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双暗】深山生兰

CP:兰花先生x暗香师弟

1-4 5-6 7-8 9-11


十二.

 

他的学艺生涯算是在兰花先生归来的那天才真正开始。

 

因为跟兰花先生制定的魔鬼训练比起来,他之前在师姐手下受的那些苦都成了不痛不痒的小打小闹。

 

而兰花先生让他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严师出高徒”。

 

拜托,你有见过天还没亮就掀被子让自己徒弟起床晨练的师父吗?

再者,你有见过半夜三更跟徒弟耗着背诗经的师父吗?

 

小师弟叹口气,诗经那事儿倒怪不得师父,是他白天偷懒去后山抓野山鸡想给师父炖着吃,没料到那山鸡鸡翅一挥能有半米长,扑腾起来就凌空而过,愣是从他眼皮子底下飞走了。

 

鸡没逮到,他胳膊也挂了彩。傍晚回来师父检查背诵一下就掉了马——什么?还有背诵?

 

他一边不情愿地含含糊糊地念“关关雎鸠”一边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师父的脸色,总感觉他面具下的脸愈发冷峻了。

 

“师父,我觉得我会背了。”

“背来听听。”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呃。”

“后面呢?”

“...我忘了。”

 

空气瞬间宁静,小师弟像只鸵鸟一样把脑袋深深低下,不敢抬头看自家师父脸色(然而事实上他也看不到)。

 

“背到你会为止。”

兰花先生冷冰冰地丢下这么一句话,拂袖而去。

 

等到兰花先生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门外,他才敢抬起头看看没关上的门。已经是深夜了,微凉的风刮进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哆哆嗦嗦地小跑过去关上门,而后一屁股坐在板凳上,瞅着烛台里跳跃的火苗,欲哭无泪地重新端起厚重的书。

 

他最后还是背下来了。

兰花先生说要在今天背完,他可劲儿读啊读,终于在夜半三更前背得差不多,揣着书披了外套去敲兰花先生的门。

只是轻叩了一下,兰花先生便开了门。小师弟站在门口,垫着脚朝屋内看,只瞧书桌上的烛苗跳得正欢,于是想来兰花先生怕是还未入寝,心中一点点扰人清梦的愧疚也便烟消云散了。

 

或许是兰花先生的屋内较暖和些,他背得出奇地流畅。兰花先生听后点点头,摆摆手示意他过关了可以回去睡觉了。

 

“师父,我能在你这睡吗?”

话一出口,无论是自己还是兰花先生都是一愣。

小师弟看看他顿住的动作,全身上下都叫嚣着完了完了这下师父肯定要认为他不守礼节了云云。

 

“为什么?”他的师父问。

 

“师父的房间比较暖和。”小师弟胡乱想着,随口编了个理由搪塞他。

 

他的师父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

“也是。你那屋正朝风口,冬天想必冷了些。去收拾一下吧。”

 

他兴奋地几乎是连蹦带跳地跑出门。

 

 

小师弟现在想来,只觉得当时自己吃了熊心豹子胆。再就是师父对他的纵容越发没有底线了——因为师父毫无避讳地,让他看到了面具下的真容。

 

他说不清那是怎样的一张面孔,他也从未想象过师父面具下的脸——师姐说,每个人都有自己想隐藏的东西,迫不得已或者仅仅是想保护自己。他不知道兰花先生为什么要遮住自己好看的脸,因为无论怎么看兰花先生既没有被迫,也不需要保护。

 

小师弟大着胆子又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兰花先生,只觉得他的脸越看越好看,如果可以打分的话,宁宁是九分,兰花先生是十分!满分!

他眨巴眨巴眼,深呼吸几口躺在了地铺上。

 

 

十三.

 

小师弟跟着兰花先生学了三年,期间不但流汗还流血(他永远都忘不了那只野山鸡在他胳膊上留下的爪印)然而最令人痛苦的是他必须要学得比其他人都要好,都要多。

因为他是兰花先生的徒弟,他不能给师傅丢脸。

 

前一年是最痛最苦的,他得在一天里学完两天甚至三天的内容。他之前在师姐手下偷懒太多了,得一点一点补回来。

至于学了却没有长进这件事,他曾向兰花先生讨教过。那时师父认认真真地盯着他的眼说,你是在还债。他悄悄记在心里,每当遇到瓶颈就拉出来认认真真地学着兰花先生的模样告诉自己:“你是在还债。”

 

三年过后,略有小成。

 

 

“可以安排给他任务了。”

 

小师弟端着洗澡水往兰花先生屋内走时听到这句话。神使鬼差地,他停了步子,默不作声地站在窗外。

 

“可是...”

 

“他已经不是孩子了。”

 

“掌门!你知道我另有所指...那孩子太干净了,他从来都不是暗香的人...你不能因为他长在暗香就强加给他这些!”

 

“暗香不养废人!”

 

“可暗香也从不强迫弟子杀人!”

 

窗外一声巨响,让二人的争吵夏然而止。

关展眉起身,一声诧异的“师弟”还未脱口,暗香掌门便夺门而出,追过去了。

 

小师弟几乎是拼命般在跑。

他从来不关注暗香的经营方式,又或者他是仅仅不想承认——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手染杀戮,师姐师哥,宁宁...包括最疼爱教导他的师父。

而兰花先生,仅仅为了将他培养成一台良好的杀人机器才一再纵容他疼爱他的吗?

 

他看见他的师哥伸着懒腰跟师姐们聊天。

“你不知道啊我前几天出任务,血溅三米高啊!吓得我一激灵,天色又暗,等人不扑腾了低下身一看才发现是角度错了,刺人大动脉上了。”

“那我可得和展眉师姐说说了,我看你啊,欠操练。”

“别啊!别啊师妹——”

 

小师弟听得心惊胆战。他看着师姐脸上的笑,只觉得一个恶魔露出了自己的爪牙。他再看看师哥伸懒腰的样子,只觉得他是要从背后拔出那柄匕首刺向自己的大动脉。

暗香的一切都成了陌生的。

他低头看看,脚下棕黑色的土地也成了暗红,路上的积水,在他的脚下噗嗤噗嗤地溅开,活似一朵朵匕首刺进人体迸出的血花。

 

他开始眩晕起来,没有留神脚下的石头,狠狠被绊了一下向前倾去,眼见就要摔进泥坑里——

小师弟砸进了一个厚实的胸膛。

 

“跟我回去。”

兰花先生抱着他说。



==

兰花先生的脸默认南无生的脸。因为现在官方也没放出来南无生就是兰花先生的消息,不敢这么写。

文力负值。

慢慢更,不会弃坑。


连载啊,就是越写热度越低。

评论(6)
热度(69)

2018-04-05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