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洛汤基】A Child of Three Years Old(三岁小孩)

Chapter4.

 

汤姆打开门看到邪神躺在地板上,他双眼阖着,面色平静。大概是睡着了。他小小叹口气,轻轻退出去把门带上。

 

他真的是被吓了半死——打开门发现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躺在地上...之类的。

算是他的失误了。不大的套房里只有两件卧室,其中一间还是空的。另外那间装修简洁,满满一书柜的书更是徒增油墨气味。相比之下任谁都会选择他那间吧。

 

夜晚的纽约依旧散发着蓬勃生机。窗外流光溢彩的车水马龙来往川流不息,这所现代化的、用无数人血肉铸成的城市不知疲倦的齿轮还运转着。

 

汤姆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垂着眼看脚下的通明灯火。那些画面成了无声默片,帧帧播放着——波澜不惊,鲸鱼安静地吐息。

他有点儿想他那个世界。如今他已经习惯了和与他朋友们拥有同一张面孔的超级英雄们生活在一起,可他却清楚地知道这两者并不等同。奇异博士不记得自己参与过冰桶挑战,雷神也不记得拍摄雷神时期和自己在冰岛犯二比心。

 

既来则安,即来则安。他一遍遍叮嘱自己。然后他双手环紧了瓷杯,热气氤氲在玻璃上成一小块水雾,灯火阑珊也因此被打了模糊滤镜。

 

过了一会儿汤姆转过身来,认命般盯着客厅里的沙发——尽管阔佬家的沙发足够柔软,尺寸也比一般沙发大。可对想伸展开四肢的大老爷们儿而言还是太小了。

 

 

>>>

 

 

黎明,凌晨。

细碎的阳光从像厚涂油画里摘出的黑色云层中破开,纽约的街头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今天应该是个大晴天。

 

洛基坐在沙发的一端翻着书——不得不说某一部分的中庭文化还是值得去观阅的。然而沙发平滑的曲面忽然颤栗一下,邪神不悦地皱眉,合上书将视线移向沙发另一端的男人。

 

男人的睡颜不像他醒着那样柔和。他紧紧闭着的眼,额头细密的汗珠在宣召男人此刻正沉浸在一个不是太美好的梦里。接着他又翻了个身,眉头狠狠皱起来。

 

洛基少有的平静完完全全被这个男人搅成稀巴烂。

他将书放在茶几上,然后缓慢从容地走到沙发前——一脚将噩梦中的男人踹了下去。

他面上扯出一个幅度颇大的神经质微笑——嘿,别指望我和善对待你,我可是邪神洛基。

 

汤姆揉着眉头站起来,他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而且后背很疼,看来地板和沙发对他都不太友好。

 

“洛基?”他迟疑了一下。“呃...早安。”他看看洛基背影,然后下意识去想邪神什么时候坐在这儿的,外面灰蒙蒙的天空告诉他现在还是凌晨。

 

洛基重重闷哼一声,双手掏进黑色毛绒大衣的口袋走回房间,留给汤姆个背影。

 

被踹下床的汤姆一边搓着脸一边揉头发,发生了什么?

 

 

>>>

 

 

汤姆又躺了一会儿才起来。这是他三个月以来第一次和他人共处一室,太不真实..了。他想了一会儿自己要去干什么,继续翻阅洛基那份候选工作单?去找复仇者们唠嗑谈家常?接着去看他的那些英国文学集?他真的太无聊了,从三个月前到三个月后,而且他真的真的不喜欢白吃白住——尽管花在他身上的那些钱还不如斯塔克机甲的一个部件。

 

最后他换上一身休闲装,准备去洛基的候选工作处挨个看看。

 

 

“你去哪儿。”

 

他打开门的时候他听到洛基生硬的...询问?他的语气太平静了,又恰到好处显示出一丝丝不爽。不,汤姆可以确定他现在十分不爽,洛基的愤怒几乎都要从他脸上飞出来揍翻他了。

 

“你知道昨天那个会议的。”汤姆耸耸肩,努力做出一副没什么事的样子——他确实做到了,他是个演员。他不明白洛基在生哪门子气,但他得安抚他。“我们商议了一下你在中庭的日常生活,你不能总是泡在斯塔克大楼里等着发霉。”

 

是啊。现在我这个失败者是来你们这儿赎罪的,我应该被惩以绞刑,被鞭伐,被羞辱被奴役,而现在居然要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冒牌货为他选择惩处方式?

“你有什么资格决定我的审判?”洛基的愤怒几乎是在瞬间就爆炸出来,哈。真可笑,他居然要沦落到要自己的冒牌货裁决自己?他快步走到汤姆身前,双眼紧盯在那副和自己相同的脸上。“我要杀了你。”

那眼神毛拉拉的。像走投无路的饿狼盯着眼前肥嫩的小绵羊。

“我没有为你决定什么...只是确保你的选择正确·。”洛基显然误会他了。他尝试简短地解释,可在那眼神的注视下心脏在胸腔急剧跳动,低气压几乎压地他喘不过气来,思维也迟钝起来。但很快他反应过来。“你清楚地知道你做不到。”

 

接着他听到骨头摩擦的声音。

 

汤姆注意到洛基握紧的拳头和弓起的脊背——天,他忘记失去魔力的邪神至少还可以打他一顿。

 

“...你想和我一块儿去吗?”

 

“什么?”

洛基顿了一顿,凶恶的表情还没收起,歪着头看他。

 

“目前的情况是你要选择一份工作,”汤姆小心翼翼地说着,他试着躲避邪神那奇怪的怒点,“当然是你自主选择。没有歧视和...其他一些你脑子里糟糕的猜想。只是工作。而我打算将你预选工作的工作条件看一遍...”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露痕迹地观察洛基的面部表情——还是那样凶恶,但眼睛离里露骨的敌意褪去了。

形势好转不少。

“...所以你想和我一块儿去吗?”

这句话从汤姆嘴边转来转去,最后伴着个友善的微笑滑出来。


===

。越写越崩。但是我想起来一个太太说的。大概是

即使写不出写崩写成OOC也要写。只有你写完整篇回顾全文时才明白自己写地有多惨不忍睹而因此得到提高。

评论(1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