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锤基】请你活下去

·中短一发完

·开放式结局

·正剧向

·洛基的告白和道别

 

设定:死亡前最后一秒会有向所爱之人传达爱意的机会。

 

上.

 

 

 

好痛啊。好痛。

 

泰坦星人的大手扼住他的喉咙。好痛啊。

 

视野不甘心地缩小,进入眼睛的光线越发稀少。

 

 

 

我可能要死了,洛基想。

 

 

 

就在他失去知觉的那一秒,一切都像结霜般覆盖上一层白色。他看见灭霸静止在原地,他的手掌还覆在他的脖颈处,只是力度已经感觉不到。他的哥哥,索尔,倒在原地,双目怒睁着看向他的方向。

 

他的哥哥正因为他的死亡而愤怒、悲哀。这多少令洛基好受一些,尽管他不久前还说过“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这种话。

 

 

 

一只蝴蝶落在他鼻尖。

 

洛基盯着它晶莹的翅膀,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弗丽嘉讲给他们的神话。那时弗丽嘉将厚重的古籍摊开在膝盖上,她抚摸着刚有及膝高的自己的头发。

 

“每个人死后都会得到袒露真言的机会。这是惩戒,也是救赎。届时,亡冥之蝶将展翅在你面前。”

 

 

 

袒露真言吗?

 

 

 

蝴蝶扇动几下翅膀,微旋的气流让洛基直想打喷嚏。它轻飘飘地飞到洛基唇上,像是轻轻一吻,然后消失在光线刺不透的黑暗里。

 

洛基感觉脑海中有什么被吻走了,它是来采集他记忆的吗?

 

于是一切又重回正轨,洛基死在灭霸手中。

 

 

 

 

 

原谅我啊哥哥。他躺在地上,眼里映着索尔的倒影。他愚蠢的肌肉块哥哥伏在他身上发出痛苦的呻吟。

 

洛基忽然想起来那次他诈死时索尔也露出这样哀伤的表情。他抱着他的尸体嚎哭着,丝毫不觉他的弟弟正活生生地躲在岩石后看他演这出兄友弟恭的戏码。

 

 

 

但是原谅我,索尔。这次我没玩小把戏。

 

 

 

对不起,哥哥。

 

 

 

 

 

 

 

 

 

 

 

索尔似乎做了个冗长的梦。

 

 

 

“哥哥,对不起。”梦里的洛基笑着对他说。

 

他的弟弟穿着他们登基时的墨绿色战袍,温柔地抚摸他的脸。

 

 

 

“我一向是个自卑又善妒的人。”他的弟弟自顾自地说着。

 

“没有…像你那样的战斗天资,阿斯加德是个崇尚武力的国都…

 

而我只能靠你们口中所谓的'小把戏'去讨母亲欢喜。

 

我想像你一样啊,可是根本没有武力方面的天赋,那要怎么办呢。”

 

 

 

“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当然,我指幼年。成年后的你简直像个叛逆期的小屁孩儿,东奔西闯,忤逆父亲的意思…虽然偶尔我是罪魁祸首之一,但快别多想了,我才没有任何后悔的意思。

 

小时候的你简直就是个天使,我的哥哥。你知道范达尔那时一度把你视为追求对象吗?还好他没有真的付诸实践,否则你们的新婚之夜一定是惨不忍睹的一场悲剧。你的肌肉疙瘩已经壮大到见者皆惊奇的地步了,明白吗?

 

 

 

美好的童年总能让我放下对你的怨恨——我指有些时候,我当然还是恨了你大多时候的。小索尔的肌肉还没长好,脑袋也蠢得要命。这样我们的差距就不会显著出来,甚至某些时候在与你的小打小闹中凭借着我的小把戏还能略占上风。

 

 

 

你还记得我曾变成蛇,捅了你一刀。这让我多少有点儿受宠若惊。一是对你愚笨的脑袋刮目相看,没想到它居然能保留着如此久远的记忆。二是让我稍微有些得意,看来当年的恶作剧的确是个成功的把戏,让我愚蠢的哥哥记了近一千年之久。

 

 

 

多想回到过去啊。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我还在因为父亲的偏心争风吃醋,还理所当然地享受着母亲的厚爱。我仍记得我傻乎乎地跟在三勇士和你身后,为了取到蛇皮给母亲做外套而自不量力地去挑战密林里沉睡的巨蟒。结果当然是落魄而归,你的裤子被毒液侵蚀,隐约漏出的重要部位让路上的小姑娘面红耳赤。”

 

 

 

“然后就到了登基那天。”

 

洛基垂下头,他将自己的弯角头盔摘下,抚摸着冰凉的金属。那是他的荣耀,也是他耻辱的见证。

 

 

 

索尔挣扎着想说些什么,可他发不出声。他的喉咙只能发出一声声呜咽的、野兽一般的嘶吼。

 

洛基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这么平和地看着他。也从未对他说过这些掏心掏肺的话。因为他知道他的哥哥视这些内心告白为“懦弱”。

 

 

 

