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洛汤基】A Child of Three Years Old(三岁小孩)

Chapter10. 

 

电影里并没有交代清楚两个空间“结点”的具体位置,姑且先将两个空间的连接在之处称为结点吧。

汤姆一边走一边回忆脑中的剧情。简循着一个什么机器走着…接着跌进封印以太的空间。《雷神》电影中对空间的概述实在寥寥无几,包括后面索尔与玛勒基斯的打斗也不明不白。

但总而言之,他必须确保简待在原地。

这很容易。

 

嗡嗡嗡的手机震动声不合时宜地从汤姆口袋里出现。

 

“谁在哪儿…?!”简一行人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这可真是尴尬。

 

“咳,别紧张,诸位。”

汤姆认命地走出去,他举起双手作投降状,眯起眼睛笑得像只温顺的猫咪,面上是一贯的从容和善,眉梢眼角带着的友善好像他不过是碰巧路过、手机碰巧又响了起来而已。只有他知道,他枣红色大衣下的衬衫早已被冷汗湿透了。

“能我先看看是哪位老兄的来电吗?”迎着众人的面面相觑,他不等回答,便垂头按了接听键,旁若无人地将手机放至耳边。

他有非接不可的理由,来电人是贾维斯,于是他就可以断定是关于洛基的事儿出了茬子。

 

“有个坏消息,Sir。我们并没有在指定位置找到劳菲森先生,我调取了附近的监控,确定他坐上一辆计程车,目前状态不明。”

 

“我知道了,谢谢了,Jar.”

汤姆双目盯着众人,点点头挂了电话。

 

这可真是好极了,洛基失踪了,一个重获自由的外星质子、被强制剥夺了赖以生存的魔法,被养父否认的怪物涎下的生命,现在怀揣着对室友恨意的前反派能够自由穿梭在城市间为所欲为…这可真是…

 

 

>>>

 

 

“你是洛基?!”黛茜尖叫出声。

 

“等等…?”汤姆犹豫着如何回答。

 

“洛基是谁…?”简紧接着问。

 

“洛基是你的金发肌肉块儿外星人男朋友的弟弟,索尔没跟你提起过他?”

 

“如果你是指臭名远扬的毁了半个纽约的反派?…索尔似乎跟我提过他。”

 

“对!就是他!虽然他品质是恶劣了点,混蛋样儿十足,但我真是爱惨了他的穿衣品味和邪恶气场——”

 

两个女人神色飞扬地说着,不知脑袋哪条筋跳了跳,视线齐刷刷转向他。

 

“咳。正如诸位所见,我的确是索尔的弟弟,企图毁灭纽约的前反派。”汤姆露出个微笑,弓下身子行骑士礼。

当着洛基本尊扮演洛基很困难,但他的演技还没拙劣到连他人都糊弄不过去。

 

“嘿,阿斯加德的小王子——看起来你染了个金发。地球的染发技术还令你满意吗?”

 

“满意至极。我终于可以拥有和索尔一样的发色了。你知道的,我爱死我哥哥了。”是啊是啊爱得恨不得他死...汤姆一边笑道一边在心底吐槽,洛基对他哥哥的爱真是一言难尽啊。

 

“你来这儿干什么?你又有什么阴谋?”简沉着脸问道。

 

“事实上…我是受哥哥所托前来保护诸位的。我的兄弟在仙宫感受到了异样磁波的反应,由于自己忙于政务,便委派我来。我并无恶意。”

好极了,他满嘴跑火车的能力又提升了。

 

“鉴于你有前科,我们可不能随意相信你。况且我们只是做调查。”

 

“当然、当然。我在周围随意逛逛并确保你们的安全就够了。美丽的女士需要充足的私人空间。”

洛基才不会说这种话...汤姆转过身去吐吐舌头。他剩下的任务就是看好简,这可真艰巨。

 

 

 

>>>

 

 

噢他亲爱的冒牌货先生。

角落里的男人叹了口气,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亦或是勃然大怒然后冲上前揭穿金发男人拙劣的手段并给在场人类一个“终身难忘”的Surprise.

他可真有意思——我想要一头像哥哥那样耀眼的金发?魅力的女士?受兄弟之托保护女士?——蠢爆了,他才不会干出这种事儿。况且最重要的是,他才不爱他的哥哥,一点儿都不。那种金发肌肉怪才不是他的菜。

再者,他以前怎么没注意到这家伙头发的颜色如此刺眼过?

 

但人类的表演又那样有趣。强作镇定的声调和别扭地、微微有些打颤的腿。

 

这种感觉和汤姆最开始在他面前表演时与众不同。他像是在看跳梁小丑在仅剩的几分钟表演时间内竭尽全力地保持平衡,台下的观众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他表面华丽内在腐朽的演技上,他迎着全场的注意力,小心翼翼大汗淋漓地走着钢丝,他清楚他最后免不了载下去的命运,但他仍与既定的命运作着徒劳斗争,仍相信着自己能够力挽狂澜。多可笑。

 

小丑苦心维持的平衡现状,我来打破吧。

 

洛基面上浮现出笑容,不动声色地跟在“冒牌货”身后。

 

来吧,他想。

让我看看,你到底瞒着我什么。

 

 

 

>>>

 

 

 

简还是去了那个地方,厚厚的灰尘跌在地面上,看不见的时间空间扭曲在一起。

 

“简。”汤姆出声。“你不能再向前走了。”

 

“前面的磁波反应最剧烈,”简垂头看看探测器,又抬头看看前面,“或许就是源头了。”

 

“我的感觉很不妙,索尔说的危险区域或许就是这儿。所以,拜托,等索尔来了再行动,好吗?”

