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The Eage of the White Rock》

《The Eage of the White Rock》

 

Part4

 

「那接下来让我们决定到哪儿去流浪...你觉得附近的小镇如何?」

 

杰兰特的眼里一定盛满了星星,一定。

 

>>>


在他被杰兰特抱起来的时候,贝思柯德开始发怔。

这一切超出他的预想太多,事情就像脱缰的野马飞奔着去往他意料之外的未知走向。

他发自内心承认自己不是个好人,杰兰特救他是预想之中。但他可没设想过继续和这位大英雄搅和在一块。或许他内心就有一只自卑的小野兽叫嚣着让他滚开,让他远离他光芒万丈的好朋友。

他应该在山野苟且偷生,或者选择杰兰特曾选择的道路,去做一位孤独而不寂寞的自由游侠——这样能让他的愧疚抵消一些,他还是在追逐正义的,他最开始聊以自慰地这么打算。

 

罪恶的源头是他变小的身子,这让他恼怒无比同时对此束手无措。失去他矫健的四肢和高大的个子——还不如给他一刀结束他这落魄的一生。

 

偏偏杰兰特还注意到他,偏偏杰兰特还向以前一样在乎他,甚至更甚。他敢打赌杰兰特这个傻瓜绝对把自己掉下山崖的一大部分责任归罪在自己身上了,他就是这样正直到愚蠢。

更糟糕的是自己的谎言,这几乎令他恼羞成怒,因为他必须照着这个谎言演下去!像一个真正的小孩子那样!

 

该死!他当时脑子怎么抽成那样?!

 

现在,他被杰兰特温暖的大手牵着在丛林里绕来绕去。贝思柯德不用看就知道自己的老友脸上一定写满看严肃和...迷茫。

他们迷路了。

 

这也是贝思柯德意料之内的。他就知道他会迷路,像往常一样留在原地等着贝思柯德把他带走。

但这次不会了,他们是确确实实的迷路了。贝思柯德小巧玲珑的身躯导致他看不到草丛之上的地方。

 

贝思柯德停下脚步啪叽一声坐下,他太累了。跟着这个大高个路痴瞎走还不如原地休息休息思考过夜的问题。天已经昏黑下来,在树林中穿梭而过的大风极其阴冷,他打个哆嗦吧把身上的袍子裹紧。

 

袍子是杰兰特做的。他把贝思柯德的裤子撕开,然后把黑色的大块布盖在贝思柯德身上以供他保暖。

 

杰兰特也停下来,找了块干净些的地方坐下来。他坐得像个乖宝宝,明明愁眉苦脸却装作一副“没事儿有我在”的样子望着贝思柯德。

 

如果我失忆了我可能真的会觉得他这个表情很令人安心。贝思柯德叹口气,接着他听到杰兰特讲话。

 

「...我们能出去,然后绕过人类天堂,去凯德拉附近的小镇。」

 

贝思柯德不动声色挑挑眉。「为什么要绕过人类天堂...?」

 

预料之内的沉默。

贝思柯德在心底嗤笑一声。他早就想到他在那群人心中是个万恶不赦的大混蛋了。他只是想听听杰兰特会如何安慰他,或者如何掖藏这个事实。

 

「我...我遇上了一些麻烦。」杰兰特挠着头说。「你知道我去山谷底下把你带回来,但我谎称是去游历。而他们现在在人类天堂,我不能再遇到他们。」他的叙述断断续续,语气慌张。

 

预料之内的答案。贝思柯德在心里打个响指,他就知道他会把事情拉扯到自己身上然后分散注意力。

 

「可你为什么谎称游历去救我...?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哪儿?」

 

贝思柯德几乎可以听到杰兰特重重的呼吸声和他思绪纠缠的声音。他很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更好奇杰兰特眼中自己的形象。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但现在先让我们升起篝火度过这个不愉快的夜晚好吗,小家伙...?」

 

贝思柯德不悦地喷了喷鼻子(事实上是他打了个喷嚏)站起身来活动活动自己麻掉的双腿。

他想过杰兰特如何回答,无非是事实或是洗白他,再或者编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来,他总是小心翼翼地保护别人。当然他也想过另外一种可能,他现在谎称失忆,又是幼年形态,或许杰兰特只是希望自己改过自新,所以才待在自己身边监视一举一动。

如果自己是成人形态呢?他会不会把自己押送回人类天堂接受审判...?或者仅仅留自己这个带着黑龙血脉残缺人类孤独死去?

 

贝思柯德不敢想了。他对杰兰特应是充满感激的,他不能纵容自己胡思乱想下去,无边的想象会让他滋生出恨意。

 

>>>

 

杰兰特找了一些干柴火堆在一起,然后打了个响指升起火来。

他们的处境不太妙。杰兰特超出常人的听觉能感受到这座森林的奇妙呼吸,那些在黑暗里踱着步子的生物,那些阴影里刻意放缓的呼吸声。

这座森林里的过客不止他们。且他们来势汹汹,并毫无善意。

 

他们在天亮之前肯定出不去了,而杰兰特得负责他们二人的安全问题。

 

贝思柯德靠着篝火睡着了,他鼻子里喷出来一个大大的气泡。

杰兰特叹口气,扒下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小家伙感冒了,怪不得说话像吞了火药一样凶巴巴,语出惊人。

 

他当然不能去人类天堂,他的谎言是一回事儿,小家伙的身世又是另一回事儿。所以杰兰特不得不选择去距黑龙山谷较远的凯德拉镇。

流言往往在传播中会改变面貌,他们对外宣称贝思柯德死于那场战争,这一说法已经被大部分人所接受。而离国王亲信们很近的人类天堂有很多对贝思柯德的负面评价——很大一部分是巴尔纳等人不小心说漏嘴而传出的。他得远离他们。贝思柯德是英雄,至少杰兰特这么认为。每一个肯付出一切去追求自己向往的正义的人都是英雄。他值得被人尊敬被人敬仰,尽管英雄也曾做过错事。但所有人都有被原谅的资格。

 

杰兰特正思考着如何让自己模棱两可地答出小贝思柯德的原因,他靠在一棵粗大树木上,不远处是盖着被子打鼻涕泡睡地正香的贝思柯德。杰兰特叹一声,若是永远这么下去就好了。他希望贝思柯德能远离那些伤害,他现在毕竟只是个失忆的孩子。

 

忽然他看到几抹淡极了的灰色阴影在前方不远处的灌木丛间闪过,还伴随着几声若有若无的不像人类能发出的嘶吼声,他不敢断言说那是野兽之类,他可以打包票他从来没听到过哪一种野兽的嘶吼这样渗人。

 

杰兰特放松动作起身,同时小心翼翼把贝思柯德往里推了推。他们现在非常危险——杰兰特以他多年的游侠经历判断。





==

要开学了。

贼心塞。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