够用来数的。

所以当菠萝先生低眉顺眼苦苦哀求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来哀求赵云时,他脑子一热,答应了。

可是究竟怎么弄到钱呢。

五.

“我…朝云将军你从哪里弄来的银子?”

Marco挑眉笑着接过糖葫芦,因为心情愉悦脸上升起些些红晕。

“…偶遇故友。”

“哎呀想不到啊朝云将军,你还能拉下脸去求别人借你钱?”

“…她…非给不可。”

“哪里来的这么好的朋友啊。朝云将军给我介绍介绍呗?”

………

朝云将军没说话,暗自指了指Marco背后。

他回头,看见一位粉衣女子款款走进屋内。眉目清秀,眼波流转。

“回眸一笑百媚生。”
“六宫粉黛无颜色。”

Marco一个老外硬生生从脑子里挤出来N年前汉语老师拿来装逼的话语。

美。美。美。

美极了。

于是日后看朝云将军的眼神里透露出一股子幽怨。

嗳。这朝云将军生的倒是俊俏,可惜了,美人无福消享。

Marco理所当然的认为朝云将军*功能不行。

咳。

于是往后看着朝云将军的眼神中又多了分同情。


六.

貂蝉姑娘不是什么安分的主。

当然,这话是说给赵云听的。

“蝉儿,你…当真同我回去?”

“嗯。蝉儿愿伴子龙哥哥一程。”

唉。

赵云叹了口气。倒不是他不愿貂蝉同他一路,本是故友,见面该是欣喜的,奈何自从貂蝉给他表白心意后,怎的也无法直视这位倾国倾城的美人。

他当然是不喜欢貂蝉的。

貂蝉人美。但他赵云无福消受。

他该是为国捐躯,归身沙场的。
儿女情长…他未曾想。也不敢想。

在这般压抑的气氛下,晓得是连菠萝先生都察觉到了异同。

“嗳,我说朝云将军。你怎么不跟美人说话啊。”

菠萝先生骑着马靠近赵云,手捂着他耳朵轻声道。

赵云被耳侧沉重的呼吸惊到,浑身一颤,接着不留痕迹的将马拉远了些。

“…无关菠萝先生的事。”垂了眸子,心想菠萝先生还真是八卦的很,倒也不枉了他生的一副浪荡不羁的面容。

“嗳?我说,你们是不是有一腿啊?你看那美人待你多好啊,又是送钱又是陪同的。”

“菠萝先生未免想太多了…故友重逢,再无其他。”

“啧。”

菠萝先生挑了眉,颇有嘲讽之意的离人远了些,微微转了马头同貂蝉去说话。

西方人特有的幽默逗的貂蝉娇笑连连。

赵云闻着身后的热闹噤了声,缓缓骑着马走在夕阳下。
他的背影同他的人一样,清冷孤傲。

过了会儿时间,似乎菠萝先生终于良心发现被他遗忘很久的赵云。

他抬眼瞧过去,远远的那人似乎要融入赤红的天空。瘦瘦的一个轮廓,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影。任性而坚定的前进着。

他的心被人狠狠揪了一下难受。

然后他看见貂蝉笑着拍了拍马头,过去赵云身旁,同他一侧说话。

才子佳人。
金玉良缘。

那天的夕阳很红,是菠萝先生来到东方见到的最美的夕阳,美过貂蝉。

那天菠萝先生很开心,因为他吃到了垂涎已久的糖葫芦。糖葫芦很甜,比他在西方吃过的糖果甜多了。

那天菠萝先生很难受。他不知道原因。只是看着赵云,觉得很难受。看着赵云和貂蝉走在一起,更难受。
这是他二十一年的人生里,唯一的一次心塞。



七.

后来菠萝先生很聪明的悟到了。

——喜欢朝云将军。
——想要他身侧只有自己。
——想要他只对自己笑。
——想要他只给自己买糖葫芦。
——想要他在一个房间时打地铺睡在自己身边。
——想要…想要。

那些早已埋在心底的种子飞速抽枝发芽,藤蔓伸长了紧紧相互交缠。粗大的食人树拔地而起,那些欲念浇灌着,饲养着。直到密密麻麻的枝耶将他整个心房遮挡的密不透风。

亲爱的朝云将军。

来自西方的Marco·Polo,或许对你不只是喜欢的感觉了。

他似乎爱上你了。

所以…你愿不愿意收下这颗来自大洋彼岸赤诚的心呢?




八.

自从我们来自大洋彼岸的菠萝先生确切的明白对朝云将军的感情后,他们的关系开始出现一丝裂痕。

那样一丝丝的尴尬,错和在他们之间。

“朝云将军…我…我还是搬出去睡吧。”

Marco纠结了一会儿,摸了摸头发,抱起被子这么说道。

这是距离成都最近的一个小城了,赵云预计若是快马,明日傍晚便可抵达成都。

“那好。菠萝先生夜安。”

赵云皱皱眉,收拾床铺的动作一顿。虽然心下有些疑惑不解,却依旧是放了人。

在他以为,菠萝先生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尽管有时这人…是恶劣了些,总之还是不可怠慢。

所以这一路上的琐事,也就由着他了。

他起身吹灭蜡烛,躺上床。

为什么朝云将军不来找我?为什么?

Marco皱着眉毛走进隔壁,双腿一蹬呈大字型摔在床上。

不行!Marco!
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你要加快进度,早日取得朝云将军的芳心!

嗯!加油!

剩下充满励志的话语还未萦到眼中,脑勺被人重重一击,失去了意识。

Oh my god!我竟然在东方遇到了强盗!


九.

唔!