 

简挑挑眉,唇角溢出一抹狡黠的笑。

“你不是洛基,你是谁?”

 

“……”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是来保护你的——在你酿成大错之前,总之请不要再向前走了。”

 

 

角落里忽然响起几声怪音齐齐吸引了二人的目光。

咔嚓,咔嚓。

 

“谁...”

 

“惊喜吗?”

 

黑发神明踏着枯枝败叶从黑暗里现身。

洛基抿嘴笑着,当他看见简脸上的恐惧时笑容明显又扩大几分。他缓缓将视线转向身形僵硬的演员,眉目间带了份怒气。

“这种低级的错误,你真不是个称职的演员。”

“演出中途落荒出逃的小丑扮演一头雄狮未遂,尽兴么?”

 

“我——”

 

汤姆想要解释什么,但随即简的一声尖叫同时吸引了二人的目光。

 

真该死。

 

简像是被什么东西拖入空气中,惊恐的双眼和徒劳挣扎的双手是汤姆看到的最后一幕。他没有丝毫犹豫和多加思考,伸出手拽住她的手臂。空气似乎扭曲了,那股无形的力借着简的手臂传递到他身上,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抽象,困意也排山倒海般袭来。

汤姆脑子还来不及闪过呼之欲出的念头,便沉沉闭上眼。在光明停留的前一秒,他模糊地看见洛基盛怒的神色崩塌,他伸出手想要抓住自己。再然后,他的神志坠入一片虚空。

 

汤姆再次醒来时他看到洛基坐在自己身旁。

“...我昏了多久?”他支着胳膊坐起来,眼睛很快适应了昏暗的光线,他草草扫了扫四周,和电影中的环境相差不大。

“简呢?”

 

洛基明显还生着气,他暴躁地指了指一旁对着石柱研究的女孩儿。

 

“你知道那是什么,对吧?”汤姆小声问道。

 

洛基点头。“我也警告过她不要乱动了,否则我会亲手把她的脑袋拧下来。可你是怎么知道的?”

 

“出去再告诉你。”

汤姆暗自松了口气,虽然洛基的方式未免有些直接和暴力,但不得不说效果显著——简只是呆愣愣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打量着,并未进行接触。

他站起身想招呼简过来。

 

变故往往就在一瞬,暗红色的流质似乎感受到了某种反应,飞速从结界中冲出,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丝绸般柔滑地缠上汤姆的手腕。

汤姆疼得瘫倒在地,强烈的痛楚让他脑中一片空白,他甚至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以太跟他融合了还是...?他能感受到那股冷凝状物质在伸向他身体内部,大概真的是融合,他混混沌沌地这么想——可为什么是我?

以太强行同骨肉进行融合的过程太痛苦了,他的意识才刚恢复回一秒,疼痛又主导神经。他疼得蜷缩在一起,嘴角不住地抽搐。似乎有一双冰冷巨大的手把他的胃拧在了一起,心脏被针扎着,密密麻麻的刺痛感铺遍全身上下。

 

 

“…冒牌货!汤姆…操!”

 

接着他再一次失去意识。






==


写得越来越水…手机码字真的很难受…。


…顺带一说,我喜欢的太太被喷了,接着是被挂。她并没有错,太太写的那篇文人物性格黑暗被指责OOC但我觉得不然。


任何人任何事物都处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太太那篇文的任何性格扭曲的人物都经历过很多事,他们是在不断成长的。难道一个阳光的孩子成长为官方设定的“光明”就是合格,成长为作者设定的“黑暗”就是OOC?


我喜欢的太太删文删号退坑了,因为一些渣滓不明所以的指责和跟风随和的责备。


很久以前贴吧写过一篇肉,写错一个字被读者发现了就在评论里订正了一下。

当然那时文笔足够稚嫩(现在也没什么文笔)如今看来也很可笑。

可就是过了三个月,几个妹子在群里议论起我的那篇文来,…大概是嘲笑讽刺吧。她们找出了我另一篇不成熟的作品指指点点,我点进去群的时候她们在议论那个错字,至今记忆犹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作者是傻逼吧亲耳蜗真是笑死我了”


“真的好笑”


我明明在评论里订正了是“耳窝”。


我很生气,我说那篇文是我写的。


她们立刻开始“啊你写得还好啦”“是吗,你很厉害呢”


唔。我退群了。


也没有指责谁之类,…这几天经历的事太多了,三次也好二次也罢,大概,人各有各的喜好吧。我们可以不喜欢,但不要嘲笑不要讽刺。


至今我再也没写过肉,甚至连亲亲牵手也不敢写,总觉得会辜负我爱的角色们。


任何被创作出的文章都是有价值的,承载作者深沉的思想也好,注入了作者大量的心血也罢,又或是仅仅凭着一腔热血和满怀的喜爱敬重之意创作出的稚嫩幼稚的劣品。


尊重每一个用心做事的人,就够了。


删号的太太和看到这些话的人,祝你幸福啊。

评论(13)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