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信云】梦遣看花人

一.

赵云喜欢韩信。
这是整个联盟都知道的,已经称不上八卦的八卦。

韩信喜欢刘邦。
这是只有韩信和赵云知道的,韩信拒绝赵云的原因。

后来有一天。他们在一起了。

——“重言,在下…心悦你。”
——“在一起吧。”
——“………诶???”

二.

口头上约定好在一起后的日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两人分隔两地,平日里也只有到长安例会时见上一面。

这种平淡的日子一直持续到赵云搬去了韩信家里。

消息传出,整个联盟都轰动了。

——“哈哈哈哈…重言,我来找你了!”
——“自己收拾东西。”
——“放心!”

赵云很苦恼。
啊呀重言怎么这么冷淡…不对。重言比起以前对我好多了。

以前他不会跟我说话,他会抢我的野,他会对我喝酒这件事置之不理,他不会给我做饭,他也不会跟我说晚安。

现在……至少我跟他说话时可以给予答复,抢野也会先打个招呼,喝酒…似乎为了在他面前保持良好男朋友的形象我还没喝过。做饭……好吧,为了保持自己良好男朋友的形象,是我下厨。晚安啊……隔着床会跟我说晚安!


想到这些,赵云暗暗咬了口牙,拳头很有干劲的握紧。


——“看吧,韩重言还是喜欢你赵子龙的!”

三.

——“子龙,明日吕布找你切磋,你去不去?”
——“……吕布?”
——“说是要了了貂蝉的事。”


啊。貂蝉姑娘,真的很苦恼呐。

重言这么说…是吃醋吗?

赵云躺在床上,视线紧盯一侧的韩信,眉眼忍不住弯了弯。

韩信。怎么看都很好呢。

红色的头发飘起,那么英姿飒爽。
刚毅的侧脸也是。很帅气呢。

啊…赵子龙,这么优秀的人和你在一起…要好好对待啊。


——“重言既然都发话了,子龙明日便去赴约。”
——“好,我等你。”

四.

匆忙饮下一杯茶,早早的便梳洗完毕提着枪朝城郊敢去。

重言在等我,要快些。

不料刚入树林便被射了冷箭。皮肉撕裂的声音贯彻耳边。晕眩前最后一秒听见的是韩信赶来的脚步声。以及那若隐若现的红色影子。

重言,来救我了…?

无力的磕上双眼。痛楚在肩部蔓延开来。

重言,要小心。


五.

——“赵子龙。”
——“……吕将军!?”

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人便是吕布,吕奉先。
怎么会…放冷箭的…救我…
怎么还没死…?

韩信…?
韩信…
韩信。

重言武艺精湛,应不会出事罢。

——“吕将军,偷袭不是君子所为。”
——“嗤。赵子龙你是被打傻了?”
——“昏迷些许日子脑子确是有些空白。吕将军不妨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韩信在利用你,你不知道?可笑。”

利用。
怎么会。

绝不会。

赵云愣了会儿,盖着双眼的手缓缓落下,撑着床忍着肩上的痛楚坐起来。


——“有劳吕将军多照顾,子龙还有事在身不再多留。这份恩情定会……”
——“别骗自己了。赵云。你比任何人都清楚的很。”


那又怎样。
回不去。也不想回去。

六.

于是赵云就借着伤,理所当然的待在吕布在竹林里的一所小院子。

韩信怕是认为他被吕布杀死了。
主公…大抵也会知道。

回去也不过是再次遭遇上一次那样的事。


——“刘邦今日立了后。”
——“当真?不知是何人。”
——“韩信。”

赵云走进屋内的步伐一顿,手臂一抖,怀里满满一篮的果子咕噜噜的滚轮下去。


——“有劳庄周先生来此。”
——“子龙…?你不是……”
——“拖吕将军的福,还没死。”

——“别做傻事。这次死了可就没人救你了。”


赵云歪了歪头,侧身变了个躺着的姿势,就着月色张开双眼凝视着窗外的黑夜。

——“不会。放心罢。”



第二天吕布起来时,发现那人还是没了身影。
随着消失的还有墙角那把泛着冷光的龙胆。


重言,我的。只能是我的。

得到你。

杀了你。

七.

