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洛汤基】A Child of Three Years Old(三岁小孩)

Chapter12.

 

 

他们沿着长长的鹅卵石小道一直跑啊跑啊,从远处的山坡上看过去像两个嬉戏打闹你追我赶的少年,青春无限好等等——然而并没有。洛基不知道在生哪门子闷气,一股脑闷头往前走,汤姆也不敢多言,邪神的逆鳞长得比较奇怪...他一边企图放轻脚步一边又怕把人跟丢。所以把什么少年啊青春啊夕阳啊什么的都放下吧,这就是一副洛基大步大步地走,汤姆在后面大步大步地赶的无趣画面。

 

他们跑至一颗树下时,汤姆受不了了,他停下脚步大口大口喘着气,

“对不起。”

他看看洛基顿下的脚步,慌忙又道:“那天把你丢在那儿是我不对,对不起。”

 

如果他有哪里做得不对,大概就是那天把他丢下那件事儿吧,他也早想跟他道个歉了。

 

洛基转过头抱着胳膊看他,眉目高挑着,一副不羁模样。阳光透过树梢在他黑色大衣上留下星星点点的光亮,苍白的脸也被润色不少,至少没有汤姆初见他时那样病态,他看上去就是年轻叛逆大男孩儿。

“你再重复一遍?”

 

汤姆不明所以地摸摸脑袋,不好意思但仍一脸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我不喜欢那个‘丢’字。”

洛基高高昂着脑袋,满脸嫌弃。

 

“我很抱歉把我尊贵的谎言之神‘留’在人间烟火处,对不起——”汤姆忍着笑意,强作镇定地说着。

小祖宗嗳...

 

最最最尊贵的谎言之神佯作嫌弃地点点头,背过身去大摇大摆地往前走。太阳刚好西下,红霞在他脸上转瞬即逝——谁知道是霞光还是什么呢?

 

汤姆笑着摇摇头,跑着跟了上去。

 

 

>>>

 

 

“Peter,我们这么跟着他是不是不太好...”树上露出来个脑袋,穿着红蓝色制服的男孩跳下来,他拽下头套,露出来湿漉漉的棕色卷发。

 

“That’s all right,peter.”另一个男孩儿也敏捷地从树上跳下来。他穿着和第一个男孩儿差不多的蓝红色制服,个头比他稍高些。

“我们只是路过...然后不小心被带上彩虹桥,我们会跟着汤姆回去,斯塔克先生、梅姨和PETER不会担心太久的。”

 

他们两个并排站着,阿斯加德的落日美得不真实,太阳落下的地方能看到蓝绿色的星星们坠在九界之上,这才是真正的昼夜交替啊,黑白杂糅在一起而没有丝毫违和...

不合时宜的几声怪响打破了静谧。

 

“...Peter?”

“...是的,peter,我饿了...”

 

 

>>>

 

 

“洛基,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儿?我总觉得有人跟着我们。”

汤姆说着回头扫了几眼,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错觉?

 

洛基头也不回,“你大概是岁数大了老眼昏花。”

 

汤姆克制住回敬他“一千多岁老妖怪的冲动”,气呼呼地走在回主殿的路上。

 

路旁的几棵树的枝叶沙沙地响,没有风。

 

 

>>>

 

 

这是洛基盘里的排骨第三次神秘失踪,他不耐地放下筷子,抓住坐在他身旁插着肉往嘴里送的汤姆的手。

 

“怎么...”

 

“你插了我盘里的肉?”

 

“没有。”汤姆很坚决地否定。

 

很好。洛基咬牙切齿,他相信冒牌货还没胆大包天到抢他的肉吃,再者他相信他是个守礼的英国绅士。所以他朝周围一群不明所以的人发出眼神威胁——你最好别让我逮到你!他倒是要看看哪个小毛头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偷他的肉吃——那可是弗丽嘉专门做来给他的,他金发肌肉疙瘩的便宜哥哥都享受不到的荣殊。

他是个魔法师,所以准备被火烧屁股吧不知死活的盗贼。

 

我会让你瞧瞧什么叫吃不了兜着走和老虎屁股摸不得。

洛基恶狠狠地切着肉,同时回给感受到杀气朝这边看过来的傻哥哥一个同样恶狠狠的眼神。

 

 

>>>

 

 

[Peter——]peter贴着墙,用口型示意双目发光正盯着肉的Peter.

[我觉得不行——]

 

[那块肉真好吃——]Peter张大嘴巴回应他。

 

[洛基察觉到了——]

 

[可他找不到我们——]

 

[拜托,我们可以换块肉吃——]

 

[别的没有这块好吃——]Peter摇摇头。

 

[拜托——]

 

[好吧...]Peter干巴巴地张张嘴。

 

Peter松了口气。

 

 

>>>

 

 

阿斯加德的宴会和地球的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大概就是古代帝国招待贵宾的升级版——更大、更气派、更奢侈、更豪华。

洛基被解除了魔法禁咒,因为找到了以太将功抵罪某某某之类。其实在汤姆看来,洛基根本没受到什么惩罚,顶多算是享受了几日凡人生活。

 

汤姆感慨着吃下最后一口嫩肉。

 

宴会在呈上甜点后就基本算结束了,接下来是一些很无聊的扩充人脉关系的社交场合。高官达贵们带着半虚伪半真诚的笑推销着自己的女儿儿子,虚伪是真的,真诚也是真的——联姻背后的交错纵杂的政治利益让他们喜笑颜开。

 

这和地球上也差不多。汤姆端起酒杯小啜一口,目光注视着在达官贵人间游离的洛基。权利阴谋,哈。洛基简直如鱼得水。瞧瞧他伪善得意的笑容,他肯定暗地里得了不少不知道谁的好处。

汤姆不得不承认,洛基在政治权益上的某些敏感让他比索尔更适合担任王的位置。

 

他这么想着,忽然注意到面前一只没有动过的烤猪腿正缓缓往上升。汤姆诧异地抬头看过去,只见安德鲁·加菲尔德轻手轻脚地做了个“嘘”的手势,他一边用蛛丝拉着猪腿,一边惨兮兮笑着,张嘴冲他比了个“Surprise”的口型。

 

见鬼的那根本不是安德鲁,他怎么忘了超凡蜘蛛侠里的蜘蛛侠①也被空间扭曲到这儿了!

 

“Surprise?嗯哼?”

洛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看看汤姆,然后抬头朝蜘蛛侠恶劣地笑笑,“我怎么想的来着,我一定让你火烧屁股。”

随着一声火焰爆裂的声音,蜘蛛侠捂着着火的屁股在贵妇的尖叫声中掉下去,他身后的另一只蜘蛛侠捂住了张成“O”型的嘴巴。

 

老天。这都什么事儿啊。

汤姆和上面的汤姆·赫兰德(蜘蛛侠)面面相觑,然后像他一样捂住了自己张成“O”型的嘴巴。



注释①:我这里想再开一篇文,大概是经典蜘蛛侠和超凡和汤姆一样被扭曲到这个空间。

然后加个设定汤姆在没遇到洛基之前就见过算是老乡的蜘蛛二人了。



==

久违的更新!

期末了真忙啊...所以大概作死的两个蜘蛛弟弟跟着洛基一起通过彩虹桥溜到阿斯加德了!然后...谁管他们俩是怎么跟着邪神还不被发现的x

如果我再开文的话大概就写托比老妈子和两个活蹦乱跳弟弟的纽约生活,作为本文的大型番外x谁知道是兄弟向还是基情向...


噢还有这章蜜汁少女啊感觉...也没修。丑死了。Sad.

评论(8)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