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双暗】深山生兰

CP:兰花先生x暗香师弟


1-4 5-6 7-8 9-11 12-13 14-15


十六.

 

“是不是三年前我将一切道于你,你就不会站在这个地方,拿着剑指着我?”

 

梦里有个人这样说。

 

兰花先生看着伫立在风中、这个已然褪去年少稚气的徒弟,问道。他的面上多了几道疤痕,那比其他皮肤的颜色深了几分,额头有一道,脸蛋上也斜斜了划了几道。

 

“我不知道。”

他的徒弟这么回答,声音低沉沙哑。

“或许在你将我抱上岸的那一刻,一切就都注定好了。”

 

梦里的自己似乎是隐约地笑了,然后他看见那柄剑刺入胸膛,他看见池风抱着他哭。

 

兰花先生几乎是挣扎着从睡梦中醒来。他很少有这么狼狈了,背后湿漉漉的早被汗水浸湿。

但他很快就调整回了状态,总归只是个噩梦而已。天还没放晴,三天前升起来云雾仍遮掩着太阳。深山里生长的兰花便愈发幽暗了。

 

池风。

 

兰花先生低低地重复他的名字。

 

 

兰花先生没有向池风坦白一切。他想池风大抵是明白的,暗香在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但暗香有自己的判断的标准,只杀该杀之人,只杀天下恶人。

池风在暗香生活了这么多年,众师兄师姐究竟是何种模样他心中也自有分寸。

所以如果他去找他坦白这些,反倒像个搞不清状况的傻子吧?

 

兰花先生想着这些,在房中来回踱步。到最后他也不清楚这些究竟是事实还是他催眠自己拒绝和徒弟交流的理由了。

 

不想跟自己的徒弟交流。暗香掌门最后这么下定结论。他承认,这些隐瞒是他的过失,没能留意到池风的成长环境也是他的责任。可...

他就是对和池风面对面谈一谈这件事上有反感,心里叫嚣着他要远离这个被自己辜负的徒弟。

 

“掌门。”适时地响起了敲门声。

 

“说。”

 

“刚从金陵回来的师兄说金陵出现了专门针对暗香的组织。”

 

“怎么个针对法?”

 

“对外散播谣言...”

 

“不用理他们。”

 

“甚至他们有自己的杀手来破坏任务。”

 

屋内沉默了一会儿。

“还顺利么。”

 

弟子意识到掌门在询问那位被破坏任务的师兄的状况,于是道“尽管刺杀计划出了差错,但目标人物仍被消灭了。”

 

“我是说,他受伤了吗?”

 

“胳膊被划了一道,所幸伤口不深,已经包扎完了。”

 

“我知道了。”兰花先生说。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在弟子欲走时叫住他。

“我会去金陵一趟。”

 

“收到。我会通知下去的。”

 

暗香掌门在黑漆漆的屋子里叹了口气。

 

 

池风是在第二天早上,众人为兰花先生送行时才知道师父又要远行的事。

他外套都没来得及披上,匆匆跳下床撒着脚丫子往归去兮跑。

 

他的师父又一次想丢下他。

 

为什么全门派上下都知道他要远行的事?

唯独他一人被蒙在鼓里,甚至还做着和师父一起切磋的好梦?

为什么?师父?

 

如果我从被捡来那一天就注定是要被你抛弃的,为什么又要在拜师仪式上收下我啊,师父。

 

 

他看到众人簇拥着他上船。为了掩盖这次出行,他甚至在凌晨便备好船了,想接着微茫的夜色消失在归去兮,好让他的徒弟再一次失去他。

 

“师父!”

 

兰花先生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

 

“我!我跟你一起去!”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他望着师父僵住的背影,毅然决然地跳了过去。他没有自信认为他能跳过去,他的轻功一直是他的短板。池风很清楚这一点,他更清楚的是他的师父清楚这一点比他更甚,所以他会接住他。

 

果然不出他所料。

 

池风被兰花先生的大手接住,稳稳地降落在船上。

 

“他和我一起去。”

 

池风听到兰花先生背对着他,对岸边的众人说道。他不动声色地朝自个儿师父哪儿挪了挪步子,心底盛满了难以抑制的窃喜。

他的师父承认他了。

 

出了归去兮后兰花先生把他拉进船舱内。

“披上外套。这几天暗香天气渐凉,不知外面是否亦是如此。多备些衣物有备无患,总不能感冒了去。”

说完他又倒了杯热茶塞进池风手里。

 

要不是碍着面子,池风准找个地儿哭个稀里哗啦一番。

 

“咳。”出于礼貌池风也倒了杯茶递给他的师傅。“师父...”他看着兰花先生捧着茶,心情似是不错的样子,小声问道:“你是不是为了躲着我才去金陵啊?”

 

兰花先生嘴里的茶险些吐出来。因为只有池风和少数几个信得过的暗香弟子知道他的真容,此时又是在出暗香的船上,他也就没有戴面具。于是他想他现在的表情一定有趣极了。

 

“其实没必要的。你也知道师兄师姐们能闹腾,他们在河边一哭,我就惊醒了。”

“我知道暗香是个好门派...但杀人对我而言着实是太遥远了。我从来没想过我现在练武是为了杀人,所以单单想到这一点我便委实不敢接受了。”

“可仔细一想,如果杀人是为了正义,也不是不可以的吧?虽然我还没见识过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但我知道总有人会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而去伤害他人,这就是罪了吧?”

 

“罪恶是不会因为你的动机正义与否而消失的。”

 

池风诧异地抬头看向他的师父。

他的眼里又出现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明明他们近在咫尺,他却觉得他们离得好远、好远,像是隔了万丈深渊。



==

还是更新了。我什么时候能写完啊。到了金陵池风就要喊兰花先生真名了。

评论(14)
热度(41)

2018-05-06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