一路浴血奋战终是杀进了宫中。
枪尖一挑,直直的抵在拥吻着的人喉间。

——“刘邦大人,子龙找韩后叙旧,可否借人?”
——“啧。你说呢。”

刘邦眉目细不可闻的挑了挑,唇角勾起。手指紧握腰中的那把宝剑。

随即刺向身后的韩信。

措不及防。韩信身子一震,瞳孔因为剧烈的疼痛骤然一缩,接着就倒了下去。



——“重言!”



那些好的不好的破碎的回忆在这一瞬间都如同泡沫般消失裂尽。

视线被夺走了。

目光所即之处,只有那人胸口的一抹艳红。

不要死。




匆忙丢了枪过去扶住摇摇欲坠的韩信,那人渐渐加重的呼吸仿佛死亡倒计时。

重言。

重言。

近乎疯狂的把人狠狠拽入怀中,企图让自己的体温温暖他的。



——“赵将军。蜀地大将军杀入大汉宫中,韩信因救主死于赵云之手…而有意思的是韩信恰好又是赵云之前心悦的人…您说,这是不是很有意思?

——哦…似乎这样也多了让大汉出兵蜀国的理由。少了大将军的蜀国定是无力反抗的。

——那么…大汉一统天下的日子。也不远了。而现在……


刘邦面色狰狞,猛的将剑一扬,接着狠狠划向自己的胳膊。

血液喷射而出。


——“大汉的君王受了伤,赵将军这刺杀的罪名便坐实了。”

——“来人啊,给我…杀了他们!”



赵云将毫无意识的韩信背在身后,他感觉的到韩信胸口不断溢出的温热液体,粘稠的顺着他们的衣襟流下去。


重言。你挺住。

赵云重重的把枪一挥,顿时数十人倒下。他眼圈发红,面色几近扭曲,双眸黯淡,几乎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

挡他的,杀!

7.

要死了罢。

赵云未能冲出城去。身上的人早已没了呼吸,只是软软的摊在他背上,随着赵云的动作一颤一颤。那头耀眼的红发也不复往日那般活泼。毫无生机的散落着。


——“重言,你不会死的。”

——“重言,醒醒。我会保护你。”

——“重言,别睡了。”

——“重言啊。我可能…快要倒下了。你……一定要活着。”


赵云身侧刷刷射过几支箭。他顿时冷了脸,转过身去韩信护在身后。硬生生胸前中了两只箭。

“咳咳咳…!”弯下腰去吐出口血痰,胸口撕裂般的痛苦几乎让他眩晕过去。晃晃悠悠的支起身子干脆的把箭身掰断。

“别杀重言。”

仅剩的力气让他嘶哑着声音这么说着,嗓子干燥的要命,似乎动一动都会扯出血来。

——“有什么…冲我来。”

八.

所有堵在唇边的话随着一个黑红色身影的出现,被狠狠的按压下去。

那人手持长戟,高大威猛。他立于赵云身前,坚硬刚强的背影死死烙在赵云眼底。

他看见他用力挥动双手,掀翻人马无数。
他看见他身侧是洒落的鲜血,看见他的鬓角有了些红意。

他看见他发红的双眼,那里弥漫着杀意,还有丝淡淡的其他。

他看见他挡下一杆枪,汗水不住的滴落。他昂首阔步斩下一位士兵的首级,抬手将戟刺入旁边一人的腹部,回头对他说:

“…走啊!”

双眼被愈来愈多的血雾掩住。赵云脑袋昏沉,模糊的意识里只有那人顽强的身影和…他愈发低沉的嘶吼。

直到那人身形不稳,一个擦身被刺中肩头。

他额头的碎发缓缓落下,高傲挺着的两条须带有了下垂的迹象。



他咬牙。将肩头的枪杆掰断。
回头对着赵云挤出一个尤为扭曲的笑容。

他说:

“走。”

——“…吕奉先! ! !”


九.