索尔为此害怕起来。他想站起来,给他脆弱的弟弟一个有力的拥抱,就像他以往每次做的那样,把他弟弟的脑袋狠狠摁进怀里,双臂紧扣住他脊背。

 

 

 

可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滴泪水从洛基的眼角滑下——

 

我多么希望和你并肩啊…

 

洛基说着,眼泪啪嗒砸在头盔上。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因为权力去争夺王位。尽管…这是不公平的。我自认为我比你更出色,因此我对奥丁的决定忿忿不平。然而阿斯加德是个崇尚武力的国都,我在魔法上的造诣毫无用处。所以我不抱怨,也很快放弃了心里的妒恨——王位的确是你应得的。

 

 

 

但奥丁没有看到你的另一面——你还没有准备好登上王位。你还是稚嫩的,向往着自由的,可王位会束缚你,我的哥哥。你没有做好要将一生融进政权斗争里去的准备。

 

 

 

可我不能说,对谁都如此。他们只会认定我是因为妒忌才说出这些话。我并没有。

 

 

 

所以才会出现了那些事…以及我的身世。”

 

 

 

洛基说着,他的身体开始变成蓝色,金色的条纹蔓延在他皮肤上。

 

 

 

我是个丑陋的冰霜巨人。”

 

 

 

他小心翼翼地像索尔展示他的身体,似乎要让他的哥哥认定他是丑陋的。然后洛基难堪地又变回正常肤色。

 

 

 

洛基直视他,眼神中带了一分不可质疑的坚定。

 

 

 

“这才是将我从你身边拉走的罪魁祸首。

 

 

 

我已经,彻底失去和你并肩的资格了。”

 

 

 

 

 

索尔睁开眼从太空舱中醒来,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洛基,你还没死,对不对?

 

 

 

 

 

下.

 

 

 

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索尔手中还握着格鲁特用躯干造就的斧头,几十秒前他用这把阿斯加德有史以来最强的武器用力地刺进灭霸的身体,十多秒前他欣慰地想自己终于为阿斯加德人民、为自己的弟弟复仇了。

 

 

 

可在一声清脆的响指声响后,一切都灰飞烟灭了。

 

 

 

他转过头去,看见冬兵挣扎着向前走了几步想去抓住美国队长的手,最后却化成一捧被风吹散的尘土。

 

 

 

无数人诧异地低头看着自己渐渐消失的手。

 

 

 

索尔看见格鲁特消失,看见旺达消失,看见无数瓦坎达的战士消失。

 

 

 

手中的斧头不受控制地跌落在地,索尔眼前一黑,向后倒下去。

 

 

 

 

 

“嘿,哥哥?”洛基翻弄着手中的魔法六棱柱,转头看向他。

 

 

 

索尔尝试着张张嘴。

 

很好,他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

 

 

 

“我要接着上次说了。而我的哥哥,索尔你,只有这一次倾听的机会。”

 

 

 

“我是冰霜巨人。是最丑陋的...怪物。你我都接受了阿斯加德的教育,你很清楚在阿斯加德人的眼中,这种怪物是何种模样。我们厌恶他们,仇视他们,恨不得将他们赶尽杀绝。

 

 

 

我根本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我也知道无论我变成什么模样,弗丽嘉总能认出我,因为她是那样全心全意地爱我。

 

 

 

我也爱她。尽管她欺骗了我。

 

 

 

所以,我只是、我只是我不肯接受自己成为了自己最唾弃的人。

 

 

 

我一直想与你并肩同行。你做了阿斯加德的王,那我就是王储,我会辅佐你,做你最好的兄弟,做你在政治风云里的支柱。然而现在你告诉我——我究竟该如何与你并肩?”

 

 

 

索尔看向洛基痛苦的眼。

 

不,洛基。你毋需在意这些,你是我的兄弟,仅仅这一点就足够你我并肩而行。

 

 

 

“我是个自私的人。”洛基接着说道。

 

 

 

“我诈死,我欺骗你,偷偷扮成奥丁的模样在阿斯加德为自己树立好名声。

 

 

 

即使在面对海拉时我也企图欺骗你来让自己全身而退。但不得不说在外流浪的这些日子让你成熟了很多,我的哥哥。你居然已经聪明到能够看穿我的小把戏——不过也该如此,狼来了的故事你我耳熟能详。

 

 

 

只是你为什么要原谅我呢?一次又一次的,我让你失望,你不厌其烦地原谅我。像一个巨大的循环,其循环的目的是为了彰显你博大的胸怀和我愚蠢地自以为是及气量狭隘。

 

 

 

我真讨厌你。

 

 

 

所以在灭霸握住你脑袋的时候,我是真的想让你死,那股微弱的苗头在心底燃起,可在看见你痛苦万分地皱起眉头时气焰全无。

 

真可笑是不是?我一直以折磨你,给你惹麻烦让你感受疼痛为乐,却在你、你这个我最讨厌的大块头面临死亡时,心绪不安。

 

 

 

我真失败。

 

 

 

