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信云】【惇云】琉璃月

《琉璃月》(无责任中秋小番外)

又是一年中秋。

窗外是灯火通明的长安街市。

赵云坐在水天一色间,轻轻磕上眸子,仰头灌入杯烈酒。
桂花的香气。浓郁。醇香。

一口干了。任由酒精爆炸般在喉头肆虐。
理智渐渐模糊,连带着视线也有些朦胧。

“重言…”

底底唤了一声,额头的碎发稍微凌乱的摊下。窗外的微风带着尘世的气味,吹动着摇曳不定的烛火。

“问君何事轻别离…一年能几团圆日…”

重言啊。怎的还不回来。

忽的,装饰精美的木门被咯吱一声推开。

那人看起来似匆忙赶来的样子,额头前的碎发散开着,衣衫也略微显些不整。风尘仆仆的模样。

“重言…?”

那人看着赵云醉醺醺的样子明显是愣住了。在他的印象里,赵云向来是滴酒不沾的。
叹了口气将瘫倒在木桌上的人扶正。

“子龙,怎的独自买醉?”

“因为…嗝!因为…重言不回来……”

赵云晃晃脑袋,打了个满是酒气的酒嗝,看样子是喝了不少。

“韩信…”他轻呼一声歪着头靠在那人肩头,痴笑着蹭蹭人的颈窝。“你总的还是回来了。”

被唤做韩信的人身姿微微一顿,面色有些无奈。

“是是是…我回来陪我的子龙了。”

韩信扛着醉醺醺的赵云站在热闹的街市上有些无奈。
虽已是夜晚,街上人依旧是摩肩继踵,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再加上中秋的原因,此刻卖花灯放莲灯的倒也不少,整条长安大街灯火通明,小贩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连带着明月桥上都挤满了看热闹的小情侣。

夜空中那轮明月亮的正甚,金黄色的淡淡光辉不由得勾起人心中发痒。

一位英俊的男人带着另一位同样英俊却神志不清的男人,走在这街上竟也被这热闹覆了光彩。

韩信突然想,就像平常情侣样同赵云逛街,也是很不错的。

“重言,我要花灯。”

小孩撒娇般的口气和含糊不清的声音一下子天雷滚滚的击在韩信心上。

“好好好,子龙说的都照做。”

韩信眉眼多了分愉悦,抱着人轻轻吻了吻额头。

“子龙等着,这就给你买去。”

赵云呆呆的点点头,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孩子气的微笑。

那笑容太过纯净美丽,就那样一直一直直达那人心底。

那一笑同烟花,转瞬即逝。

却狠狠地的灼伤了那人,刻在心底。

韩信不由得看呆了。
良久才反应过来,狠狠吻上人的唇。

后又羞涩的别了脸,带着傻笑慌忙转身去买了花灯。

韩信正和小贩讨价还价,转头却又瞧着了糖葫芦。

脑海中浮现赵云嘴角挂着些糖丝,淡笑的模样。

买买买!

中秋佳节,摆摊做生意的人实在太多。赵云和韩信也不怕累,难得的团圆让他们手握手从头逛到尾,回去家时双手抱满了买来的东西。

“………子龙。”

韩信看着桌上的一堆物体有些语塞。

桂花糕绿豆糕糖葫芦炸丸子…

赵云倒在床上翻了个身。

“唔…困。”

他的唇边泛着丝丝水色,眼睛慵懒的眯着。扯了头绳,任由栗色的头发散乱在被单上。
姣好的面容在月光下更显得玲珑剔透。

韩信不动声色的靠近一点,默默吞了口口水。

低头吻上鼻尖,轻声道。

——“睡罢。会一直陪你。”
——“子龙,中秋快乐。”
——“往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在你身侧。”

——“在你身侧。守护你。”

月色很浓,把相拥而眠的两个人都罩了进去。
他们的手指交错紧紧握着。

亘古不变。

〔大荒无界,乱世之中的婵娟〕
〔只语片言,断续的句语千愿〕
〔流云渡水,江河满映。〕
〔这一轮,琉璃月。〕

〔轮回千载,只为与你相见。〕





=====想吃糖的速速退离=====








第二日清晨。

赵云起来的时候韩信早已离去了。

他愣了愣神,伸手披上衣服揉着肿胀的眼睛起身。

昨晚…喝太多了。

抬头瞧了瞧桌上杂乱摆布着的小馋嘴,嘴角勾起。
拿了块月饼,穿着单薄的衣衫就往外走去。

反正不会有什么人。

忽的撞上一具高大的身体。

抬头看向那人的眼睛。

“元让兄???”
“子龙啊。”夏侯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嘴巴里还塞着方才从桌上取回的月饼。

“俺刚才瞅着你昨日买的月饼味道不错的样子,就吃了几块…不碍事吧?”

赵云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昨日韩将军买来送我的,若是合了元让兄的口味,尽管拿去吃好了。”

语气中尽是炫耀。

“不过元让兄怎的会在子龙的住处…?”

夏侯惇被这问题呛住了,咀嚼月饼的动作一顿,剧烈咳嗽起来。

赵云赶忙去倒茶水。

“咳!没啥。今个大早上瞧着韩信从这儿出来,便询了他归汉的事。他说他今早就动身回军营,让俺好生照顾照顾你。这不就来了嘛。嘿嘿嘿。”

“他可说过何时再回来?”

“回来啊…”夏侯惇皱着眉思考。随即眼睛一亮,伸出手指比划了个数字。

“八月十五,他说每年的八月十五会回来。还叫俺看着你,不让你喝那么醉。”

“这样啊…多谢元让兄了。”

“嘿嘿嘿,哪里的话。应该的应该的。俺兄弟的幸福嘛。”

…………

‖夏侯惇内心自白。

子龙。韩信早就死了。
死于三年前蜀汉大战的那一年,为护你周全,身受数十箭跌落悬崖。
至今尸骨未现。

你爱他。
他亦然。

但你可知,这三年来一直陪你过中秋的人是我?
你可知,这三年来我月月伪造韩信的字迹给你寄信的人是我?
你可知,我为了不让你发现字迹的异同废了多少时间多少心血?

你可知,平日里“韩信”爱听的那曲“琉璃月”后面的歌词?

你可知…有个叫夏侯惇的人爱着你。

你不知。你不知。

纵使替身也好。
此生无憾。

夏侯惇,此命为你而存。



〔月影万变,逃不出阴晴圆缺〕
〔暮苍幽怨,埋不住一生绝恋〕

〔梦醒月落,魂未归。〕

=====END=====

表白同体。中秋快乐。
应该不会有人打我?

评论(9)
热度(64)
  1. 见她如见我无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