赵云扛起韩信,狼狈的离开了。

耳边最后听到的,是皮肉被撕裂的声音。

眼角泛红。

吕将军啊。吕将军。

早已达到水位线的泪腺终于决堤。

他踉跄着奔跑在林中,直到终于只撑不住倒了下去。

赵云抹了把脸的泥泞,颤巍巍伸出手探向摔在一旁的韩信。

——重言、重言!
——你不要…不要离开我。
——求你。

黑压压的军队很快便到来了。

这次插翅难逃。

赵云直起身,把韩信拉到自己怀里,紧紧拥着他冰冷的尸体,额头抵着那人颈窝,决绝闭上眼。


——抱歉。
——我…还未带你去蜀地。还未请你吃糖葫芦。还未同
你一起品过桂花酿。

——重言。重言啊。





十.

赵云,想活下去么。

——不。重言…活着罢。云不在意。

嗳。他早死了。被刘邦一剑刺死。

——骗人的吧。他还活着。怎么会…怎么会!那可是他的君主…

不接受现实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哦,子龙。刘邦是他的夫君才是吧…?

——重言…是将军。

何必自欺欺人呢。你明明比谁都清楚的很,不是么?

——住嘴。

吖,生气了。
那么,你可想活下去?无关韩后…哦,韩重言。你想吗?

——…云不知。

是绝望了吗?
啊…蜀地的虎威将军这么容易放弃啊。
吕布都替你去死了呢,赵将军。

你知道的,他被好多人,一枪一枪刺死。

临死前还不忘叮嘱你活下去。

我猜。他喜欢你罢。

——…不要说了。

你都知道吧?
理所当然的接受着吕布对你的感情直到最后他为你去死。

啊呀呀。
你说黄泉路上的吕将军知道你这幅品行,会不会后悔呢?后悔当初竹林救了你?

哦。说到竹林。你也明白罢。那箭,应是韩信托人放的。目的是什么你也清楚的很罢?消失的军牌…

真是可笑啊,赵将军。

——你…别动重言。想要那军牌同刘邦夺吧。

啧…怎么还不懂呢?

我想要的,一直是你啊。


“是你啊,赵云。”



十一.

赵云没有死。

他的意识飞快的被黑暗吞噬,粘稠的液状物把他整个包裹起来。

那些触手一样的湿黏的物质从他体内迸发出,在衣服上缠绕着,扰乱他的触感,直到伸进铠甲伸进衣衫,又血淋淋刺入皮肤。

他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变成黑色。

他扯了扯嗓子,发出野兽嘶吼般的声音。

杀。

十二.

血泊中的赵云眨眨眼。

他被断手残肢包围着,血流成河形容不足为过。
那些追杀他的人死的太过凄惨。杀害的手法过于凶残。

杀戮。肢解。

他精致的瓷娃娃般的面孔上充满着无辜和惊悚。

良久,他起身。抹了把脸上滴着不知何人的血液,将几十米外唯一一具完整的尸体,韩信的尸体,扛起。

仿佛是不知疲惫。他一直走,一直走。踏过那些残存的肢体,踩过猩红色的泥土。
他寻找着什么,却无果。

他背着韩信向前走着,走到吕布战死的地方。

他静默着,思绪不知飘到何处。目光淡淡的扫过惨烈的战场。

没有。没有。

他走近,俯身捡起一个头盔。那是吕奉先的,此刻早已被灰尘蒙布。

他把头盔揣在怀里。

他来到曾经和吕布的故居。

一声不吭的来到后院,用手插入雨后足够湿润的土板,挖出一个大坑。

没有什么技巧的,一下一下。以血肉之躯,以自己早已被石头划破血肉模糊的手指,挖着。挖着。

他将韩信轻轻躺平了放入。眼神终于有了分变化。那是对待爱人的,柔情似水的。

他小心翼翼的抚了抚韩信死灰色的脸颊,用手捧着土,一点一点用潮湿的泥土将他覆盖。

他想说什么,却又摇摇头。
他想,我终究还是放不了你的。重言。

接连挖了三个大坑。
艰苦的工作一直持续到第二天黎明。

太阳已然升起,他把血迹斑驳的头盔用衣服擦干净,放入,埋下。


完成这一系列的任务后,他静静地,看向最后一个坟坑。

十四.