但也为此,毫不犹豫地交出了宝石。我不想你死,虽然你在此之后毫不留情地用那种语气责骂我。

 

 

 

我不想你死。对此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索尔忍着泪走向前,要把他的弟弟拥入怀。

 

 

 

洛基摇摇头,做了个“stop”的手势。

 

 

 

“在我走之前,我得让你明白——因为你的智商实在令人堪忧。我得确保在我离开后,你不会带着悔恨和对我行为的错误解读度过接下来的每一天。

 

 

 

我是阿斯加德人。这句话你认同也可不认同也罢,我是阿斯加德人,我从未因为我的真实血统而怀疑过这一点。我在这片国土上生存,在这片国土上与我爱的人度过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别乱看,说的就是你,当然不只是你。”

 

 

 

洛基凶巴巴地把索尔四处乱瞟的眼神掰正回来。

 

“要我再重申一次吗我亲爱的哥哥,你只有这一次聆听阿斯加德二皇子肺腑之言的机会!”

 

 

 

索尔尴尬的咳嗽几声,面红耳赤地看他弟弟的眼。

 

 

 

“我不会对灭霸效忠。我可以为阿斯加德的每一任我认可的国王效忠,即使是你,你这个愚蠢地大块头我也会心甘情愿地俯首称臣。”

 

洛基说着,鼻子不屑地哼了一哼。

 

 

 

“我说过的谎话够多了,没必要在将死之际再冲自己死里逃生的哥哥撒一个弥天大谎。你是唯一一个阿斯加德的后裔了,你要活下去。”

 

 

 

“我似乎从未请求过你什么事,但是哥哥,现在,我恳请你活下去。”

 

 

 

索尔仍说不出一句话。

 

 

 

他的弟弟眨眨眼。

 

“And now,give me a kiss?”

 

 

 

索尔肿胀着眼,毫不犹豫地向前吻住他,然而在两唇相撞时,怀中的人化作虚无。

 

连沙土也没有留下。

 

 

 

 

 

 

 

“请你活下去。”

 

 

 

索尔从梦中惊醒。他来不及环顾四周,一种浓烈的悲呛涌上心头,梦里洛基对自己的告白、尘封在狡诈下的真面目、道别、消失,一切都涌入脑中。他又想起洛基自杀式的刺杀,虚伪的示忠,想起他摸着自己的脸说“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索尔捂住脸,失声痛哭。

 

 

 

 

 

——END——

 

 

 

 

 

 

 

 

(并不)

 

 

 

“嘿哥哥。”洛基拍拍他的肩。“母后在喊我们了。”

 

 

 

——END——

 

 

PS:索尔只有在睡梦中才能看见洛基的坦白,梦里的他会因为洛基的话有情绪波动,但清醒时的他会遗忘,直到他看完整个坦白才记起来一切。

这也是为什么第一次梦醒索尔只是泪流满面,第二次却掩面痛哭。

 

 

可能有人看完会觉得,洛基怎么这么温柔啊巴拉巴拉太娘了吧,我觉得不然。

 

对于洛基来说,这是他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将自己袒露在挚爱之人面前的机会了。袒露的同时他也在算计他的哥哥——他将自己最见不得人,最该深埋在心的感受道给索尔,在希望得到理解的同时也将压力施加给他的哥哥。他的恳求让索尔明白他以后不仅仅再是为自己而活着了,他得带着他弟弟的渴求活下去。也会因此更珍惜自己的性命吧。

 

而整个恳求除了希望他的哥哥平安之外,最重要的是希望索尔能在和灭霸的战斗中全身而退。只不过洛基没预料到的是索尔毋需珍惜性命就从和灭霸的打斗中活下来。当然他当时已经死了,这是逻辑之内的。

 

洛基太了解索尔了。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尽管已经成熟起来,但为了宇宙为了他人,他也会毫不犹豫甚至心甘情愿地放弃自己的生命。所以他用自己的恳求逼迫他。由于阿斯加德只剩下索尔一个人,所以即使灭霸成功了,他的哥哥也会幸存下来。

 

就如他说的,他是自私的。

所以他只在乎索尔。

 

 

我个人是更偏向第一个结局的。第二个结局是为了安抚各位而写的,其伏笔也在弗丽嘉讲神话那儿埋下。是惩戒也是救赎。洛基在坦白内心时会有痛苦,但也会因为哥哥的理解而获得救赎。

 

穿越回去,重新开始。是起点也是终点,是惩罚也是救赎。

 

 

对我个人而言啊就是终于写完了。

在前天看完电影后就琢磨着要写洛基的道别,脑里也陆陆续续组建了思路,今天下午终于完工松了口气。

 

我个人还是挺满意的,想表达的大概都表达清楚了。

 

 

我想,洛基呼吸寸断的那一秒,或许会有痛苦,有不甘,有恐惧,但他最后一定是带着作为一个阿斯加德战士的骄傲和荣光来坦然接受自己的命运

 

 

就此,感谢阅读。

 

 


评论(3)
热度(122)

2018-05-14

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