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涯 —

【贝杰贝】The Eage of the White Rock

Part2.

 

这次的旅途不长,幸得他随贝思柯德征战多年,这条路走过多次。不然他可能是第一位迷失在荒野的游侠。

真是丢人。杰兰特跳下马看看脚前的万丈悬崖。

 

烟雾,黑暗。

 

脑袋嗡嗡作响,一股由内而外的恐惧和眩晕席卷他。黑色藤蔓一样的寒冷叫嚣着从深渊底部爬行到他面前。

杰兰特不由自主向后退几步,这是隐晦的、对黑暗力量的臣服。

 

该死。他暗自骂了几句,他为自己这种懦弱行为而羞耻。

想想贝思柯德,他在下面等着你!

 

思绪又越飘越远。

 

他不由得开始幻想贝思柯德面临这些的想法。想他的眸子是闪动着解脱还是不甘。想他的黑色长发被风吹动,想他的面容因寒冷而镀上一层薄冰。

 

杰兰特又叹息一声。他不该揣测这些的。

 

下面的路是马儿不能达到的。他拍了拍那头白色马毛,仿佛在遣散一位忠实的仆人。

他满意看它跳着走远,深呼一口气把上衣脱下,那双巨大的金色羽翼撕裂肌肤,自他后背展出。

杰兰特高高跳起,双翼挥舞着逆风而行,一头扎进深不可测的黑色深渊。

 

>>>

 

庆幸的是下面的状况比他预想的要很多。寒冷并没有夺去他的知觉,黑暗也没能完全侵蚀他的双目。意料之外的是山谷太深了,他足足飞了从凯德拉小镇到人类天堂那么长的距离(甚至更甚)。

 

终于他的双足触碰到大地,一片荒芜的紫黑色土地。杰兰特找不出什么词语可以确切地描绘这片土地的状态,只能说一贯的很有黑龙特色,尽管它已死。

 

他冻得瑟瑟缩缩,羽翼没有收起,巨大翅膀将他圈起好保留一丝丝温度。

 

在这么一个寸草不生的土地上用肉眼找寻一个大块头还是挺容易的,杰兰特高高跳起,在空中盘旋几周便一眼分辨出于四周格格不入的贝思柯德。人类天堂的大将军此刻闭着眼瘫在地面,他的面容仍然被紫色的鳞片覆盖着,胸口的黑龙宝玉不知所踪,杰兰特能隐约看见他手中闪着亮光的小物件——那玩意儿怎么看都不是好东西。

 

没时间多想,他赶往贝思柯德身边。

 

「贝思柯德...?贝思柯德?」杰兰特低低念了几声,手掌环住他的。该死的,这人毫无温度!可此起彼伏的胸膛证明贝思柯德依然呼吸着!

 

杰兰特注意到贝思柯德死死抓着不放的紫黑色晶石。那是黑龙宝玉残块...那么剩下的一大块呢?谁在他之前来到了这儿?

 

杰兰特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胸前的黄色晶体。下一秒他就把它扣起,摁在贝思柯德黑色斑纹纵横的胸膛上。

 

这次不同于救莉雅那一次。杰兰特这次可没有黑龙宝玉支撑——他快难受死了。窒息的痛苦萦绕在喉间,四肢不受控制抽搐起来,甚至他的翅膀都被迫收回到他体内。

...贝思柯德,你要再不快点,我们可要一起死在这不见光日的破地里了。

 

杰兰特最后咬牙切齿这么暗自骂了一句,接着因剧烈疼痛而坠入昏眠。

 

>>>

 

贝思柯德似乎做了一个又臭又长的梦。

黑龙宝玉最终吞噬他,黑色的巨大骨翼在他身后挥舞,锋利的爪牙撕裂一具又一具肉体。视线被黑红色占据,他看到兰伯特巴尔纳先后被他撕成碎屑,然后是一个又一个,认识的、不认识的。血沫横飞惨叫连连。

人们畏惧他,追随他,效忠他。

但这与他想要的正义截然不同。

 

他最后看到杰兰特——那个坚韧的男人,那个始终正确的男人。他伏跪在地,脊梁笔直。贝思柯德看见他的爪子插进他身体,那个巨大的血窟窿。男人金黄色的头发沾满血污,凌乱伏趴在他耳侧。

那只橘色眼睛一直注视贝思柯德。

 

不...!不!

这不是他想的!不是!

 

贝思柯德嘶吼着企图将手从杰兰特体内抽出,但这只让他相比之下瘦弱的躯体扭曲碎掉。

 

不!不是这样的!他没想伤害任何人!

 

贝思柯德尖叫一声,捂着脑袋从地上坐起。

他的意识还一片混沌,视线所及一片昏暗。

他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源源不断自他胸口穿遍全身。

 

杰兰特!

 

贝思柯德手忙脚乱将他胸口的宝玉拿下,小心翼翼还给杰兰特。

他起身,杰兰特还昏睡着。贝思柯德仅仅扫一眼来龙去脉便了然于心。

...杰兰特啊杰兰特,这个烂好人!

 

贝思柯德叹口气,将手中的一小片黑龙宝玉残片溶于胸膛的伤口。如果大块的黑龙宝玉会使他失去神智,那么他足以对抗一小块的邪恶能量,为之己用。

 

贝思柯德找了块石头坐下,苍白的脸上波澜不惊,心中思绪却是翻涌来翻涌去。

杰兰特来救他是意料之中的事,当然这并不代表贝思柯德有哪怕一丝想要利用他的想法。埃蕾娜...那个混蛋!一想到自己曾被蛊惑犯下的错,贝思柯德就忍不住怒火中烧。

在那个女人眼中我大概就是个傻的!

贝思柯德气得双目发红,手指握得嘎嘎响。

 

杰兰特翻了个身——大概是贝思柯德捏手指的声音太响了。

他一下警觉起来,翻个身躲在石头后面确保杰兰特即使醒来也不会看到自己。

 

等等?你在逃避什么?

 

贝思柯德突然就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了。也没有任何能与杰兰特并肩的资格了。他是个叛徒,而他是个大英雄。影子不该跟光芒同行,是的,他已经没有任何脸面去面对杰兰特了。

 

你该下地狱!

 

 

>>>

 

「贝思柯德...?」杰兰特醒来时头昏脑涨,像是一百只驴子一只给了他一脚或是巴尔纳冲他吼了两年那样肿痛。

 

他可以赌上巴尔纳的诚信来证明他绝对,绝对,看到一抹黑色的影子闪过去了,绝对。

 

胸口暖乎乎,杰兰特不用看便知道属于他的宝玉回来了。能量又充沛起他的身体。

 

他踱步走向那块巨石,贝思柯德在躲他,显而易见的。

 

「贝思柯德...你在哪儿对不对?我看到你了...」


——
颓废。颓废。
在我眼里贝思柯德和杰兰特都是个逗比(???)

评论(2)
热度(13)