他躺进去,手持一块长长的尖石,缓慢捅入自己胸口。

终于,结束了。

===

“君主。”

门后的张良温柔的扯了扯唇角,台台眼镜抱着厚厚的书籍走进富丽堂皇的大殿。
他安抚般轻轻拍着刘邦的后背,拿起绷带手法细腻的给人包扎。

“子房。孤对不起雏儿。”

刘邦看着自己手中还残留着血迹的剑身,心中的愤恨几乎要将他炸开。但身侧那人轻柔的动作又让他发不出火来。眼角已经湿润,尊贵的面容上充满着悔恨和憔悴。

“君主哪里话。”张良轻笑。“成就帝业不狠怎能行?您瞧,这天下不马上归了您么。”

“可我…你应该是明白的,孤对雏儿的兄弟情义。”

——哦?只是兄弟吗?

——一口一个雏儿,只是兄弟吗?

——刘季,你动情了。

——所以韩信,该死。



刘邦握紧了拳。眼底将要溢出的晶莹硬生生憋了回去。

“…若不狠,何来天下!子房,你说得对。孤幸亏听了你的话,而今蜀地触手可及了!”

刘邦起身,目光尖锐的看着远方的宫阙。

张良只是依旧那般温文尔雅的笑着,默不作声的站在刘邦身后。


——这才对啊,我亲爱的君主。

——辅佐您夺天下的,只有我张子房一人便足够。


十五.

许多年后,蜀地已被大汉吞灭,而当年只占有拇指大小的大汉已经成了荣耀大陆上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国之一。

刘邦也迎来了大汉历史上第二个男皇后。
曾经的军师,张良。

苗岭古韵林幽幽,清风云归。

一位身着黑衣的青年,拨乱浓密的草丛,越过栅栏。推开了那扇小木门。

似乎这人光顾过这儿很多次。很娴熟的在及腰的杂草中寻得道路,走至看不出原来风貌的小院子。


小院子应是经常有人来打理的。
尽管花草茂密,三个用泥土堆积起,立着石碑的坟墓四周却只有青绿色的草皮,干净利落的很。

他取下背篓中的酒壶,轻轻浇灌坟头上悄悄发芽的几株绿苗。

那人安静跑腿坐着,目光牢牢的顶着碑位。

〔赵云之妻 韩信之墓〕

他看了好久,好久。最后斗笠下看不出容貌的面上浮现出一丝笑意,随即拍拍袍子上的土灰,离去。

赵云之妻,韩信之墓。
赵云之妻,韩信之墓。
赵云之妻,韩信之墓。

〔暮雨潇潇,伶仃枯凋〕
〔五更迎笑,袖里藏刀〕
〔六合廖廖,荒唐一遭〕

‖一个关于角色的番外(?)‖

赵云喜欢韩信,爱到骨子里的喜欢。

韩信不喜欢赵云,一点都不。不过是为了任务。

韩信的任务是刘邦给的。杀了赵云,夺走蜀地军牌。报酬是名正言顺和刘邦在一起。

刘邦是和韩信两情相悦的,但刘邦总是看不清。

韩信的任务是张良交代给刘邦的。

杀死韩信非刘邦所愿,张良的力荐。

刘邦不爱韩信,他要的只有天下。

张良喜欢刘邦,爱到病态。他最终得到了刘邦的心。

韩信在派人射杀赵云时心软了,所以没有去寻找尸体。

吕布看不清赵云,大抵是因为自己隐约觉得也曾被爱人背叛,惺惺相惜。(这里转生梗。赵云利用貂蝉杀了吕布是上辈子的事,这辈子只是貂蝉单恋赵云,再无其他。)

吕布直到看见赵云为了韩信的尸首中箭才发觉,自己在和赵云相处三个月时,他喜欢上了这个直率的将军。
战神的感情向来是直来直往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去保护这个让自己认清内心的男人。付以生命,在所不惜。

赵云没死。他不过葬送了以往那个懦弱多情的自己。他会带着吕布对他的感情,带着对韩信的爱,活下去。
即便苟且偷生。

黑化,赵云的第二人格,影子。
占据他身体后了解到他心中的过分赤诚炙热的爱意,不忍,还了回去。与赵云融为一体。

影子,大抵是喜欢赵云的。

=====
这篇文…是我吃醋时的一个脑洞。因为主皮赵云,所以不由自主。
黑化很多,但没有反派之类的存在。我爱他们每个人。
像赵云对韩信,像韩信对刘邦,像张良对刘邦,像吕布对赵云。

就此。

评论(25)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