Marco不满的挣了挣手,好家伙。果然和传闻中一样,自己被五花大绑了。

眼前一片漆黑,能动的只有嘴巴。看样子眼睛上也被蒙了布。

他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一双手却将他的嘴死死捂住。

惊恐万状,他失措往后转头。

“别说话”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隐约听见那人低哑的嗓音。

接着就是一阵布料摩挲悉悉索索的声音。黑暗渐渐散去,Marco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一切。

分明是座监狱!

他急忙转头,看向他的救命恩人。

“…朝云将军???”意识到什么连忙捂住嘴。

“嘘——”赵云打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看看周围。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微弱的呼吸萦绕在身侧。黄泥砌成的砖墙上留了方形的窗户,透过来的些许阳光,浮游状的灰尘零零散散。照光线强弱来看,大抵是下午黄昏落日的时刻了。
面前是铁栏,上有把大锁。

赵云从后轻捂住Macro的嘴巴,一只手持着匕首将捆缚他双手的绳索割断。

赵云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不同于环境的潮湿,有种阳光的温暖。

Macro这么感受着,心想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接着手指就撤开了。

赵云松了口气,后背靠在墙壁上调整呼吸。

Macro转头看过去,这才看到他们四周浑浑噩噩的几人。

和赵云挣脱时磨出血的手腕。



十.

令人欣喜的手脚解放活动并没有持续太久。

狭窄走廊上传来的缓缓脚步声仿佛在宣判这件牢房里仅有神智的两个人的死刑。

Macro顿时慌了。他无措的看向轻阖上眼休息的赵云。

脚步声愈来愈近。

赵云忽的睁开双眼,幽亮的眸子灿若寒星。

他抬手,将Macro拉到身后,一只手紧握住匕首,侧目看着走廊。

一步,两步。

赵云手腕一转,那匕首扯出朵银花便狠狠射入那人胸膛。

那贼人还未来得及痛呼出生,便闷倒在地。

一击致命。

动作简洁有力的几乎让Macro拍手叫好。

如果忽视掉赵云裂出一道疤,此刻正在流血手腕的话。




十一.

此刻是走不了的了。
因为赵云,是将军。
他绝不允许自己国家的平民,无辜死在强盗手上。

毅然,Macro将自己衣襟撕开,长年累月的冒险生涯让他爆手速的为赵云包裹好。

“也只能杀出去咯。”他掏出腰间早就蓄势待发的双枪,掂量着弯起唇角,朝赵云点点头。

赵云回首,垂眸看着靠墙倒着的一众百姓,点头。

“…麻烦菠萝先生了。”

“哈…这种事情不足挂齿…?你可不要被我帅到啊,朝云将军。”

您现在已经足够帅气了。

赵云抬头看着Macro英俊的、沐浴在阳光下棱角分明闪闪发光的侧脸,这么想着。

他抚了抚那人缠在手腕上的绷带,握紧了匕首。

“杀。”



十二.

一旦定下目标和计划,两个男人的动作像有着多年合作的默契一般,配合完美的令人发指。

刀光剑影间飞速划过着刺眼子弹的轨迹,撕裂皮肉声音中掺杂着弹药射入皮肉的闷声。

疯狂的、完全倒戈的杀人较量也是那么赏心悦目。

“Perfect.”
一切落幕后,Macro又开始说着赵云听不懂的话。他摆弄着手中早已冰冷下的手枪,眉飞色舞兴奋的骑在一匹良驹之上。

“菠萝先生,您…”

“啊?”

“代表贵国见过主公,您便会离去?”

“啊呀呀。别一口一个您您您的多生疏…谁知道啊。大概吧。”

打着马哈应付过去,Macro有些落寞的垂头伸出手去抚摸自己多年的朋友——那双在霞光下灿灿发光的枪。
“我可舍不得啊。走这么块的话。”

“…这样吗。”

赵云点点头,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赵某舍不得您,菠萝先生。




十三.

三个月后菠萝先生还是走了。
尽管他已经向自己的国家递交了申请书去申请在这片充满魔力的东方土地上多待些时日。

他走那天,赵云远远的跟在他身后去送行,一言未发。

气氛沉寂的仿佛在送别一个再也回不来的烈士。

“好了,朝云将军。”

Macro仰头坐在马背上朝他笑道。
“送到这儿就够了。再往后…是要嫁到我那儿去吗?”

赵云对他这种恶劣性质的西方玩笑早便习以为常,不动声色揉揉鼻子堵住闷闷的鼻音。

“走好。”

男人间的送别就该是干脆利落的。

菠萝先生的微笑和他在阳光下摇曳的金色碎发,印在赵云心里很深很深。
久久都未散去。

他想他会永远记得这段人生中奇妙的小插曲,还有那个永远都带着轻松微笑有着惹眼金发的异国人。

那个自己永远读不准音节,叫做菠萝先生的男子。

如果他最后,没有跟自己撒谎。











十四.

菠萝先生在这片东方土地最后的最后,是他悄悄凑近赵云耳侧俏皮说道:

“下次见面,就该我娶朝云将军了哦。”
















十五.

多年后,赵云受命前往边塞去迎接所谓“异国使者”。

他看着远远大漠一角里那道摇摇晃晃吊儿郎当的金色影子,摇摇头忍俊不禁。

都没变,那个他记忆里闪闪发光的菠萝先生。

欢迎回来。




===
近来要考试。
还有两个脑洞。
这篇马云拖拖写写也有一个月。今天抽风一下子顺着剧情写完了。
不太好,很多都还没有交代清楚。
但是感觉交代清楚字数会过万啊…心塞。

总之不要嫌弃。
谢阅。
祝各位考个好成绩。

评论(1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