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双暗】深山生兰

CP:兰花先生x暗香师弟

前文:1-4 5-6


七.

 

他看见一圈人站在他面前,有照顾他的师姐,有公认的门派里最好看的关展眉姐姐,还有医阁的师傅——他记得可清楚了,每次他溜去医阁玩,都能看见姐姐皱着眉,黑着脸同负伤的同门道:“说了多少遍,我只救半死不活的人。”语毕又不忍心真的赶他走,便再道一句:“去门外找医阁弟子看看罢。”

 

......

 

“小师弟!兰花先生回来啦!”

 

回忆戛然而止。

 

师弟抬了头,看见师姐喊完就笑嘻嘻地往门外跑。

 

他摇摇头,暗道师姐多大了还孩子心性。随即起了身,放下手中未织完的围巾,关了门跟了她去迎接师傅。

 

小师弟如今年方十四,拜入兰花先生门下已有八载。他自诩少年老成,总一副大人模样待人待事,却被师兄师姐们调侃为“装大人”。

 

我哪里有装大人啊。比比师姐,再比比那帮出完任务游手好闲聚在一起绞尽脑汁泡师姐的师兄弟们,他成熟了不知多少倍呢。

 

他这么想着,脚下的土地变得潮湿柔软起来。他抬头,只见自己到了河边,周围是一群恭恭敬敬迎接掌门的师兄弟。而瞧不着边际的河道上,兰花先生立在舟头,踏水御风而来。

 

“恭迎掌门!”

 

身边的同门们齐刷刷跪下,小师弟愣了一秒,也接连跪下。

 

兰花先生摆了摆手,就从弟子留出的空道上穿过。

 

小师弟专注地看着他的背影,几个师兄师姐便急忙靠过来要他好好打听打听兰花先生这次出行的见闻。他忙不迭口上应允着,面上不改颜色,心底却乐开了花——他还是我师傅,但他只是你们的掌门。

 

小小的虚荣心在他体内膨胀。

 

 

八.

 

“这几个月可有什么进展?”

 

小师弟盯着兰花先生放行李的手,又一次陷入沉思。

 

 

这样已有八年之久了啊。他暗叹。

拜入师门的那天是模糊又清晰的,清晰得他脑海中只有师傅暗银色的面具和向他伸出的手,清晰得他耳中只有响亮的一句“你果真要拜我为师?”,却模糊得他遗忘了细节,忘却了除了师傅的一切。

 

而在拜入师门后,他原以为会天翻地覆的生活却没有什么变化,他仍是跟着师姐习武,跟着医阁学些实用的包扎技巧和突发情况处理方法,跟着宁宁蔓薇一起学香。这些记忆太平淡了,以至于他的情感也没有什么波澜。

兰花先生是个大忙人,除了定时的每隔小半年的学业检查,便基本没什么待在暗香的时间了。

他回来,派中一片欢喜,他再离去,派中再重回寂静与安详。辗辗转转,他甚至习惯了这种突然的欢庆和转折。

 

在最初的几个月内,他不理解,也不相信自己刚刚拜入的师父居然就那么弃他而去。

拜托,那可是师父啊,他心心念念的师父。

 

瞧瞧关先生如何对待她的小徒弟:每个清晨和关先生一起的双人格斗训练,每个中午和关先生一同进餐,每个晚上由关先生负责教授的理论基础学习。

再瞧瞧他自个儿:

“师父——”

“别找师父了,兰花先生今早刚出门。”

...

“我师父呢?”

“兰花先生才走了小半个月呢。”

 

好吧,他不气。因为他听闻从兰花先生一手成立了暗香后,除了他再未收过其他弟子。

 

小师弟暗自作喜,并把这作为对外为之炫耀的资本。

 

我是兰花先生的第一任徒弟!

 

 

他在兰花先生疑惑地眼神中惊醒。

 

“回、回师父,就还是老模样,我想应该没什么进展...吧?”

 

气氛在可想而知下降温。

 

兰花先生没作什么表示,他走到门外,向他招招手。

“出来,我们过几招。”

 

小师弟战战兢兢地走出去,途中碰歪了书桌上的茶杯,所幸被他眼疾手快地给扶了回去,他偷偷瞄向门外的师父,谁知道兰花先生有没有看出他的异常。

 

他走出门,站直摆好了姿势。

 

兰花先生没有动,他站得同一棵松般坚挺,却透出一股自然平淡的味道,那双藏在面罩后的双眼在月色里静静地注视他。

 

小师弟看他半晌,突然想起来他的师父平时也是这么站着,挺拔地耸立。他压根没把这场比武当回事儿。

一股无名之火自他腹中升起。

你可以远离我,可以不看我不关注我,可为什么在仅仅几日的短暂的重逢里也不认真对待我?

为什么?师父?

 

他越想越气,一时只觉自己拜了个假师父,把兰花先生百忙中抽空回来只为看他的事儿一股脑都抛到了九天云外。怒火中烧,小腿一登地,他挑起掌以一个最凶狠的姿势朝他对面的人冲去。



==

失踪人口回归。

我本来想写个小短篇,结果脑袋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收不住了,就没具体写小师弟的拜师生涯。凑合看。

寒假得写完啊越想越慌。作业还有一大堆,另外两个坑还等着填,还想再开一个中短...。

我死了。

评论(19)
热度(92)

2018-02-21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