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双暗】深山生兰

CP:兰花先生x暗香师弟

前文:1-4


五.

 

小师弟要拜师了。

他对此没什么感想,拜师——那就拜呗。不过他想拜宁宁姐为师,或者蔓薇姐姐,她们长得那么可爱,对他又那么好,会把师哥师姐们从后山摘来的野果偷偷给他送去,还养了只白白胖胖的小兔子。

 

或者拜照顾他的师姐为师,也不错。

师姐偶尔会在他不用功读书时发脾气,也会凶巴巴地用小树枝抽他的手,还在睡前故事里告诉他暗香出现的灵异故事,并且他还因此付出了好几个清梦的代价。

但这都无关紧要,他知道他的师姐关心他。

 

——不然早就在他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丢掉他这个烫手山芋啦。

 

好像除了他,暗香的所有人都格外重视这次拜师仪式。

小师弟能感受到周围人的异常,他们看着自己时眼里溢出的期待,会有和他并不是很熟的师兄师姐跑过去拍他肩头,给他竖大拇指,反反复复叮嘱他加油某某。

 

我又不是去考试,什么嘛。

小师弟撇着嘴,不想回忆他在师姐手下一次次惨淡的测验成绩。

 

仪式举行的前一天晚上,师姐把他叫进屋里,给他换上他有史以来见过最好看的衣服,一套不那么具有暗香特色的衣服。青白色,在昏黄的烛光下很衬他的眼。

 

“师姐?”

 

“你入师以后就不能穿这么显眼的衣服啦。”师姐笑着摸摸他脑袋,“明天去挑师傅,好好表现,有奖励噢。”

 

小师弟点点头。

“我会加油的。”

虽然他还不知道要干些什么。

 

小师弟那晚没睡好,他被师姐陆陆续续的哭声吵醒了。但他也只是揉了揉肿胀的眼,挺尸状躺在床上。

他不会安慰女孩儿。上次宁宁师姐因为被发现溜出去找小和尚玩而被挨训,揉着眼睛哭了一整天。他想说些什么去安慰她,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我早就跟你说不要去找他玩了”。于是宁宁师姐哭得更凶了,还暴揍了他一顿。

 

他捂着脑袋憋屈地拿着枯树枝在地上写“又不是我的错”,还写错了“错”字,被师姐发现又挨了一通训。

我说的明明是实话,师姐们就会欺负我老实。

 

他把脑袋塞进被子里,耳不听眼不见心不烦。女孩儿伤心的时候就让她们哭去吧,他可不想再挨揍了。

 

 

六.

 

小师弟登上大殿的时候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盯着他。

 

看、看我干什么呀,他们怎么都来了...

 

小师弟支支吾吾地小声念叨。

 

整个过程他都迷迷糊糊的,先是他被人推上台阶,台阶上有个长桌子,桌上摆了一个香囊和一柄匕首。

这是要我选吗?

他抬头,跌进兰花先生深邃的眼神里。

 

“告诉我你的选择。”

兰花先生如是道。

 

小师弟被他看得晕晕乎乎的,他想兰花先生的面具下一定藏了张美人的面孔,不然怎教他慌得连胸膛底下那玩意儿也砰砰砰砰跳得热烈起来。

 

“你、你当年选了什么呀?”

他盯着兰花先生问道。

 

兰花先生眸色暗了暗。

“我当年没得选。”

 

小师弟对着手指头想了一会儿。

“你也在大殿上,我能选你吗?”

 

兰花先生轻笑几声,大掌抚过小师弟毛茸茸的发顶。

“我是非选品。”

 

“好吧。”小师弟吐吐舌头,然后拿起香囊,又将匕首揽入怀中。

“我猜你肯定两个都选了!我要像你一样,两个都选!”

小师弟睁着亮晶晶的双眼看向兰花先生。

 

不知道是他的错觉还是什么,大殿上热热闹闹的气氛忽然冷了几分,他的师兄师姐们朝他挤眉弄眼不知道在打什么暗号。

没有人说话,甚至没有谁敢轻易动一下。

所有人都在等掌门最后的判定。

 

许久,兰花先生似是叹了口气,接着他点头道:

“好。”

“选择你的师傅吧。”

 

小师弟瞪大了眼。

怎么、怎么还选师傅?!


==

随缘更新。感觉没什么人在看,不过我开心就好啦。


每次码这篇文都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愧疚感,...我的粉多半是来自欧美圈王者圈的,那两篇还没更跑过来码这个,感觉自己会让人失望呢。

我会努力写啦。

评论(13)
热度(171)

2018-02-12

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