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洛汤基】A Child of Three Years Old(三岁小孩)

Chapter11.

 

我们忐忑的生命路途中总会乱七八糟地出现一些更乱七八糟的破事儿,它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本就是一团乱麻的局面更加糟糕,让你苦心维持的局面分分钟破裂成一坨狗屎。

总是这样,All the time.

 

汤姆挣扎着从睡梦中惊醒,他抹了把额头湿漉漉的冷汗,感觉自己的嘴巴像被塞进了碱石灰一样又麻又涩。我简直像只溺水的鱼,他苦巴巴地这么想着。

不,我是只在海洋溺水的淡水鱼。他纠正了措辞,因为他意识到他周围是些身着异族服饰的人,看起来像侍女什么的...金色服饰的侍女?汤姆模模糊糊的意志顿时清醒了——他在阿斯加德。

我倒下以后一定又发生了一大堆不太妙的破事儿。

 

他站起来询问侍女洛基在哪儿,得到了并不清晰的答案后他决定出去逛逛这所仙宫。冒险,是男人的天性。

 

 

>>>

 

仙宫比他想象地大太多。好似他踏出宫殿大门的那一刻起,一个崭新的广袤世界缓缓展开在他眼前。

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有几位托着金瓶缓缓而行的侍女,小道两旁尽是些绿色,高大的不知名的树伫立在草坪上。他身后是富丽堂皇的宫殿,高高耸立在台阶之上,金色的顶端接着蓝天。

电影里特效合成后的景象也不及这里三分。

 

他就顺着这条小路漫步目的地走着,他仍穿着地球的日常服饰,可没有人管他。他遇到的所有人都精神焕发地忙着自己的事儿,他们两三成群地行动,偶尔面带笑容的谈着市井新闻。他就像个旁观者,观察着别人的热闹。

 

他真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不想念他本来的地球,不想念家人不想念同事,不想念他现在生活里急需做出决定的送命题。

他不想逆转未来也不想拯救世界,他只是一届凡人,他不属于这里,他没有为这儿负责的义务,但他只要一想到和他亲密朋友们长得一模一样的超级英雄会惨死在未来,他忍不住地惋惜、心痛,还有自责。因为他知道他们会死,好多生存在地球上的生灵会死。

但他并没有为此付出努力。

 

他多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啊。

 

可他不行,胡思乱想该结束了。

他穿过一座栽种玫瑰花的院子,在高大乔木的阴影下抬起头,视线里更辉煌壮丽的建筑敞开大门,等待他。

 

这条路,等他回来,再走一遍吧。

 

 

>>>

 

 

“洛基,你朋友来了。”弗丽嘉笑着,示意门前闯进来的汤姆。

 

“你怎么来了?”

 

“我醒了,就跑过来找在这儿我唯一的熟人了。”

 

洛基不约地皱眉,他在生气侍女居然就这样简简单单把他的行踪透露出去。但他又稍稍因为在汤姆在心底对自己的重视而喜悦。

 

“美丽的女士,能告诉我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吗?”

 

“叫我弗丽嘉就好。”弗丽嘉缓缓开口。“可怜的孩子,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才对,基于洛基告诉我的情况——你对以太很熟悉,甚至知道当年的众神之父隐藏以太的位置。”

 

看样子洛基是把我容貌的问题一并交代了,这样也好,免得他再说一遍。

“我向您应该知道我的来历了。事实是在我们那个世界,对这个时空未来的设定是以太将附着在简的身上,一系列的灾祸接踵而至。我试图挽救,但似乎只成功了一半,以太是附着在我身上了吗?”

 

“是的。”弗丽嘉点头,她蓝色的眼格外沉重。“但我无法感知到它。用中庭的话来形容就是——你的身体像个信号屏蔽器。它阻断了以太对外界散发的一切信号,也中断了以太对它原来主人玛勒基斯的召唤。若不是洛基一遍遍向我强调他所看到的景象,我难以相信这具完好无损的躯体里会容纳着以太这样邪恶的东西。”

 

一旁的洛基砰一下脸红成苹果。

 

“玛勒基斯感知不到以太了吗?那么接下来的灾祸真的可以避免了?”那么弗丽嘉就不会死。

 

“我不知道。他无法感知到以太的确切方位但也至少能感受到以太的消失,我不敢对未来做出假设,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可我的身体怎么能够屏蔽以太呢。

汤姆无声地用表情问道。

 

“这个你得问你自己。”洛基用手指戳戳他胸口,他对冒牌货没玩没了的疑问显得不耐烦。“别像个小姑娘家磨磨唧唧,跟我来。在这儿怎么说我也是东道主,在请你品尝阿斯加德特色餐前,咱们得了了没完的账。”

 

汤姆抱歉地朝弗丽嘉笑笑,大步跟在洛基身后。

 

落日照进宫殿,把二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他们看起来就像双生子,矛盾后又默契地达成和平契约。

 

弗丽嘉在他们身后温柔地笑着。在她的记忆深处,似乎在洛基脱离童年之后,很少有这么大方地显露情绪了。当她陪着索尔的时候,他会别别扭扭地表达自己的占有欲,他会偷偷摸摸地用小表情告诉她自己不喜欢妈妈陪着索尔,或者干脆藏着掖着不露一丝痕迹,等有一点机会就将自己的占有欲发挥地淋漓尽致。

在他知道自己并非阿斯加德人后这种情况更少了,他和她见面总是吵架,绞尽脑汁地告诉她他对这一切是那么失望那么绝望,同时又不想真正伤到她;他对他的父亲出言不逊,甚至当众顶撞;他用言语一遍遍伤着他哥哥的心。

她深知他爱他们,他只是还未长大,还没学会去处理嫉妒和失望这些阴暗的小情绪。他需要时间去磨练,他也需要朋友帮助他亦或是指责他,这才是一个王者该经历的。

 

她不能陪伴他更久,而那个孩子...

我以众神之母的名义祝福你。无论你对肩上重担做出怎样的抉择,接受亦或是推脱,专注与此亦或是不予理会,你都能在遥远的未来受到公正的审判。

 

YOU DESERVE IT.



==

电脑好啦!!!

然后就写得很爽。不只是用电脑打字很爽。


他们终会并肩而行。

评论(19)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